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恍惚
    凤卿刚想拒绝,却又见萧禹询也对她道:“一起吧。”然后露出一个皎洁无害的笑容来,又道:“总不至于我长成凶神恶煞,让你不敢靠近吧。”

    凤卿看着他的笑容,不由恍惚了一下。前世的那个人有时候孩子气向她撒娇的时候,也会露出这样纯白无害的笑容。

    这一恍惚,她无意识的就点头道了声“好”,等反应过来,再想拒绝已经来不及了。

    凤卿不由在心里骂了一句该死,前世那个人每次露出这样的笑,她便忍不住要心软,他说什么都点头说好,比如说逃学去约会、比如说亲他一口。而每次他得逞之后,便会得意哈哈大笑起来,捏着她的鼻子道:“我就知道这一招对你最灵。”

    明明重活一世又过了十四年了,她对这样的笑竟然还是毫无抵抗力,想都不想条件反射的就答应了。

    萧禹询再笑了笑,已经抬脚在前面走着了,张顺跟着走在他的身边。

    凤卿想了想,最终还是走到了张顺的另外一边,秉承着多低头少说话的原则,小心翼翼的跟着。

    王家的景致虽然比不上英国公府,但也还是很不错的。正值春日,柳翠花红,有鹂鸟在树上扑腾扑腾而过,扑飞了一片飞花缤纷而落。

    三人走走停停,不时笑着闲聊。当然,多的时候都是萧禹询和张顺在说话,凤卿偶尔只在她们两人问起她的时候答上一两句。

    只是不知怎的,萧禹询本是在边上的,走着走着又变成了走到了她和张顺的中间来。

    萧禹询转头问凤卿道:“七小姐之前一直随谢大人在福州任上?”

    凤卿道:“是的,殿下。”

    萧禹询笑道:“你不必如此客气,总是殿下殿下的叫。我与顺儿是表兄妹,顺儿与你又是表姐妹,你便随顺儿唤我一声询表哥如何,我便唤你一声卿妹妹。”

    凤卿忙道:“臣女不敢。”

    萧禹询笑了笑,也不多加勉强,接着又问道:“你既然一直随父在福州任上,我五王叔这两年也一直在福建操练兵马,你与我五王叔在福州可有遇见过?”

    萧禹询突然想起他那位五叔初回京时,他去凤阳宫请安,却听皇后娘娘宫中的女官悄悄嘀咕,说五王叔跟娘娘说他在福州看上了一位姑娘,准备以后纳为侧妃。只是连娘娘都没有问出五王叔看上的姑娘是谁。

    后来,这件事也没有了下文,也不见五王叔纳了谁进府。

    起初时,萧禹询还以为萧长昭准备纳的是哪位翠屏姑娘。毕竟外面都说,这位翠屏姑娘是五王叔的红颜知己,而那位翠屏姑娘一直跟在五叔身边,地位也不一般。

    但不知怎的,那次城门外第一次见到凤卿时,萧禹询突然想到了萧长昭说的那位姑娘。

    且偏又如此凑巧,那天五叔也碰上了谢家人回京。虽然五叔与凤卿没有一句交谈,但萧禹询就是觉得其中不一般。

    凤卿不想多生是非,瞒了在福州与萧长昭见过的那一段,回答道:“臣女虽然随父母在福州,但一直身居内宅,无缘能瞻仰燕王殿下,所以未曾见过。”

    萧禹询点了点头,又道:“听闻上次你从英国公府回去之后便病了,想必是被当时的事情吓坏了吧?”

    凤卿抱歉道:“第一次面见殿下便失礼于前,都是臣女与家姐的不是。”

    萧禹询笑着道:“那一次可不是我第一次见你。”

    凤卿“嗯”了一声,抬头看向萧禹询,脸上有些讶异。

    萧禹询柔声解释道:“当日你初回京城,我恰巧去景山打猎回来,在城门外遇上。我下马来给福王叔和谢夫人见礼,隔着马车远远的看见你坐在马车上,我记得那时你穿了一身翠绿的衣裳,很好看。说起来,今日应是我们第三次相见。”

    凤卿垂下头来,道:“难为殿下能记得臣女,臣女三生有幸。”

    萧禹询看着她垂下的脸庞,那张脸倾城绝美,目光流盼,似云似雾如烟笼寒水。他笑着道:“你难道不知道,你长得本就容易令人印象深刻?”

    凤卿:“……”

    这话凤卿没法接,难道让她承认她长得很美?也太不要脸了些。或者让她说她其实长得很普通,那更像是假谦虚。

    张顺在另外一边,转头看看萧禹询又看看凤卿。此时他们二人谈的正欢,萧禹询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凤卿的身上,倒将她冷落在了一旁,让她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张顺微有些黯然,然后缓缓垂下头来。

    但很快这种黯然的情绪一扫而去,接着她又思考了其他,蹙眉凝思起来。

    凤卿很快发现了被冷落在一旁的张顺,从萧禹询的另外一边绕到张顺的另外一边,抱着她的手笑着道:“顺表姐,你上次许我的字帖什么时候给我。”然后将张顺重新拉回到了他们的谈话之中。

    张顺转头对她笑了笑,道:“明天就让人给你送去。”

    然后他们重新回归了正常的话题,谈谈书、谈谈琴棋,或者谈论一下景色。

    萧禹询并没有在王家用午膳便告辞了,凤卿则陪着王氏一直留到了傍晚才回府。

    刚回了府中,方姨娘便匆匆忙忙的赶到了王氏身边,屈膝行礼喊了一声“夫人”,凑到王氏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王氏皱了皱眉头,道:“先回正院再说。”

    等回到正院,王氏坐下后看了看身边的凤卿,想着她也到了该知事的年纪,过几年也该成亲做当家的主母,有些事该让她多见见多学着些了,所以便也没让她先下去避着她,对方姨娘道:“说清楚吧,陈姨娘那边又是怎么回事。”

    然后方姨娘便娓娓道来,一五一十一字不漏。

    陈姨娘原本是商贾之家的女儿,从小也是锦衣玉食的,只是后面家道中落,她又不想嫁到穷苦人家去受苦,不得已便进了谢府做了妾。

    她长得貌美,谢远樵也算宠爱她。仗着谢远樵的势,现在陈家倒也慢慢起来了,虽还不能跟以前的富贵相比,但也在京城的繁华之地开了好些的铺面,衣食无忧。

    陈姨娘回了京城之后,陈家人自然常来探望。

    王氏心慈,并不阻碍妾室跟娘家人见面。且陈姨娘怀着孕,怀相却不好,让她娘家人多来陪陪她,对她养胎也有好处。所以平时陈家人来,谢家的下人是不拦着的。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陈家人来的时候,却是还夹带了其他的东西进来。

    是陈家人花大价钱不知道从哪里搜罗来的一种叫做转胎丸的东西,说是吃了,哪怕怀的是女孩也能变成男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