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英国公府
    杨姨娘坐在房里吃一碗豆腐花,里面伴了蜜糖,上面洒了蜜豆、葡萄干等物。杨姨娘吃得津津有味。

    丫鬟石榴走进来,对杨姨娘道:“姨娘,杨家夫妇又来了,夫人接见了他们。”

    杨姨娘“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石榴道:“姨娘不去看看?”

    她是怕杨家夫妇在夫人面前胡说些什么话惹夫人生气,让姨娘跟着丢脸。有姨娘在前面拦着,好歹别让他们二人口无遮拦。

    杨姨娘挑着眉道:“我可不去丢脸。”说着冷哼了一声,道:“有夫人在正好,他们也就只会在我跟前张牙舞爪,看他们在夫人面前敢呲一呲牙,夫人弄死他们。”

    杨姨娘心想,他们要是真惹恼了夫人,让夫人给弄死了,倒还正好。

    接着想到了什么,又对石榴道:“你去跟七小姐也说一声,让她也别去往前凑。”

    石榴笑着道:“七小姐比姨娘还机灵,从刚才开始就没出过院子,连六小姐主动跑到七小姐跟前说杨家夫妇来了,七小姐都装没听见。”

    杨姨娘撇了撇嘴巴道:“老六那丫头就是个嫌事不够热闹的,没好处的事情,能看着别人吃瘪,她也要搅合一搅,跟她姨娘一样,搅屎棍。”

    那边,盛麽麽含笑着恭恭敬敬的将杨家夫妇并杨姑娘送出了府,杨家夫妇则被吓得脸冒冷汗,连走路身子都在发抖。

    出门的时候,正好有个穿衙役服的人上门,杨氏夫妇吓得差点踉跄摔倒。让穿衙役服的人忍不住停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还以为自己长得青面獠牙,竟然将人吓成这样。

    送走了杨家人之后,王氏让人将凤卿和谢蕴湘叫了过来,然后准备出发去英国公府。

    英国公府办的是小女的及笄礼,请的都是女宾,谢凤英和谢凤明自然不合适陪着王氏去了,谢蕴绣和谢蕴月年纪太小,也没留在了府中。

    王氏带上凤卿和谢蕴湘,这是因为她们两个已经到了婚嫁之龄,须得带出门向各夫人展示。意思就是,我家里有两个长大的姑娘,还没许亲,你们要是看了若是觉得还行,家里也有年龄、身份、相貌、品行匹配的公子,欢迎上门提亲。

    谢蕴月这次因为被王氏留下,很是不高兴了一阵子,在陈姨娘跟前发了一顿脾气。

    她认为是陈姨娘惹恼了王氏,所以连累得她被王氏不肯带出门。

    谢蕴湘则很神气,英国公府办及笄礼,肯定有很多大官的女眷前去,说不定连太子妃都会前去,这种露脸的机会,没她怎么能成。万一得了太子妃娘娘或英国公夫人的青睐,看福利谢凤卿等人还敢小瞧她。

    谢蕴湘想着,悄悄瞧了凤卿一眼,顿时又有些不高兴起来。谢凤卿这人最爱出风头,人又奸诈狡猾,有她在就是她出头的阻碍,要是她能不去就好了。

    谢蕴湘想到这里,忍不住就想要刺一刺她,故意看着她笑道:“七妹妹,刚刚你舅舅舅母来了,你怎么也不出来给他们问安?你说他们上门来是干什么的?会不会又是来要银子的。”

    凤卿懒得理她,直接装没听见。

    结果谢蕴湘却被王氏剜了一眼,吓得她连忙闭上嘴巴,再不敢说话。

    王氏警告了她一眼也未再说什么,然后马车来了,王氏便道:“上车吧。”

    英国公府位于佛莲巷,占地近六十亩,因这一带的府邸多种植佛莲,又以这一带佛莲最著名而得名。

    英国公府的府邸是由开国的太祖皇帝亲赐,在前朝时是掌权公主晋国长公主的府邸,英国公传承四代皆居于此,这里比王府还要气派。

    等到了英国公府外,凤卿随着王氏下了马车,便有一个麽麽迎了上来,对她们屈了屈膝,笑着道:“是谢夫人和两位谢小姐吧?我是国公夫人身边的贵麽麽,夫人让奴婢在此等候谢夫人和两位表小姐。”

    王氏点了点头,道:“麻烦麽麽了。”

    贵麽麽道:“不敢。”然后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夫人和两位表小姐这边请。”

    等进了英国公府的大门,凤卿才真正感受到了英国公府的气派。府邸建筑庄重肃穆,尚朴去华,明廊通脊,气宇轩昂。院落之间衔水环山,曲廊亭榭,开合有致……这才是真正有底蕴的府邸。

    四马车宽的阔道两侧,种满了千叶佛莲,被人精心培植着。

    千叶佛莲开花难定,有些好几年都不开花的都有,比得上昙花的昙花一现。栖凤寺的千叶佛莲就曾因三十四年才开两次花而曾闻名,其开花之日引得大量游人观赏。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府邸中的喜庆,这里的千叶佛莲却有好些都开了花。金黄如佛光的花瓣,衬得府里都被佛光照耀着。

    除了千叶佛莲之外,阔道的两侧还摆满了其他的名贵花卉,将英国公府装点得姹紫嫣红。府中丫鬟和麽麽们井然有序的走动,让人感觉到了这府中治家之人的严谨。

    进了大门之后,贵麽麽让人拉了骡车过来,坐上骡车又行了约有小半柱香的功夫,才到了英国公府为张大小姐举办及笄礼的锦春园。

    锦春院布置得比外面更加的锦绣艳彩,陆陆续续已经来了许多府上的女宾。

    贵麽麽却并没有将她们往招待女宾的花厅里引,而是领着她们去了锦春园的内室。

    过了雕栏玉砌的月拱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荷花小池,池中小荷初露,青翠欲滴,春意盎然。

    穿过小池中间的拱桥,再踏入一扇雕花门,然后便看到一个中年贵妇背对着她们,正在吩咐跟前的丫鬟:“去将大小姐等会要穿的礼服、簪子都再检查一遍,别出差错了。”

    那贵妇穿一身玫瑰红事事如意的刻丝褙子,梳高椎髻,发髻上横插着一支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上面的点翠和宝石熠熠发光。

    她说话的时候温声细语,让人感觉得到她应该是极温厚的人。

    贵麽麽走过去,对贵妇屈了屈膝,道:“夫人,谢夫人并两位表小姐来了。”

    贵妇连忙转过头来,对王氏笑着唤了一声:“阿媛,你来了。”接着便缓步走了过来。

    这便是英国公夫人王娴,也即凤卿等人的大姨母。

    王氏也笑着唤了一声:“大姐。”

    说着又对身边的凤卿和谢蕴湘道:“快拜见你们的姨母。”

    凤卿和谢蕴湘依言屈了屈膝,道:“见过姨母。”

    英国公一手一个拉了她们的手,和蔼笑道:“好孩子,快别多礼。”说着仔细打量着她们。

    王氏道:“这是我家的小六蕴湘和小七凤卿。”

    凤卿对着英国公夫人浅笑,沉静着任由她打量。谢蕴湘则比凤卿好奇得多,一会仔细的打量英国公夫人,一会眼睛又溜溜的转向别处,有些艳羡英国公府的富丽堂皇。

    英国公夫人瞧了她们一会,接着便叹道:“我们姐妹许多年未见,转眼孩子们都大了。”

    王氏柔笑道:“还未恭喜姐姐,今日顺儿及笄,他日英国公府的门槛怕要被踏破了。”

    英国公夫人笑笑不说话,其实顺儿的亲事已经有着落,只是还未最终确定,却是连这个妹妹也不好告诉。

    两人正说着,突然一个少女柔和的声音传出道:“我听说姨母来了。”接着一个少女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内室的门上。

    少女着简单的湖蓝色湘群,衣襟上绣着桃花,看起来与凤卿一般的年纪,头发未挽髻,披散在脑后用一根红绸绑着,笑盈盈的站在门上扶着门栏,看着王氏喊了一声:“姨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