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家家有难经
    ,凤签最新章节!

    张顺对凤卿和谢蕴湘并不厚此薄彼,对两人都亲亲热热的,并不让谁感到受冷落。

    但当说起彼此的兴趣爱好,听到凤卿说她喜欢读书下棋和临摹字帖时,张顺还是眼睛亮了一下,道:“没想到我和表妹还有这么多相同的兴趣,我也喜欢读书下棋和临字。”又问:“表妹最近临的是谁的字帖?”

    凤卿回答道:“临的是颜公的颜体。”

    张顺道:“我现在临的是柳公的字,询表哥替我找来了《孟诏帖》和《辱向帖》的真迹,可惜我临习了许久,始终不得其法,习不得柳公字的精髓。”

    凤卿想,张顺口中的询表哥,应该指的是东宫的皇长孙萧禹询。萧禹询虽然不是太子妃嫡出,但却养在太子妃膝下,与张顺按礼法算也算是表兄妹。

    凤卿还是挺喜欢张顺的,虽然貌相并不出色,但依旧自信熠熠,未见因外貌有所不足而有所卑怯,且心胸开阔,待人温和。

    凤卿笑着道:“柳体以劲健见长,自然难习了一些。”

    张顺又问:“表妹习颜体用的是拓本还是真迹?”

    凤卿道:“我哥哥替我寻了一本他的《奉命帖》的真迹,我正在临习这一本。若表姐也想试着临颜公的字,我可以借给表姐。”

    张顺也不推迟,笑着道:“那就多谢表妹了。我的《孟诏帖》和《辱向帖》也可以借你。”

    谢蕴湘一见自己又插不上话了,顿时不高兴的跺了跺脚表现了一下存在感,等张顺转过头来看她事,有立马转换了一个表情,笑盈盈的道:“原来表姐喜欢临摹名家字帖,我也喜欢呢。我最近习的是卫夫人的簪花小楷,小有所得。”

    张顺不好冷落了谢蕴湘,“哦”了一声笑着道:“钟繇曾称颂过卫夫人的书法,说它是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婉然若树,穆若清风。卫夫人的簪花小楷婉约动人,看着简单,但想习得它的精髓,却不是件简单的事。”说着笑望向凤卿道:“可见,蕴湘表姐比我们两个都强。”

    凤卿含笑不语。

    谢蕴湘临字,向来只图它好看,但若说她习得了卫夫人的精髓,却还差得远呢。谢蕴湘习的书法,飘逸清婉倒是有了,但始终少了卫夫人字中的那一份高洁之意。

    谢蕴湘得了夸奖,得意的望了凤卿一眼,心中高兴,面上却做谦虚状,道:“哪里哪里,我还差得远呢。”

    正说着,谢蕴华由丫鬟领着,撩开帘子笑盈盈的走进来,道:“我就猜你们都躲在屋里说悄悄话呢。”

    张顺远远的对她屈膝唤了一声:“华表姐。”

    英国公夫人也笑着道:“是华儿来了。”

    谢蕴华走过去,对王氏和英国公夫人行了礼,喊道:“娘,姨母。”

    英国公夫人对她招了招手,道:“过来过来,跟我们一块儿坐。”

    谢蕴华笑着道:“不了,我婆婆就在外面呢,我得在身边侍候着。我进来给姨母请个安就出去。”

    说着又走过来,扶着张顺的肩膀看了一圈,笑着道:“恭喜表妹及笄,及了笄就可以开始绣嫁妆了。”脸上是戏谑的表情。

    张顺微红了脸故作恼道:“表姐!”

    谢蕴华不再继续逗弄她,从怀里拿出一个长四寸宽半指的匣子出来,递给她道:“这是给你的及笄礼。”

    张顺打开来看了看,里面放着的是一根卷须翅三尾点翠衔东珠花钿簪。

    谢蕴华又道:“你及笄礼上用的簪子自有太子妃赏赐,怕连你娘给你备的簪子都用不上,我也不去讨这个彩头。这簪子是我初嫁时我婆婆当见面礼送给我的,样式材质还不错,我没上过头,你平日戴着玩吧。”

    张顺笑着道了谢。

    谢蕴华含笑了笑,然后正打算告辞出去,却在此时有一个丫鬟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表情焦躁的对英国公夫人屈了屈膝,后道:“夫人,不好了,大小姐的礼服不知怎的被人染上了墨水,领口上黑了好大一片。”

    英国公夫人皱了皱眉,表情倒还算冷静,问道:“怎么回事?”

    丫鬟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英国公夫人一眼,只好小声道:“我刚刚看到,好像二小姐进过放礼服的房间。”

    英国公夫人的眉头越发皱了起来,表情中有些冷屑。

    幸她早有防备,礼服准备的不止一套,怕的就是今日。

    王氏见英国公府今日也有些不太平,有些事情她们留在这里姐姐也不好处置,且内宅不和家丑外传,姐姐面上也过不去,于是便站起来道:“我看我也和蕴华一起出去了,她婆婆来了,我这个亲家怎么都要和她照个面打声招呼了。”

    英国公夫人有些过意不去,道:“我今日事情多,忙不开手,等过几日我再请你来,我们姐妹再好好说说话喝上一杯。”

    王氏点了点头,道:“我等着姐姐的邀请。”然后招了招手让凤卿和谢蕴湘到自己的身边。

    张顺也不好再留她们,笑着对凤卿道:“与表妹还没聊尽兴,好生遗憾。下次表妹和姨母一道来,我们对弈一局,我也带你逛逛我们英国公府。”又笑着自卖自夸道:“我们英国公府的景致还是不错的。”

    凤卿笑着道:“一定。”

    张顺又转头对谢蕴湘道:“湘表妹也一道来。”

    英国公送了她们到门口,然后王氏和谢蕴华便相携着往外走,凤卿和谢蕴湘则跟在身后。

    谢蕴华悄悄对王氏道:“我姑母袁夫人也一道来了,等会儿娘带着凤卿与她照个面。”

    王氏听着点了点头。

    凤卿的耳朵动了动,交握着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另外一只手的手背。

    结果她们刚穿过荷花小池,出了月拱门,还没到去到花厅,却先遇上了英国公的如夫人凤姨娘,身边带着张家的二小姐张颜。

    风姨娘是英国公门中某位副将的妹妹,由这位副将举荐被英国公纳为妾室,生有张四公子张观和张二小姐张颜。

    风姨娘的哥哥身有官职,风姨娘在英国公府中算是贵妾。

    风姨娘先看到了她们,翘着一双妖娆的凤眼,笑着“哟”了一声,道:“这难道是谢夫人、骆二少夫人并两位表小姐,真是稀客。”说着娇媚的款款行了个礼。

    她身旁的张颜马上就笑着跟着道:“谢夫人、骆二少奶奶好,两位表妹好。”虽然话是打着招呼,但却并不见她屈膝行礼。

    风姨娘长相美艳,虽然年近四十,却依旧风韵犹存。张颜长得像她,也是一个娇艳的姑娘。

    在外貌上来说,张顺比不上这个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