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委屈
    ,精彩小说免费!

    另外一边,郑夫人和她们家那位新封的玉莞县君此时也望着凤卿和王氏这边的方向,然后问自己身边一位相熟的夫人道:“那边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与那边的王氏窦夫人袁夫人等人都不交好,郑家与这些人的夫家也没什么交情。

    至于太子妃和皇长孙,东宫与晋王府是竞争关系,追随晋王和惠妃娘娘的郑家自然对东宫的人也不会有什么亲近。

    同为皇亲国戚,英国公府对她们郑家是不得不请,而她们郑家则是不得不来。

    但就算这样,却也不表示郑夫人喜欢贴上去给太子妃行礼,然后去贴她的冷脸看她的脸色。所以刚刚就算那边闹出了动静,郑夫人也不曾过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那位夫人笑着回答她道:“好像是谢家的两位姑娘发生了点小隙,谢六小姐说谢七小姐推到了她,倒是将太子妃娘娘和皇长孙殿下都吸引了过去。”

    郑夫人身边的郑莞儿忍不住不屑的冷笑了一声,道:“真是不怕丢脸,大庭广众之下,闹出姐妹不和的事情来,也不怕让人笑话。”

    郑夫人带着些幸灾乐祸的道:“有笑话给你看还不好。”谢家与英国公府是姻亲,英国公府又是太子妃的娘家,郑夫人直接就将谢家归到了东宫的门派。

    郑莞儿笑了起来,道:“说的也是,乡下来的野丫头就是乡下来的野丫头,连点规矩都不懂。”

    在郑莞儿看来,福州也是个乡下地方。谢家从福州回来,可不就是从乡下地方来的。

    谢蕴湘被送走之后,花厅重新回归平静。

    萧禹询离开之前,看了一眼凤卿。因着刚才她算是受了委屈,有心想说两句安慰的话,却又觉得这种场合并不合适,一时犹豫。

    先行了两步的太子妃见他没有跟上来,不由回头,含笑着喊了一句:“询儿……”

    萧禹询只好微微对凤卿颔首,表达了关切之意,然后便跟上太子妃虚扶着她。

    等萧禹询走了之后,凤卿才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比起谢蕴湘给她的难堪,她反而觉得萧禹询站在她的身边让她的精神更加紧张。

    接着不久,房陵郡主也来了,上前与太子妃、萧禹询、英国公夫人说了一会儿话。

    然后及笄礼正式开礼。

    宾客各就各位,英国公出来简单致辞,笄者就位、宾盥、初加、一拜、二加、二拜、三加、三拜、置醴、醮子、字笄者、聆训、笄者揖谢,方才大礼初成。

    礼成之后,太子妃含笑拿出了一个匣子,交给身边的萧禹询,笑着对他交代了两句什么。

    萧禹询笑着点了点头,拿着匣子走过来,交给了张顺,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了几句什么。

    张顺垂头含笑,收了匣子屈了屈膝谢过。

    张顺的及笄礼后,宾客散去,王氏是和袁夫人一同从英国公府走出来的。凤卿跟在她们的身后,谢蕴湘则亦步亦趋的跟在最后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哭过了,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眼睛也有些红。

    王氏伸手握着袁夫人的手,叹着气道:“今日倒是让妹妹看笑话了。”

    袁夫人宽慰她道:“不过是小姑娘家的小打小闹,姐姐不必太放在心上。”说着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她知道王氏的处境,谢大人为人多情,谢家的庶出子女多。她府里虽然没有庶出的子女,可也知道这嫡母哪里是这么好当的,她家老爷的姐姐,她自己的大姑子就常回家向她抱怨。

    不是自己肚皮出来的孩子,她服管教倒也罢了,不服管教的,你管多了,人家以为你包藏祸心,要对她不利,且她也未必肯听你的管教。你管少了,那些姨娘们哪里能教出什么好孩子,可不让姨娘们将孩子都教坏了。

    袁夫人说着,侧头看了一眼凤卿,这孩子今日倒是受委屈了,却不见她表现出丝毫的不满。被姐姐冤枉了,也知道顾全家族的颜面,没有当场喊冤,可见是个有大局观的。

    袁夫人招了招手,将凤卿叫了过来,然后拉着她的手温柔的笑着问道:“你喜欢踏青吗?”

    凤卿笑着道:“春日明媚,山花烂漫,若有机会能出去看一看这山清水秀,花木扶疏,自然是欢喜得不得了。”

    袁夫人含笑:“有机会让你母亲带你出来,我们一起去栖凤寺进香和踏青去。”

    栖凤寺的姻缘签最灵验,袁夫人的这番邀请,意有所指,倒是打消了王氏的疑虑。

    王氏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她最怕的就是因为谢蕴湘今日做的蠢事,影响了凤卿的这门亲事。

    如今看来,袁夫人倒并未受此事的影响,对凤卿还是有意的。

    等王氏送了袁夫人上了马车,两人挥手分别之后,谢蕴华也从颍川伯夫人身边走了过来,叹着气对王氏道:“娘,您让我寻的宫里放出来的管教麽麽,我已经寻到了。等过几日到了日子她从宫里出来,我就让她去家里。”

    说着又安慰她道:“让麽麽们多教教就好了。”

    王氏点了点头,然后头痛的抚了抚额。

    回程的路上,凤卿和王氏坐了一辆马车,谢蕴湘则被王氏发配到后面那辆马车上去了。

    从前谢蕴湘做错事,王氏还有心情训斥教导上两句,但是近日,她却是连训斥都懒得训斥了,连话都不想跟她说。

    若是人坏,至少还能分得清利弊权衡得了轻重,王氏还有办法治她。有时候人蠢,真是连教都是没法教。

    今日之事,明明是谢蕴湘就算得逞陷害了凤卿,她自己也得不着好,她却还能做得出这种事情来。更别说她那些把戏,根本是连看都不够看的。

    凤卿见王氏实在气得厉害,倒了一杯水递到她跟前。

    王氏转头看了她一眼,将水接了过来,却只是握在手里并不喝,而是道:“今日的事情委屈你了。”

    凤卿笑了笑道:“女儿有什么委屈的,今日受委屈的是母亲。”

    谢蕴湘的品行不好,人人都会说是王氏这个母亲没有将她教好。可是是王氏没有教吗?

    王氏虽然不喜欢谢蕴湘,但对她算得上是尽心尽力。考虑到她已经到了婚嫁之龄,有意带她出来多露露脸,也多见见世面,一片好心,结果谢蕴湘却给她丢了这么一个大脸。

    王氏轻轻的拍了拍凤卿的手,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

    若是家里的孩子人人都像凤卿这般聪慧懂事,她不知道省了多少的事。谢蕴湘还总埋怨她偏心,可她要是有凤卿一般的懂事和感恩,她也疼她。

    她怎么不想想,她并不是她亲生的,她疼爱她并不是应当的。既然如此,她自然可以挑一个乖巧懂事得她心的孩子来偏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