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燕王妃去世
    凤卿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有点嗓子干喉咙痒,一说话还不断咳嗽。

    很明显,她感冒了。

    她去给王氏请安的时候,谢远樵也在,正跟王氏说着话:“……今早刚得到的消息,燕王妃昨天晚上已经过世。宁王今天一大早就进宫去了,只等宫里发了旨意,宗人府好按章程发丧。”

    宁王是圣上的亲侄儿,如今掌管着宗人府,管着宗室的大小事情。

    谢远樵又叹道:“昨天晚上宁王爷正跟我们喝着酒,听到燕王府的人来报燕王妃要不行了,还道燕王妃一个月里头都要不行个三四回,实在用不着紧张,那曾想这一次却是真的。”

    话里一副为燕王妃哀伤的模样,但面上根本却不是这样,分明是看人死了还有些暗暗高兴。

    王氏实在看不得他这样,所以干脆撇过头去不看他。

    王氏道:“那我们府里,路祭是不是应该提前准备起来?”

    燕王妃是正一品亲王妃,只要圣上和皇后不是太讨厌她,都会让她以亲王妃的规格下葬。等宗人府发了丧,京里家家户户自然要路祭。此时准备起来,总比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强。

    凤卿没成想,她这睡了一觉醒来,京里还死了个重要的人物。

    凤卿又听谢远樵说道:“这是自然的。”

    王氏有些怜悯燕王妃,道:“燕王妃有些可怜,膝下没留一儿半女,临终之前,却连燕王殿下都不在身边。”

    萧长昭奉皇命前往寿山巡视皇陵,一来一回也要个一天的路程,得到的消息未必会比他们早。他就是得到了消息匆匆往回赶,此时也还没进京城门。

    说来也有些尴尬,燕王萧长昭被宣召回京,取的名义便是燕王妃病重。太医早就下了定论,燕王妃是已经药石无医,现在就是等熬日子的了。

    圣上和皇后娘娘考虑的怕也是燕王妃过世的时候,燕王这个丈夫最好陪在身边,听听燕王妃还有什么遗言要说。

    这是圣上和皇后对燕王妃的恩典。

    但奈何燕王妃次次说不行,却又每次还有点行。萧长昭回京之后,燕王妃都不行过了两回了,结果又都熬过来了,搞得连上位者的耐心都没了,十分怀疑这个儿媳妇是不是装病。

    既然燕王妃还挺行,这个儿子召回来又不能让他闲着,闲着容易生事,只好派一些不痛不痒的小差事给他干着。

    结果没想到,狼来了喊了这么多次,这一次却是真的狼来了。

    宁王一大早火急火燎的进宫来讨禀报和讨旨意的时候,正在用早膳的明熙帝举着宁王递上来的折子,近看远看的看了好几遍。

    他现在有些老花眼,东西都要举远了才能看清楚。等他看清楚,上面确实写着“燕王妃曹氏,于明熙二十二年丑时一刻殁……”的时候,仍是不确定的问了宁王一遍:“曹氏那孩子真的过世了?”

    还是一旁的皇后卫氏先反应过来,脸上哀道:“这孩子可怜,年纪轻轻的就去了……”

    燕王妃不行了太多次,实在将卫皇后的耐性也弄没了。加上燕王妃进门四年,有三年倒是躺在病床上,身为燕王妃,一笼络不了丈夫,二压不住侧室,将燕王府的后院弄得一团糟,卫皇后对这个儿媳妇也实在不是很满意。

    因此此时,卫皇后倒实在没有多少伤心。

    但孩子毕竟没了,该给她的哀荣还是应该给她的。

    卫皇后又道:“本宫去给你写个懿旨,你偕同礼部,按正一品亲王妃的规格对曹氏发丧和下葬,让礼部拟一个条陈出来,本宫给你们用印。另外,对梁昌侯府也多加照拂一二。”梁昌侯府是燕王妃曹氏的娘家。

    燕王妃是内命妇,按礼属于皇后管辖。所以燕王妃的丧仪,该由皇后懿旨明发,而不是圣上来亲发圣旨。

    倘若是圣上明发圣旨的话,那就是加恩,以示帝后对这个儿媳妇特别满意,圣上亲自过问垂怜。但很明显,明熙帝和卫皇后都并不打算给曹氏加这份荣宠。

    宁王拱手道是。

    卫皇后则招手让宫女备了文房四宝上来,她写下旨意后,盖上凤印,然后交给了宁王。

    宁王要到了懿旨,便准备拱手告退。燕王妃不是一般的宗室,这是皇上皇后的嫡亲儿媳妇,她的丧事礼部和宗人府要忙的事情还多着呢,宁王都心想,恐怕他这三天连觉都不能睡了。

    圣上信任他爹,将宗人府交给了他爹掌管。他爹死后,圣上又将宗人府交给了他。

    宗人令这个职位好是好,清静,不容易被搅进那些皇子们的相争中。但有时候也挺烦人,宗室娶亲丧嫁都要管,事情琐碎。特别是这丧事,这人死又不挑时候的,他宗亲里要是有人半夜里头死的,宁王就是半夜正跟小妾办事,也得火急火燎的起来穿上衣裳去忙活这些晦气事。

    所以有时候,宁王觉得自己也挺苦逼。

    明熙帝看着这个侄儿,脸愁苦的皱着都快能夹死一只蚂蚁了。明熙帝忍不住笑了起来,安抚他道:“这事不用着急,慢慢做,就是有一二件做错了,朕也不会怪你。”

    老宁王是明熙帝的兄长,在明熙帝一朝一辈子都谨小慎微,对明熙帝十分忠心耿耿。因着明熙帝的兄长中操蛋的太多,这个忠心的兄长就显得弥足珍贵,明熙帝对这个兄长就身为亲近。

    等老宁王死了之后,明熙帝对现在的这个宁王也恩宠有加。

    接着看到宁王这番模样,想到他大约是连早膳都没用就进宫来的,便又笑着亲热的问道:“你用早膳了吗?没用就和朕与皇后一起用,没吃饱怎么有力气干活。”

    宁王其实进宫的时候在车上塞了两个胡饼,灌了一碗茶汤,饿倒也不饿,但圣上示恩的时候,最好的不是拒绝,而是感激涕零的收下。

    宁王笑着道:“正好臣的肚子都空了,臣今天运气好,得圣上赏一碗御膳,臣叩谢圣上和娘娘。”

    卫皇后含笑,早就指挥着宫人去盛小米羹了,指了旁边的座位让宁王坐上来,含笑道:“早上嘴巴干,先用碗汤羹润喉。”

    宁王道谢,才坐上来。

    碗里的小米羹煮得米都化开了,上面浮着黄橙橙的米油,让人看着都胃口大开。宁王虽然垫过肚子,此时看着也胃口大开。

    明熙帝想起了什么,又问道:“老五那孩子去通知了没有?”

    宁王原本正在喝小米羹,听着连忙放下勺子,因为太急还咳嗽了一声,又用袖子抹了抹嘴巴,然后才恭谨道:“回圣上,昨天晚上已经让人开了城门,快马加鞭的前去通知了,最迟,燕王殿下今天中午能回到府中。”

    明熙帝点了点头,又叹息道:“早知道曹氏这次是真的不行了,倒不应该派他去寿山。”

    卫皇后笑着安慰道:“这不是大家都没想到的事情。”

    明熙帝又问:“曹氏可还有什么临终遗言没有?”

    临终遗言?宁王这才想起来,燕王妃倒是真的写了一道折子让他呈给皇后的。

    宁王又连忙站起来,将怀里的折子掏出啦,双手捧着交给皇后,道:“燕王妃临终前,准备了一道折子,让臣呈给娘娘。”

    卫皇后和明熙帝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卫皇后将折子接了过来。

    宁王不敢在宫里耽搁太久,陪着明熙帝和皇后用了半碗小米羹就告退了,礼部现在怕还等着他拿回的懿旨呢。

    明熙帝知道他有很多事要忙,倒也不再多留他,点了点头让他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