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邀请
    张顺自小常出入东宫陪伴太子妃,与萧禹询也是自小玩到大,两人算得上是青梅竹马。现在两家又有意促成他们的亲事,两人的关系自然要比一般人亲近许多。

    张顺飞奔而来,先对萧禹询屈了屈膝,不等萧禹询喊起便已经起身,走到萧禹询的身旁扯着萧禹询的袖子,带着小女儿的娇羞之态,笑着又再次问了一次自己的问题:“询表哥是来探望外祖母的吗?”

    张顺平日里端谨庄稳,凤卿第一次见她露出这样的娇态。

    萧禹询对张顺温和的笑了笑,答她道:“是,我听闻老夫人病了,所以前来探望一番。本该是母妃亲自来的,只是母妃今日进宫陪伴娘娘去了。”

    正说着,得到皇长孙来了府中的消息的王黎已经在管家的带领下匆匆的赶来了,到了萧禹询的面前,拱手先行礼,然后又道:“皇长孙殿下驾到,臣有失远迎,请殿下恕罪。”

    张顺已经规矩的放开了萧禹询的手,和凤卿一起对王黎行礼,唤道:“舅舅。”

    萧禹询含笑道:“大人何罪之有,本就是我让下人不必去通知大人。我如此,本就是怕府上太多礼了,见了我拜来拜去的,其实我烦这些虚礼得很。”

    王黎道:“君臣有别,臣等向殿下行礼是应当的。”说着对萧禹询做了个请的姿势,道:“殿下请随臣到花厅里来上座,臣让下人给殿下上茶。”

    萧禹询却拒绝道:“不了,我是来探望王老夫人的,可不是来与大人喝茶的。”

    王黎愣了一下,接着考虑了一番,便吩咐身边的管家道:“那你快进去通知老夫人和两位姑奶奶一声,就说皇长孙殿下来了,让她们做好准备接见。”

    房内的都是女眷,萧禹询自然不能随意。在门外等了一会,然后在王黎的引领下进了老夫人的院子。

    凤卿跟在后面一起进了院子,但走到正房门口的时候,想了想,还是站侧到了房门外的廊下,没有随着一起进去。

    房里先是一阵行礼声,然后又一阵免礼平身自家人不必多礼之类的,凤卿心道,幸好她没有进去,不然这一套礼仪下来也是烦人得很。

    然后里面的人大约是已经相互坐下,断断续续的传来萧禹询对王老夫人的关切垂询,王老夫人恭谨的回答。

    凤卿无心再听,只望着廊上挂着的灯笼发呆。灯笼四方,外面罩着一层轻纱,上有好看的花纹,画着喜鹊登梅,栩栩如生。

    门口的丫鬟见她一直望着灯笼看,以为她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灯笼,所以觉得新鲜,于是笑着道:“表小姐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灯笼吧?这灯笼取名‘夹纱灯’,产自苏州一带,京城倒是少见。这是二老爷回来的时候,别人送他的两盏,二老爷便献给了老夫人。老夫人十分喜欢,便让人挂在了门口,说是这样人人来她院子的人都能看到。”

    另外一个丫鬟则怼她道:“表小姐自小跟着父母随任走南闯北,什么东西没见过,见识自然比你广,还要用你卖弄解释这是什么灯。”

    原来那个丫鬟便不好意思吐了吐舌头。

    凤卿笑了笑,还是为第一个丫鬟圆话道:“灯很漂亮,我还是第一次见。”

    夹纱灯她自然知道,但以前在现代的时候只看见过图,真灯还真是第一次见。

    丫鬟又道:“二老爷见老夫人喜欢,还说要让人去苏州采购一些回来。到时府里定然会给谢府也送几盏,表小姐如此喜欢,以后在家也能观赏到了。”

    凤卿笑着点了点头。

    凤卿无聊,便跟这两个丫鬟闲话了一会儿家常。有时候从丫鬟的口中,还能听到一些府里不外传的事。

    两个丫鬟见凤卿和善,人又长得漂亮让人心生喜欢,倒也很愿意跟凤卿说一些八卦。

    比如丫鬟说府里大夫人比二夫人和善,二夫人对下人就比较刻薄,大家都比较不喜欢二夫人。

    又比如说二夫人看着大房的两个儿子都一一有了子嗣十分眼红,三少夫人的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有些责怪三少夫人。找了许多民间生子的偏方逼三少夫人喝,三少夫人怕二夫人找来的偏方不知道根源,也不知道有没有毒,不愿意喝。

    三少夫人的出身好,并不惧二夫人,所以根本不鸟二夫人的话,这导致二夫人很生气,常说三少夫人不孝,还威胁要给三少爷纳妾。

    王家虽然算是家风比较清正的人家,但也不会少阴私。

    比如说丫鬟就偷偷的说道,二房的纡小姐的姨娘当年是二夫人偷偷害死的,因为纡小姐的姨娘是自小伺候二老爷的丫鬟,跟二老爷感情好,二夫人十分嫉妒就在她生孩子的时候害死了她。所以老夫人才将纡小姐养在身边不给二夫人养,就怕她对孩子也不利。

    凤卿听了一笑置之,康氏害死王纡的姨娘应该不至于,王老夫人和王冕都不是糊涂之人,不会允许康氏带头坏掉家风。

    妻妾争风没什么,严重到要取人性命就很严重了,有一就有二,康氏若先带了个头,其他人也会跟着有样学样。

    但是康氏身为正室,不喜欢丈夫的妾侍,平日里时常为难刻薄打压一下还是有可能有的,只要康氏做的不过分,王老夫人和王冕也不好管。至于那位姨娘的难产而死跟康氏平时的为难打压有没有一点关系,这也很难说。

    这古代的医疗技术,遇上胎位不正或大出血,有时候就只能听天由命。

    凤卿在门口与丫鬟说了半天的话,那边萧禹询垂问关心过王老夫人之后,也在王黎的带领下从房里出来了。

    凤卿隔着门听到王黎道:“殿下随臣到花厅去先用碗粗茶,臣这就让家里的下人准备午膳。”

    萧禹询含笑道:“不用了,东宫与王家也是姻亲,王大人不必如此客气。”又道:“我看您府中的景致不错,不知我可否随意游览观赏一番?”

    王黎道:“这是自然,臣这就让人带您去。”

    张顺在一旁娇笑道:“舅舅,这里有我呢,还何须劳动别人。我带殿下去转转就行,我自小常来,难道舅舅还怕我也走丢了不成。”

    几人一边说着已经出了门口,凤卿对他们屈膝行了一礼。

    张顺走过来拉住凤卿的手,笑着道:“刚刚你怎么没有一起进来?我进了里面一转头,才发现你落下了。”

    凤卿笑着道:“我刚刚在门口看到这两个漂亮的灯笼,一时迷了眼,就停住了脚。没能一起进去向外祖母请安,是我的不是。”

    张顺点了点头,没有多问她的缘由,又邀请她道:“我带殿下去逛园子,卿表妹也一起来吧。你应也许久没有逛过舅舅家的这花园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