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交好
    等丫鬟走后,王氏对凤卿道:“你带了有衣裳,让丫鬟去车上将衣裳取来。”

    再怎么说像花纹,但污渍印在衣裙上,也是不雅,且对主人也是不尊重。所以这时候的女人出门,一般都会多带一身备用的衣裳,防的就是像今日这样的意外。

    凤卿点了点头,寻了一个丫鬟让她去下人歇脚的地方让珊瑚把衣服带过来。

    花厅里设置了有专门给女眷换衣裳的地方,凤卿先去换了衣裳。吕麽麽细心,给珊瑚准备的抱负里连配套的首饰都一起带来了。

    凤卿换了衣裳首饰,然后重新回到王氏身边。

    恰这时候的功夫,一个看着年过五旬的夫人从另外一边走过来,笑着对王氏道:“您难道是新任的大理寺少卿谢大人的夫人?”

    王氏并不认得她,奇怪问道:“您是……”

    未等那夫人回答,袁夫人已经笑盈盈的屈膝见礼,道:“窦夫人。”说着向王氏解释道:“这一位是左副都御史窦大人的内眷。”

    王氏恍然,见礼道:“原是窦夫人,怪我眼拙,没认出您来。”

    窦夫人回了礼,笑着道:“不怪你,你怕是没见过我,认不得我也是应当。”窦大人原来是在地方上任提刑按察使,三年前,圣上革了搅合到储位之争中的原左副都御史的职,然后才钦点了窦大人继任左副都御史的职位,而那时谢家还在福州,两家自然打交道的少。

    窦夫人又道:“我远远看着就像你,我家老爷与你兄长是同僚,所以我来与你打声招呼。”

    王氏的二哥王冕与窦大人同在都察院,窦大人正是王冕的上峰。且这次去两淮巡视盐务,也是窦大人和王冕结对去的。

    且窦家还是王氏的侄女王绾的夫家,窦夫人正是王绾的婆婆。窦夫人来打声招呼,倒也算应有之意。

    两厢见礼、寒暄,然后王氏自然又要向窦夫人介绍凤卿和谢蕴湘两人。

    窦夫人照例客套夸了两句,笑着道:“好俊俏的两个姑娘。”

    窦夫人又指了指她原来在的地方道:“那边都是老爷和王大人在都察院的同僚们的夫人,还有李尚书的儿媳,李家与你我两家也是姻亲,夫人可要随我过去打声招呼?”

    王黎的长女嫁给了李尚书的孙子,谢李两家的确算得上是姻亲。

    凤卿忍不住在心里笑,京城各家各府的关系盘根错节,姻亲遍布,真是到哪都是亲戚。路上找人打一架,都可能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打的是自家人。

    王氏点着头道:“应当的。”

    颍川伯夫人因有其他相熟的人家都要去一一打声招呼的,倒没有跟着一起去,带着谢蕴华去了别处。袁夫人因为这几户人家都没打过招呼,则和王氏随窦夫人一起去了。

    凤卿和谢蕴湘跟在她们二人身后,谢蕴湘趁着王氏等人不注意,悄悄凑到凤签跟前,百年难得一见的亲热劲,指着身后不远处正跟人说话的一对母女笑着道:“七妹妹,你知道那边的两个人是谁吗?”

    凤卿转头看向她,不说话,等着她说下去。

    谢蕴湘继续笑着道:“我刚刚偷听到,她们是宫里郑惠妃的弟媳和侄女。我听说近来晋王殿下可风光得很,前些日子晋王帮圣上办好了一件大差事,得了圣上的夸奖,连带着郑惠妃的娘家都十分风光,那位郑小姐还因此被封为县君。母亲一向宠你,你不如跟母亲说,让我们姐妹二人去向郑夫人和郑小姐请个安?我们若是因此能和郑家交好,对父亲的仕途也有益,到时候连父亲也要夸我们,你说是不是?”

    凤卿目光微冷,嘴角带着两分讽笑,道:“没想到六姐姐的消息还挺灵通。”

    这结交人家哪里是可以随便结交的,郑家撑着郑惠妃和晋王,为晋王鞍前马后得太积极,在储位之争里搅和得太深,这时候跟郑家扯上关系,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再者,谢家跟英国公府是姻亲,英国公府是东宫太子妃的娘家,谢家就是没有那个心都会被看成是东宫一派,而东宫与晋王府是竞争关系。

    这时候她们谢家的姑娘跑上前去讨好郑家的人,是嫌自己活得太安逸,自己伸脸去给人家打?

    再看郑家那位小姐得封县君这件事,若真是晋王办好了差事得了圣上的欢心,圣上怎么有功的亲儿子不赏,就是不想赏儿子赏孙子孙女也行,再不然赏赐郑惠妃也好,或者郑家在朝为官的两位大人也可以。

    结果谁都没赏,拐着弯的赏了郑家的一个小辈姑娘,且还是个县君的虚名。

    晋王和郑家其实相当于什么实惠都没有捞着。

    所以这究竟是晋王真的讨得了圣上的欢心,还是晋王办的这件差事明面上是做好了,但其实根本不得圣上的心,但圣上又不得不赏,所以才拐着弯的赏了一个小姑娘。

    郑家接到封赏的圣旨的时候,恐怕晋王和郑家人的心都是苦的,偏偏面上却还得笑呵着,以示皇恩浩荡,免得让圣上以为他们对封赏不满有所怨怼。

    谢蕴湘又笑着道:“七妹妹,你看我对你多好,这种明摆着能讨父亲欢心的事,我都没有独享。所以,你赶紧跟母亲说去。”

    凤卿正了正脸色,严肃并带着警告的道:“六姐姐,我不会去。我奉劝你最好也别去,如果你不想再被母亲惩罚的话。”

    谢蕴湘脸上的表情塌了下来,怒瞪着她低声道:“谢凤卿,你别给脸不要脸。”

    前面和窦夫人等人说着话的王氏转过头来,扫了谢蕴湘一眼,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却立马让她偃下来了。

    等王氏没再注意她了,又重新瞪了凤卿一眼,小声怒道:“你就见不得我好。你等着,我早晚有一天要你好看。”

    等到了那群夫人当中的时候,窦夫人将王氏一一引见给了当中的夫人。

    坐中都是谢远樵和王黎王冕的同僚,或者就是姻亲,再或者就是政见一致的大人们的家眷,彼此间都能聊得来。加上王氏本就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相识之后,与坐中的夫人们往上三代总能扒拉出一些亲近的关系来,不一会儿之后,个个就都成了亲戚了。

    然后再说上几句凑趣的话,没一会的功夫就引得夫人们接连大乐。有几个喜欢王氏性子的夫人,还特意走过来与王氏说话。

    像吏部尚书李大人家的大夫人就十分喜欢王氏,拉着她不停的说话,当场就交换了手帕,结为手帕交,还约了下次一起去踏青拜佛。

    凤卿在一旁随着场中的气氛或含笑、或低头做羞赧状、或跟着众人一起笑呵,该轮到她说话的时候或开口说上一两句,总之随场中不同的气氛和情景变换不同的状态。

    另一边则悄悄观察着王氏的行事,心里默默的点头认同,心想,她要跟着王氏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若是相同的场景,她定做不出像王氏这样八面玲珑。

    从前在福州,出门交际的机会少,各府的夫人也不像京中这样复杂,且大多时候王氏都属于上位者,都是其他夫人来讨好她而不是她去讨好别人,所以到显示不出王氏的全部手腕来。

    如今回到京城,也只有在这种情景,凤卿才真正看清王氏的能耐。

    款款落落,迎来送往,神采飞扬,气场全开。让凤卿觉得,只有这样的场景,才是王氏的舞台。从前在福州,简直太湮没王氏的才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