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王家 下
    屋里众人正热闹的说着话,外面丫鬟进来通传:“老夫人,大老爷、大少爷、二少爷、三少爷并二姑爷来了。”

    王老夫人连忙道:“快让他们进来。”

    丫鬟道了声是,然后出去。

    接着老少无人便掀了帘子进来,王黎和谢远樵走在前面,两人还嘀嘀咕咕的说着话,王纯三兄弟则跟在后边。

    等到了王老夫人跟前,两人停止了说话声,先跟王老夫人请了安。

    王老夫人看着他们笑着道:“你们几个倒是合在一起来了,是提前商量好的呢,还是在哪里遇上的?”

    王黎笑着回答她道:“纶儿几个,我是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就跟他们说了他们的二姑母要回来,让他们提前回来,跟远樵则是在路上碰到的。”

    王老夫人又笑呵呵的道:“好好好,这说明你们两个有缘分。”

    然后又是屋里的其他人一阵跟王黎、谢远樵等人行礼或见礼。

    有时候凤卿也挺烦这古代的礼节多,一个一个行过来又是好半天的功夫。

    王黎对凤卿这些姑娘们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对着谢凤英时,则是殷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孩子,年纪轻轻就考中了秀才,比你几个表哥都强。”接着又叮嘱道:“戒骄戒躁,好好用功,争取早日过了秋闱,才不辜负你父亲和母亲的期望。”

    谢凤英笑着对他拱手道:“是,舅舅。”

    王黎点了点头,接着又低下头来对旁边的谢凤明道:“你要好好向你哥哥学习,也早日考得功名。”

    谢凤英读书太厉害,老是显得谢凤明这个弟弟太平庸,谢凤明是最不耐烦别人跟他说要好好向你哥哥学习这种话,偏此时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好面无表情的道:“是,舅舅。”

    王黎转头又对谢远樵道:“改日我写封举荐信,让凤英和综儿一起到国子监去读书。国子监里教学的都是翰林,学识方面自然要比得过外面的先生。”

    谢远樵本也有主意让谢凤英入国子监读书,就是王黎不说,他也能找得着路子——谢蕴华的姑父,不正好是国子监祭酒。

    不过此时王黎主动表示,谢远樵自然也要表示感谢的,忙拱手道:“那就麻烦大舅兄了。”

    王黎点了点头,接着又看向还没到他肩膀高的谢凤明,又道:“至于凤明,就过几年再说。”

    谢凤明松了一口气,他跟谢凤英不一样,他不喜欢念书。

    王氏有些奇怪二兄长怎么没在,王老夫人向她解释道:“圣上钦点了你二哥与窦大人为巡盐御史,这几日他们去两淮巡查盐务去了。”

    王氏点了点头。

    彼此见过礼之后,王黎又和谢远樵站到一旁说话去了,一个问道:“关于圣上在早朝提出要在西北与蒙古边境多设置两个榷场,大舅兄如何想这件事,以为这件事是好是坏?”

    王黎一边手比划一边小声道:“我认为圣上有此打算,是这样这样想的,这件事的坏处有这些这些,好处有那些那些……”

    王老夫人一见他们在家里还谈论着政事,笑着让他们滚道:“你们两个在家里还叨叨着政事,都滚,都滚去你们书房去谈去,别碍着我们女人们说话。看看你们来了,这些小孩儿们都拘谨了。”

    王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王老夫人又指了指谢凤英谢凤明等人道:“你们也去,跟着你们父亲和舅舅去听听他们怎么说,多听听多学学,对你们以后入仕又好处。”

    王黎对王老夫人拱手道:“那我带妹夫和这些小子们去书房了,儿子告退。”

    谢远樵也连忙拱手对王老夫人笑道:“小婿也告退,等过会儿,小婿再来和岳母好好说话。”

    王老夫人对他们挥了挥手,道:“去吧去吧。”

    等王黎和谢远樵等人一走,屋里的气氛的确是不一样了,刚刚拘谨的氛围也没有了,重新变得欢快活泼。

    王老夫人又拉着王氏道:“明日阿娴家的顺儿及笄,她可有给你下帖子?”

    王老夫人嘴里的阿娴便是英国公夫人王娴。

    王氏笑着道:“今日早上,刚接到大姐让人送过来的帖子。”

    王老夫人道:“好,好,到时候让你嫂子和姐姐领着你多走动走动。”

    王氏道:“是,都依母亲的话。”

    正说着,屋子里的耳房里传来一阵啼哭声。

    王老夫人“哟”了一声,道:“莫不是萱儿醒了。”说着指着许氏道:“快去将她抱出来,这小姑娘脾气可大得很,不然等一下可闹不安生。”

    许氏连忙上前对王老夫人屈了屈膝,道:“是,祖母,我这就去。”然后便脚步匆匆的去了。

    过了一会,许氏将孩子抱了出来,王老夫人接过来抱给王氏看,对她道:“这是纶儿与徐氏的姑娘,取名叫萱儿,上个月刚办了抓周礼。”

    王氏笑着道:“长得像纶儿。”说着凑上前去,伸手逗弄了她几下。

    王老夫人道:“可不是,姑娘家长了男儿相,要是像她母亲多好,漂漂亮亮的。”

    王氏笑着道:“孩子小模样还没张开呢,就是像纶儿,长大了也是个漂亮的姑娘,还比别的姑娘多了两分英气。”说着伸手对孩子道:“来,萱儿,姑奶奶抱一抱。”

    王萱认生,加上刚醒来还多了两分起床气,此时泪眼汪汪的往王老夫人怀里蹭,并不伸手让王氏抱。

    许氏连忙上前道歉道:“姑母别介意,孩子有些认生。”

    王氏收回了手,道:“没事没事,这是萱儿第一次见姑奶奶,还不认得姑奶奶呢。”说着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玉做的小兔子出来,递给王萱,道:“来,这是姑奶奶给的见面礼。”

    王萱喜欢小兔子的精巧模样,伸手抓了过来。收了人家的好东西,对王氏也没那么排斥了,还咧着嘴对王氏笑了一下。

    康氏看着一屋子的人逗弄着王尚、王萱两个孩子,心里微微叹息的转头看了一眼杨氏。

    大房的秋氏已经生了儿子了,许氏生的虽然是个女儿,但好歹也有个见得着的人出来,就只有自己的儿媳妇杨氏,如今进门也一年多了,却是连个动静都无。

    杨氏转过脸去,笑眯眯的看着王氏逗弄王萱,只装作不知道康氏的眼神。

    她进门晚,自然要比大房的秋氏、许氏晚生孩子,何况秋氏、许氏都是进门一二年肚子才有动静的,她真不知道自己这个婆婆着什么急啊。

    大夫又没说她生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