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燕王府的八卦
    燕王妃发丧的懿旨下来,宗人府和礼部按懿旨写条陈定章程,京城中的各府还要摆路祭吊唁。

    谢家虽然不用挂白幡烧纸钱,但是也把府里鲜艳的东西都撤下来了,摆上了素净的东西。

    燕王妃是正一品的亲王妃,帝后嫡亲的儿媳妇,等到正式停灵的时候,各府命妇还要前往哭丧吊唁。

    按礼部定下的章程,燕王妃要停灵五七三十五日,二品以下四品以上的外命妇都要前往哭丧三日。

    这三日,王氏天天天不亮就一身素服的出去,到了傍晚由人夹扶着回来,然后让人准备中药跑一双腿——哭丧是要跪着哭的,除了偶尔能以方便的借口歇上一会,那真的就是要跪上一整日,是人都受不了。

    那些品级高些的命妇好歹还能得一个蒲团垫着,像王氏这种品级不够的,就只能跪坚硬的地板。

    凤卿看王氏实在可怜,让人抓紧连夜给缝制了一些护膝。护膝里面放了三层厚的棉花,凤卿还让人在棉花里夹了一些对缓解膝盖疲劳有帮助味道又不大的中药。

    护膝两端缝了两条绳子,绳子往腿上一绑,裙子放下来一遮,什么也看不见。

    护膝凤卿交给王氏的时候,王氏拿起来看了,笑着谢过了凤卿的孝顺。

    凤卿道:“我心想舅母、颍川伯夫人、袁……袁夫人等人或都需要去吊唁,所以多准备了几对,母亲到时可将护膝送给舅母等人。”凤卿说起袁夫人的时候,声音多有些不自在。

    王氏笑着摸了摸凤卿的头发,道:“我知道你孝顺,行,母亲会将你的心意给她们带到的。”

    王氏打算促成凤卿与袁二公子的事,王氏没有特意跟凤卿说过,但也没有特意去瞒着她,她知道凭借凤卿的聪慧,定也看得出来。

    凤卿有些羞赧的低下了头。

    王氏又关心的问了一句:“你的病可好些了?”

    凤卿道:“用过大夫的药,现在已无大碍了。”

    王氏道:“那就好。”

    王氏去燕王府吊唁三日,凤卿在家养病三日。王氏吊唁完成,凤卿的病也彻底痊愈了。

    不过在这期间,凤卿也听到了燕王府里的一点八卦。

    燕王妃的丧事,大事上有礼部和宗人府出面,但一些琐碎接待招呼命妇的事,还是需要燕王府能主事的女眷来出面主持的,才算是合规矩的。

    燕王妃之下,是府里的刘侧妃最大,她有生有燕王目前唯一的儿子,按理最有资格。奈何刘侧妃在燕王府是常年不理事愿当小透明的,燕王妃的丧事,一句她与燕王妃是属相相冲,不宜主持就避了。

    剩下的两位有份位的胡夫人和柏夫人呢,纷纷表示这种事应由资历和份位最高的刘姐姐来操持,她们这低品级的夫人,恐能力不足压不住场面,反让给府里丢脸,你们快去请刘姐姐这尊佛出来主事去,然后关门也甩手不干。

    但事情总要有人干,刘侧妃、胡夫人和柏夫人都当甩手掌柜,总不能让那些连玉牒都上不了的侍妾来出面主持吧。没办法,府里的管事为难得都快愁死了。

    不过好在,除了刘侧妃、胡夫人和柏夫人外,府里还有一位能耐大的女人啊,且是天天跟在燕王身边跟燕王殿下形影不离的。

    这位翠屏姑娘一见这府里没人主事,府里都快乱成一锅粥了,觉得不行,于是主动请缨将府里的大小事情揽下来了。

    府里的管事一见终于有人出来管事了,乐得简直想高呼万岁,匆匆忙忙就把府里的一应账册库房钥匙都交给翠屏姑娘,生怕晚了她就反悔了。

    所以王氏等人第一天前去燕王府哭丧的时候,一见却是一位非王府女眷又非王府管事的女人在迎来送往招待宾客,也十分好奇得很。

    翠屏姑娘长袖善舞、八面玲珑,接了事情之后倒是将一应事情都管理得井然有序,让人说不出一个不好来。就是偶遇到府里作夭的下人,故意寻她麻烦的,也擅御下,凭借武力和魄力将人打服了,将府里的下人收拾得服服帖帖。

    结果过了一天,向来不管后宅事物的燕王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后宅管事的竟然不是侧妃也不是两位侧夫人,于是将府里的管事叫了过来,问清楚了怎么回事。

    管事将事情简略的解释了一遍,顺便将翠屏姑娘夸上了天。

    结果这些话却并没有讨好萧长昭,反让萧长昭一脚踢翻在地上,怒道:“王府的内宅事物自然该交给王府的女眷,你让翠屏来管这些让她凭什么身份。”

    听闻萧长昭那一脚并没有避着翠屏,是当着翠屏姑娘的面就踢翻了管事的。翠屏姑娘当场就跪了下来,面红耳赤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好生可怜得很。

    之后两天,萧长昭便让人去请了宁王妃来帮他暂时操持府事,所以之后两天王氏等人在燕王府看到的操持事情的人,又变成了宁王妃。

    翠屏姑娘原本是想替萧长昭分忧,如今没有得一句感激,反让萧长昭心生不满,心中自然委屈得很。

    珊瑚十分讶异的道:“我还以为燕王殿下多看重这位翠屏姑娘呢,原来也不过如此嘛。”

    珊瑚当初是跟着凤卿一起去福州的,在福州见过翠屏姑娘这个人,也听闻过一些翠屏姑娘与燕王殿下的事迹。

    外面将翠屏姑娘形容成巾帼女英雄,燕王殿下的红颜知己。燕王殿下拿她当知心人看待,在燕王殿下的心里,这位翠屏姑娘比府里的女眷更加重要。但如今看来,也有些言过其实嘛。

    凤卿笑了笑,不说话。

    杨姨娘一边磕着瓜子一边道:“我看燕王府的那三个女人根本就是联合起来故意对付这位翠屏姑娘的,翠屏姑娘往日肯定有惹到燕王府的那些女人。”

    吕麽麽笑着夸赞道:“难得姨娘竟然如此聪明了一会。”

    杨姨娘呸了吕麽麽一声,骂道:“你这个老不死的,连你也拐着弯的骂我蠢。”

    吕麽麽笑呵呵的道:“老奴不敢。”

    不过吕麽麽接着又跟凤卿解释起来,道:“我看燕王府的刘侧妃、胡夫人、柏夫人联手起来对付翠屏姑娘倒不大可能,我听闻这三位贵人平日里也不和。不过因着目的相同,不约而同的相互配合给那位翠屏姑娘下套,这倒是有可能。刘侧妃等人当是早对这位翠屏姑娘不满。翠屏一直追随燕王殿下,但却一直让人不知算是什么身份,燕王殿下除非真打算将她纳入府中,否则就不会让她出面操持府里应当由女眷操持的事,不然会引起外面的人误会,那三位贵人是引着翠屏主动揽下府里的事,然后让她在燕王殿下面前丢脸。”

    “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刘侧妃三人是真的不想接手操持燕王妃的丧事。外面向有说法,三位侧室仗着出身好一直压着燕王妃,燕王妃常年缠绵病榻就是因为被侧室压着出不了头心情郁结的缘故。三位侧室出面操持燕王妃的丧事,办好了是应当的,得不到一句夸赞;若是稍有不足,那就是故意的,坏名声得她们自己背。谁乐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凤卿不住点头,吕麽麽能看明白的事情,凤卿自然也能看得明白。

    而吕麽麽还没有说到的是,燕王妃的一侧妃两侧夫人不约而同给翠屏下套,那位翠屏姑娘并不比她们心思简单,未必就看不出她们的用意。

    明知是坑却自愿跳坑,那只能说明翠屏要么很自信自己在萧长昭心目中的位置,要么就是想试探一下,自己在萧长昭心目中是什么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