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子孝母慈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接着又道:“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你六姨又没有得罪过你,为什么不喜欢人家?”

    骆偃道:“因为我娘说她是跳梁小丑。上次娘看了外祖母的信后,我装睡,偷听到她和爹这样说了。”

    凤卿道:“那是大人在论事,你娘说的也不一定就是你六姨母,你小孩子裹什么乱。”

    骆偃拉扯着凤卿的衣摆道:“七姨,我听你的话,我以后再不这样了。可你别将刚才的事跟我娘说,她知道了肯定又要教训我了。”说着又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唉声叹气道:“我才被您教训了一次,可不希望又被我娘教训。”

    凤卿道:“好,我不告诉你娘。”说着又浅笑道:“要不要给你发个誓啊?”

    骆偃还真一本正经的催促凤卿道:“那七姨你赶紧发个誓,要是你告诉了我娘,就,就……就变丑八怪。”

    正巧此时,已经和王氏说完话的谢蕴华从正房出来走到厢房来寻骆偃,将凤卿与骆偃的对话听了个尾巴,边走进来边开口笑问道:“有什么事不能让我知道的,还非要你七姨发誓不能告诉我。”

    骆偃连忙道:“没有,没有事。”说完担忧的看向凤卿,拼命的给凤卿使眼色。

    凤卿笑着道:“没什么,是刚刚偃儿弄湿了衣裳,怕您知道了生气,让我不要告诉姐姐。”

    骆偃松了一口气,连忙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道:“是,就是这样。”

    谢蕴华早就看到儿子的小动作了,也不揭穿他,顺着他们的话抱怨道:“一天也不知道要多少身衣裳让你糟蹋。”接着看到他身上穿的衣裳时,又“咦”了一声,道:“这不是你三舅舅小时候穿的衣裳吗?这还是我从前给凤英做的,你穿在身上倒是挺合身。”

    凤卿笑着道:“说明偃儿与三哥哥有缘分,且外甥肖舅,偃儿的身材与三哥哥小时候一样,也不足为奇。”

    谢蕴华听着也高兴,母亲抱养了凤英,她自来也是将凤英当成嫡亲弟弟对待的,自然喜欢听别人说他们亲近的话。

    谢蕴华拉了骆偃的手道:“差不多开饭了,准备去洗手吧。”接着又问道:“瑛儿呢?”

    由谢蕴绣牵着回来的骆瑛一边迈着小短腿跑进来一边举手道:“娘,我在这里。”

    午膳由方姨娘操持,在花厅开了三席,男女分席而坐。男眷们坐了一席,王氏和杭氏带着姑娘们和骆偃骆瑛坐了一席,五位姨娘包括方姨娘坐了一席,小佛堂的吴姨娘缺席。

    因没有外人在,中间也没有隔上屏风。

    只是方姨娘要操持着上酒上菜,添茶加水,忙里忙外,恨不能多出一双手来。一整个午膳下来,倒根本就没有入过席。

    席上一片和乐融融,谢远樵和骆霖翁婿两人相谈甚欢,时不时的碰一碰杯,骆霖与谢凤英谈话也十分投契,偶尔骆霖出言考谢凤英的诗词文章,然后听得他不住点头,拍着谢凤英的肩膀或赞扬或勉励几句。

    谢远槛忙着拘着谢凤明和谢凤良两兄弟不许他们喝太多酒。

    这边王氏心中高兴,喝得也是微醺。杭氏、凤卿和谢蕴华、谢蕴心等人陪着喝得也有些上脸。骆偃偷偷想喝酒,接过被拍了一个爆栗。

    至于那边的柳姨娘等人,除了杨姨娘拿酒当茶喝,陈姨娘怀孕不能喝,柳姨娘和朱姨娘都是浅口小酌。

    谢府久没有主人在,一向冷冷清清的,今日这一闹,倒一下子就让府里有了人气,连下人的心情都有些变了。

    午膳过后,谢蕴华夫妇又逗留了半个下午,直到眼看太阳要落山,这才依依不舍的辞别了谢远樵和王氏,领着两个孩子回去了。

    离开之前,王氏抱着两个小外孙有亲又抱的,十分不舍的道:“我的小乖孙,你们以后要常来看外祖母。”

    谢蕴华见了忍不住笑着道:“母亲别这样,这又不是像以前两家隔得远。现在您和爹爹回了京,两府就隔着两条街,您想偃儿他们,随时都可以来看。”

    王氏一手一个摸着骆偃骆瑛的脑袋道:“那我也舍不得。”

    谢蕴华等人好不容易脱身走了,王氏看着他们远走的马车,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目光中带着浓浓的不舍。

    然后抬脚准备回去时,身子却有些踉跄了一下。凤卿和谢凤英不约而同的上前,一人一边的扶住了她。

    谢凤英关切的看向王氏道:“娘,您没事吧?”

    王氏摆了摆手,道:“我没事,没事,大约是酒有些上头,头有些晕。”

    谢凤英道:“我扶您回去吧,让盛麽麽再给您准备一碗醒酒汤来。”说着又叮嘱王氏道:“您的酒量浅,下次娘可不能再喝这么多酒了。”话里还带着些关心的抱怨。

    王氏连连笑着道:“好,好,娘都听英儿的。”

    凤卿一见有谢凤英在侧,王氏自然是更喜欢看他的孝顺的,她倒不好再凑上前去打扰眼前的母慈子孝,于是默默的从王氏身边退开。

    进了大门,众人也俱都各自散开,各回各院子。

    杨姨娘跟着凤卿回了她的拾得院,一进门就让吕麽麽等人下去,然后悄悄问凤卿道:“你在夫人身边,有没有打听到点什么?”

    凤卿抬头看着杨姨娘,问道:“姨娘说的是什么事?”

    杨姨娘着急道:“你别总对自己的事不上心,自然是你的亲事。我听说夫人让大姑奶奶帮你和蕴湘在京中打听人家,她心中总已有些主意。”

    凤卿顿了顿,倒是也不瞒着杨姨娘,道:“母亲和大姐大约是有意于袁家,袁家有位嫡出的二公子,年纪与我相配。”

    杨姨娘深处内宅,并不了解京城各府的人和事,开口问道:“袁家?哪个袁家?”

    凤卿向她说明道:“是大姐夫姑母的夫家,袁家家风清正,袁大人是国子监祭酒,为官忠耿,刚正不阿。”

    国子监祭酒杨姨娘倒是知道,是个挺大的官,不比老爷的差,说的又是他们家嫡出的公子。

    杨姨娘顿时喜笑颜开,道:“夫人良善,有她操心你的亲事,我也没什么不放心的。”接着按了一下凤卿的脑袋瓜,道:“以后好好孝敬夫人。”说完就笑容满面的离开了,连走路的脚步都轻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