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阖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群人拥簇着王氏、谢蕴华和骆霖进了花厅,方姨娘指挥丫鬟打了水上来给刚刚哭过的王氏和谢蕴华洗脸。

    之后王氏牵着两个外孙坐到了榻上,丫鬟在地上放了蒲团,谢蕴华和骆霖跪了下来,认认真真的给王氏磕了个头,道:“给娘/岳母请安。”这才算是正经的请安拜见。

    王氏连忙抬手道:“快起来快起来。”

    方姨娘和盛麽麽则一人一个,适时的上前将他们夫妻扶了起来。

    然后丫鬟取走了蒲团,众人才分主次的在花厅里坐下。

    王氏对两个刚见的外孙心爱得不行,一边抱了一个坐在膝盖上,左抱抱又亲亲的,一会拿一块糕点塞到这个孩子的手中,一时又问那个孩子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谢蕴华看着笑着道:“娘,您抱着瑛儿就行了,偃儿大了身体重,您别累着了。”

    王氏道:“不重不重,六岁还不到的孩子,能有多重。”

    骆偃虽然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外祖母稀奇得很,但毕竟年纪小耐心不足,在王氏怀里坐了没一会便觉得拘束,要下来自己去玩。

    王氏便连忙让丫鬟跟上,别让他磕着碰着了。

    骆瑛一见哥哥走了,也闹着要下来跟着哥哥跑,骆偃跑哪里她便跟着去哪里。

    王氏看着两个活泼好动的孩子,时不时的看骆偃搞一下怪,而骆瑛则跟着做鬼脸,笑得合不拢嘴。

    好半天的功夫,她才回过头来跟谢蕴华和骆霖说话。

    王氏笑着对骆霖道:“我听老爷说你已经提了五城兵马司北城副指挥使,很好,你升了官,华儿也跟着你沾光,两个孩子走出门去也会让人高看一眼,我替你们两人高兴。”

    五城兵马司的副指挥虽然只是从六品官,管的也只是京城捕盗揖贼、巡逻防火、疏离街道沟渠及囚犯这样的小事。

    但正因为管的是小事,反而显得重要,是真正的实职。

    这边母女婿三人说着话,那边精灵鬼怪的骆偃则跑到各处去认亲。

    先是跑到谢凤英跟前,摸着下巴仰着头问:“你是我舅舅吗?”

    谢凤英还是极喜欢小孩子的,笑着蹲下来,与他平视道:“是啊。”

    骆偃又道:“那你以后能将我举高高,和带我去逛街吗?你要是能带我去骑马,我也喜欢。”

    谢凤英手指点了点他的小鼻子,笑着道:“当然,不过得要你母亲和父亲同意才行。”

    骆瑛在一旁跳着脚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舅舅也带我去。”

    谢凤英还没说话,骆偃已经转过头来,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对着妹妹晃着脑袋道:“你不行,你还太小了,得等你大一点才行。”

    骆瑛比划道:“我已经很大了,我已经三岁了。”但手却伸出了五个手指。

    大的孩子都不喜欢小的孩子跟着,骆偃也一样,在谢凤英这里得了准确的答案,接着便满意的又跑去谢凤明哪里去了,问了同样的问题。

    比起谢凤英对孩子的春风和蔼,谢凤明显然并不那么喜欢孩子,看着骆偃,眉头连带鼻子都皱了起来,眼神直接写着“这是个小麻烦。”

    但大约觉得这个小鬼头得罪不得,最后还是不甘不愿的点了点头。

    骆偃拉着谢凤明道:“那我现在就要去玩,舅舅带我去钓鱼,鱼缸里养着大鲤鱼,我们钓了做汤喝。”

    谢凤明有心想跟他说鱼缸里的锦鲤是不能吃的,但想了想,他跟一个小破孩解释什么呀,他什么也不懂。

    骆瑛像个黏人虫一样又跟了上来,扯着骆偃的衣裳道:“哥哥,我也去,带我去。”

    这边谢蕴华听到骆偃和骆瑛闹着要谢凤明带他们去钓鱼,转头嘱咐了一句:“小心些,可别把衣裳弄湿了,我可没带衣裳给你们换的。”

    因是在自己娘家,身边有一堆的丫鬟跟着,谢凤明又是自己的弟弟,谢蕴华倒是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谢蕴华一发话,谢凤明原本想拒绝这两个小破孩的,如今也不好拒绝了,只好皱着眉吩咐旁边的丫鬟道:“你去给我找两个鱼竿来,要小的那种。”

    这边谢蕴华嘱咐完了之后,接着便又继续与王氏说话,道:“母亲明日大约是要回一趟外祖家吧?”

    王氏道:“自然要回去向母亲和兄嫂请个安的。”

    谢蕴华道:“可惜我府里要操办老伯爷十整年的祭诞,不然我就随母亲一起去。我也有些时日没去探望外祖母和两位舅舅了。”

    又道:“过几日英国公府姨母的小女儿顺儿及笄,请了各府的女眷前去观礼,姨母应会给您下帖子,到时我和母亲一起去。母亲久不在京城,离官眷夫人的圈子都远了,正好借此机会重新认识京里的这些夫人们。”

    王氏点了点头,道:“我正有这个打算。”谢家想要在京城混开,少不了要融入这些夫人们的圈子里,不然什么事情都是抓瞎。

    正说着,丫鬟过来禀报老爷回来了。

    不一会之后,就见谢远樵笑呵呵的一手一个牵着骆偃和骆瑛从外面走进来,谢凤明手拿着鱼竿跟在后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被骆偃欺负了,身上湿漉漉的,脸上更是苦大仇深的。

    谢蕴华和骆霖一起起来,上前了两步向谢远樵行礼,道:“爹爹,您回来啦。”

    谢远樵道:“华儿回来了。”又对骆霖摆了摆手,道:“女婿快坐,快坐。”说着自己先到了王氏旁边坐下,一手一个抱了两个外孙。

    谢蕴华笑着问道:“爹爹今日回来得倒早。”

    谢远樵新官上任,正十分激情澎湃着,为力求给人个好印象,这些日子都一心扑在工作上,心情昂扬的想着把前任留下来的久拖不决的案子都给解决了,并且要解决得完美,好把上一任的大理寺少卿给比下去,显出自己的能耐来。

    所以这些日子就差晚上都睡在大理寺的官署了。

    谢远樵道:“知道你们要来,特意向上峰告了假提前回来。”

    谢蕴华笑着揶揄道:“那女儿可罪过大了,影响了父亲积极向上。”

    谢远樵笑瞪了她一眼,道:“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为父调皮。”接着顺便装了一下慈父,道:“你是我的儿女,我的血脉骨肉,公务再重要,也比不得你们。”

    王氏听着,简直想翻个白眼,然后默默的撇过头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