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人偶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等方姨娘走后,站在屋里的麽麽也看了吴姨娘一眼,跟着出去了,顺便关上并锁上了小佛堂的门。

    等人走了之后,吴姨娘才总算掩饰不住自己心中的恨意和不甘,挥手拍掉地上的木鱼,手握成拳头重重的捶在地上,咬紧牙根,仿佛不这样做她便控制不住自己一般。

    过了一会,她从地上站起来,踉跄的跑到佛祖像前,伸手从佛龛后面拿出两个这扎着针的人玩偶来。

    人偶上面写着的却不是王氏的名字,也不是方姨娘的名字,却是谢凤英和谢蕴华的名字和生辰八字,人偶上面插着无数根针。

    时人恐惧厌胜之术,此时若有人看到吴姨娘此时手上的人偶,定然要大惊失色。

    吴姨娘带着厌恨的目光将两个人偶盯了一会,接着将那个贴着谢凤英名字的人偶胸口处的针拔出来,接着像是发疯一般的,用针拼命的刺向他,扎了一会还觉得不够,又将针往谢蕴华那个人偶刺了几针。

    等她将这些做完之后,才觉得胸口的恶气发泄出来了半分,深吸了一口气,将针扎回谢凤英名字的人偶胸口处,然后笑着将两个人偶藏回佛龛处。

    她不是想看她孑然一生,无儿无女孤独终老吗。那她也日日诅咒她,诅咒她所生所养的孩子不得好死,诅咒她落入跟她一样的境遇。

    王氏和方姨娘回到正院的时候,谢远樵已经回来了。朱姨娘和陈姨娘也已经在了花厅里。

    谢远樵坐在上首的椅子上,陈姨娘则站在他的身边,此时正笑盈盈的拿了谢远樵的手摸向她的肚子,笑着道:“……老爷,府里几位麽麽都说,妾身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小少爷呢。”

    陈姨娘的肚子还不足三个月,此时肚皮平坦得还看不出什么来。谢远樵摸了一把她的肚子,实在感觉不到什么,便收回了手,笑着道:“好好养着,若真替老爷生个儿子出来,老爷赏你。”

    一旁的朱姨娘想插话在谢远樵面前讨个好,却被陈姨娘处处防着和霸着,一句话都插不上。

    盛麽麽看着里面这情景,不由皱了皱眉头。

    接着谢远樵便发现了进门来的王氏和方姨娘等人,笑着向王氏开口道:“夫人回来了?”却不曾问她刚刚出去是去了哪里。

    王氏向他屈膝行了个礼,方姨娘跟在她后头行礼,唤了一声“老爷。”,然后王氏走到谢远樵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方姨娘则自动站到了她的身后。

    朱姨娘则又向王氏行了礼,然后也不再敢往谢远樵身前凑,自动站到了方姨娘下首,接着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仍在站在谢远樵的陈姨娘,有心想看王氏趁机发作陈姨娘一次。

    陈姨娘对王氏这么快回来打断了她在谢远樵跟前邀宠显得有些不高兴,甚至不高兴直接露在了脸上,嘟了嘟嘴,不甘不愿的走过来对王氏请了个安:“夫人。”

    王氏没去看她,直接转向谢远樵道:“老爷回来了,怎么没派人通知我一声。”

    谢远樵看着还杵在那里屈着膝,没王氏的吩咐不敢起身的陈姨娘,此时她正满眼委屈的看着她,眼泪在眶里打转却想掉不掉,极其惹人怜爱。

    谢远樵对她道:“既然怀着身子,就到一旁坐着吧,杵在这里也不像话。”

    说完才转过头来,伸手拉了王氏的手,笑着道:“都在自己家,没这么多讲究。且夫人既然有事要忙,为夫等夫人一会儿又何妨。”

    王氏垂着眼淡漠道:“老爷说的是。”

    接着谢凤英带着谢凤明过来了,也不知是不是过来的时候兄弟两人发生过争执,谢凤明跟在谢凤英身后,脸上却老大不高兴,时不时的还用一种讨厌的眼神在背后瞪谢凤英一眼。

    谢凤明看谢凤英一向都是看仇人似的,也不愿意受谢凤英的管。倒是谢凤英,任是谢凤明再恼他、惹他、讨厌他,他也浑不在意,永远秉承着春风化雨的态度,对弟弟宽容以待,并主动承担教导之责,因此兄弟两人发生口角是常有的事情。

    他们兄弟两人之间的事王氏一向不大管,他们是同胞兄弟,感情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倒是谢远樵见了问了一句,道:“凤明这是怎么了,一回来就老大不高兴,摆着个臭脸。”

    谢凤英自然不会揭弟弟的短,说他在外院对他这个兄长出言不逊,说了极难听的话,而是笑着道:“没什么,我许久没有检查他的功课,刚刚不过考察了他两句,他却懈怠得一句都答不上来,我便训了他几句,他心里大约有些不高兴。”

    谢远樵对儿子的功课还是极其严格的,听罢顿时板起脸来,对谢凤明道:“你兄长训你是为了你好,我若知道你如此懈怠我也要训你。我们是诗书耕读人家,以后就靠着功名立业,难道你想像你二叔一般,都三四十了还只是个……”

    谢远樵说到这里就没有说下去了,大约是觉得下面的话有些不好。但屋里人人都知道谢远樵接下来想说的是什么,二老爷考功名考了一辈子,到现在都还只是个秀才。

    偏偏此时,谢远槛领着夫人儿女也来了正院,谢远樵的话说得严厉又响亮,让走到门口的谢远槛听了个一干二净去。

    谢远槛脸上涨红起来,停下了脚步。

    杭氏见他如此,忍不住拉了拉他的手,安慰般的唤了一声“老爷。”

    谢远槛摇了摇头道:“没事,大哥说的没错,的确是我不争气,还连累得你也跟着我这么一个没用的相公。”

    杭氏摇了摇头,丈夫的确没有大伯子的本事,但也不像大伯子一样多情好色。

    他一辈子只守着她,只对她好,也没另纳几个妾室来,不让她有大嫂那样的烦心事,单凭这一点,就能让她毫无怨言的跟着他。何况她本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嫁给他也不算低嫁。

    身后的谢蕴心和谢凤良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皆没有说话。就是谢凤良悄悄的握起了小拳头,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争气,不让人瞧不起他的父母。

    谢远槛又道:“我们等一等再进去吧,免得大哥尴尬。”

    杭氏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