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挑亲
    ,精彩小说免费!

    谢蕴华道:“对于蕴湘,我这里倒是有两个可以选择的人家。一个是忠勤伯府排行第四的公子,年十七,庶出。另外一家母亲怕是没怎么听说过,是升平街的乔家。说起乔家母亲没印象,但说起景洪三年的探花郎乔孝昌母亲怕就知道,便是他们家。”

    王氏问道:“就是当年那个刚金榜高中就英年早逝的榜眼郎?”

    谢蕴华道:“正是。”她有些唏嘘道:“当年的乔探花和乔夫人都是寒门出身,乔孝昌能高中探花实属祖坟冒青烟,但他年纪轻轻,高中后还没来得及配官就猝然病逝了,又实在只能说他运气不好。”

    所以当年乔探花再风光,那也是老黄历了,如今过去了有二十年,乔家又没人在朝为官,能记住乔家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当年乔探花的事,王氏知道得倒比谢蕴华还多些。连他的死都有各种说法,有说他得罪权贵被人暗害的,有说他年纪轻轻高中探花被人嫉恨让人除之而后快的,还有说有权势者看他前程远大,想让他停妻另娶自己的千金被拒后,一怒之下毒死了他的。

    本是健健康康的人,猝然过世,说是生病之前却没任何征兆,且他那时又正处于风光之中,他的死也的确有很多让人说嘴的地方。

    且乔探花寒门出身,身后没什么依仗,偏偏才华出色,圣上钦点为探花,眼看就是出头之日,自然容易遭人嫉妒。就是王氏自己都觉得,他的死未必没有蹊跷的地方。

    官场上的黑暗,有时候并不是她们这种后宅的妇人能够想象得到的。

    谢蕴华继续道:“乔夫人的两个儿子像他的父亲,读书上很有进益。她的次子刚过二十,已有举人的功名,就等下一科希望能高中。”

    王氏问道:“既然过了二十,怎的还没娶妻?”

    谢蕴华摇了摇头,道:“乔夫人是个主意的人,若是在儿子未有功名时就让儿子成家,凭她们家的条件,定然寻不到好的亲事。与其如此,还不如多等几年,等儿子有了功名再说。不过我要与母亲说与蕴湘的,也不是乔夫人的次子,而是她的长子。”

    王氏有些不解了,看向谢蕴华。

    谢蕴华继续道:“乔夫人是指望着次子以后能继承父亲未完的遗志,光宗耀祖的,对他的夫人的选择自然是慎重又慎重,要能成为儿子的贤内助。以蕴湘的品行,恐怕入不了乔夫人的眼。”

    若是凤卿还差不多,可若以凤卿的品行样貌,嫁到乔家又委屈她了。

    王氏问道:“乔家的大公子是有什么不足?”

    既然说了乔家的两个儿子读书都有进益,乔夫人没道理不依仗长子而只指望次子,必定是乔家大公子有什么缺陷,让乔夫人不得不舍了长子而择次子。

    谢蕴华向王氏竖了个拇指,笑道:“还是娘聪慧,一说就说中了。”说着叹道:“这位乔大公子读书也不差,如今也是举人的功名。只是这位乔大公子小时候出过天花,如今脸上留了些难看的麻子。所以就算乔大公子读书再好,以后也不能像她弟弟那样走得高远的。做做摘纂抄录的吏书还行,那些要撑门面的官职,都论不到他。”

    官场上也讲究门面的,为官做宰的人长得一脸麻子,先不说百姓会不会被吓到,就是朝廷也会觉得有损颜面。

    谢蕴华说得口干舌燥,先喝了一口茶,才继续说道:“所以乔家以后就算能够显达,也必然是二房的功劳,以后大房恐怕还要依仗二房生活的。”

    王氏问道:“这位乔大公子为人如何?”

    谢蕴华道:“乔大公子八面玲珑,擅长结交,与我们二爷也有两分交情。人我见过,不是偷奸耍滑的人,沉稳谨重,不卑不亢,进退得宜。”

    谢蕴华都有些可惜他,他若不是脸上留了麻子模样不好看,未必就比他弟弟差了。

    “他年纪比蕴湘大得有些多,今年二十五。不过年纪长也有年纪长的好处,会疼人,说不好将妻子当成女儿一样娇养。不过我也实话跟娘说,乔夫人当年靠着一手双针绣的绝活将丈夫供成了探花,丈夫死后,又以女人之身将两个儿子抚养长大,并培养成材,她的性子很有些严厉和强硬。”

    王氏摩挲着杯子的边沿不说话,将谢蕴华说的两户人家来回的比较起来。

    谢蕴华看了王氏一眼,又说道:“若让蕴湘来选择,她大约会选择忠勤伯府。但我更意属的,则是乔家。忠勤伯性子风流,妻妾成群,儿女也成群,忠勤伯夫人为人软弱,又压不住妾室庶子,忠勤伯的后宅乱得很。蕴湘的性子浮躁不稳,为人又虚荣好争,心比天高,偏偏她的手段和心机又配不上她的眼光。入了忠勤伯府,还不被妾室姨娘妯娌小姑撕了的份。就算她运气好能熬到分家,忠勤伯儿子众多,一个庶子又能分到多少。嫁进忠勤伯府也就一个名字好听,真正的实惠根本没有多少。”

    “乔家就不同了,乔家现在看着是不怎么样,但是潜力大,说不定哪天就能显达。乔夫人性子强硬,却也有强硬的好处。蕴湘的性子,还真的就需要人压着她才好。她若能当家做主了,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她若只是害了自己就罢了,别到时候连累了家里。”

    王氏道:“我虽不大喜欢蕴湘,但也不想在婚事上故意为难她。就是为了谢家其他人着想,我也希望她能嫁个好人家。”说着轻叹一声,道:“我先看看这两家吧,就算这两家不合适,也还可以再看看其他的人家。”

    谢蕴华笑着道:“行,反正您现在已经回了京城,不管是凤卿的亲事还是蕴湘的亲事,你都有时间慢慢相看。”

    接着看了王氏一眼,又接着道:“不过凤英的亲事是不是也要考虑起来了,凤英今年也十七了,三书六礼下来,怎么的也还要一两年。”

    比起凤卿和蕴湘,这个弟弟的亲事才是谢蕴华更关心的事。

    王氏道:“凤英的亲事我有些主意,但得等到今年的秋闱过后,凤英过了乡试有了举人的功名,我才好上门去提。”

    谢蕴华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