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被当枪使(收藏2000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回到拾得院后,凤卿对珊瑚道:“你去将樱桃找来,我有事要问她。”

    杨姨娘向来粗枝大叶,连方姨娘和盛麽麽都没发现陈夫人夹带了转胎丸进府,她怎么就那么恰好发现了陈姨娘在吃陈夫人带进来的药丸,别是被人当枪使了。

    等珊瑚将樱桃找来,凤卿直接问她道:“姨娘是怎么发现六姨娘在吃转胎丸的,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樱桃回答她道:“是姨娘跟四姨娘聊天时,四姨娘屋里的晓月正巧进来,说起半路上遇到陈夫人,闻到她身上有一股刺鼻的药香,不知道是不是她从外面给六姨娘寻来的什么补药。然后姨娘就多了个心眼,去六姨娘院里查看了一番,就发现了。姨娘怕陈姨娘吃的是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害了孩子,这才告诉了盛麽麽。”

    柳姨娘?

    凤卿手指轻轻的敲着桌子,目光微微冷了起来。

    陈夫人既然是私下夹带药丸进府,怎么会这么粗心让药味传出来,必然会小心遮掩好,要不然方姨娘和盛麽麽也不会这么多天都没有发现。且怎么会这么恰巧,就让晓月碰上并闻到了。

    比起粗心的杨姨娘,自然是聪慧的柳姨娘更可能早已发现陈姨娘在吃转胎丸。

    凤卿正想将事情经过问仔细一些,就见杨姨娘闯了进来,问凤卿道:“你把我的丫鬟叫过来干什么?”

    吕麽麽和珊瑚唤了一声“姨娘”,给她屈膝行礼。

    凤卿挥了挥手,让吕麽麽、珊瑚和樱桃都下去,然后自己亲自倒了一杯水递给坐在了她旁边的杨姨娘,有些埋怨道:“我说姨娘,您也多长长心眼,别老是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杨姨娘接过茶杯大喝了一口茶,然后才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柳姨娘这个人是有些自己的小心思,不过她也没坏心。就是不想自己惹上事,又怕陈姨娘那边出事,所以转弯抹角的使唤我去说这件事。我反正也就是多一句嘴的事情,若是不说,万一陈姨娘的孩子真的出了问题,我心里也过意不去。我虽然很不喜欢陈姨娘这个人,但孩子总是无辜的,也是你的弟弟妹妹。”

    凤卿瞥了她一眼,道:“人家柳姨娘都怕沾上荤腥,就你不怕事,还往前凑,以后陈姨娘要恨死你。”

    杨姨娘微扬了扬下巴道:“我可不怕陈氏,她能把我怎么样。”

    凤卿懒得再跟她说,给她再添了一杯茶道:“你多喝点茶吧,看你喝茶牛饮的样子,像是一天没喝过水一样。”

    另外一边,柳姨娘在自己屋里听到凤卿回来后,把樱桃请了过去问话之后,心下叹了一口气。

    她将手上绣好的荷包上的丝线剪断,将荷包收了起来,然后站起来,对丫鬟晓月道:“你帮我换身衣裳,我去找七小姐说说话。”

    等柳姨娘换好了衣裳,将新绣好的荷包也带上,正准备出门,谢蕴绣这时候从内室里面跳了出来,笑着问柳姨娘道:“姨娘,您是要去找七姐姐吗?我跟您一起去,我也好久没找七姐姐说话了。”

    柳姨娘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对她道:“你的大字不是还没写完,你先把你的大字写完,明天再去找你七姐姐。”

    谢蕴绣嘟着嘴巴有些不高兴。

    柳姨娘又对她道:“我找你七姐姐是有事,你站在旁边不方便听。”

    谢蕴绣撇着嘴巴道:“姨娘有什么事要跟七姐姐说还不能让我知道的。”但还是听话的回到了内室继续写她的大字去了,没有再说要跟着去的话。

    柳姨娘到了拾得院,凤卿正在看一本琴谱,见到柳姨娘进来,放下手中的书,站起来笑着道:“四姨娘今日怎么有空来寻我,真是稀客,快进来坐。”说着转头对紫英道:“紫英,给姨娘上茶。”

    柳姨娘对凤卿含笑了笑,走进来坐下,才柔声道:“如今天气渐暖,蚊虫也多了起来,我给老爷夫人和蕴绣等做了一些防蚊虫的香包,顺便给七小姐也做了一个,里面放了一些艾草菖蒲等,所以特意给你送来。”

    说着将刚做好的荷包放在了桌面上,又笑着道:“七小姐若是不嫌弃我手艺粗糙,就收着戴吧。”

    凤卿将桌上的墨绿色香包拿起来,放到鼻端闻了闻,然后便放在了桌子的一边,笑着答谢道:“多谢四姨娘。”

    柳姨娘笑了笑,接着又看了看奉了茶之后就站在一旁的紫英等人。

    凤卿知道她有话要说,便转头吩咐紫英等人道:“你们都先下去吧。”

    等人走了之后,柳姨娘伸手握住凤卿的手,有些小心翼翼的道:“其实陈姨娘的事,我对你姨娘并没有恶意。我发现后陈夫人夹带私药进府后,也是怕陈姨娘闹出事儿来伤了谢家的子嗣,所以才……”

    凤卿含笑看着杨姨娘,并不说话,但目光中却带了几分冷意。柳姨娘却被她看得有些说不下去,渐渐垂下了头去。

    凤卿知道柳姨娘没有恶意,她知道陈姨娘在吃转胎丸,想要阻止,这是她的善心。但她又不想摊上事,免得与陈姨娘结怨,所以算计了让杨姨娘知晓,然后借着杨姨娘让王氏知晓,这一点却让凤卿很不喜。

    很明显,陈姨娘知道是杨姨娘向王氏的人“告状”之后,并不会认为杨姨娘是为了她好,只会认为是杨姨娘见不得她好,因而仇恨上杨姨娘。

    柳姨娘不想与陈姨娘结怨,却让杨姨娘跟陈姨娘结上了仇。

    凤卿伸手拍了拍柳姨娘握在她手上的那只手,脸上依旧含笑,道:“我知道四姨娘的意思,只是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我希望四姨娘先来告诉我。我也是谢家的姑娘,难道知道后会坐视不理吗?但我姨娘向来没什么心机,做事直来直往,也不清楚后果,我希望以后这样的事,四姨娘就不要去牵扯我姨娘了。”

    说完便认真的看着柳姨娘,脸上带着些警告。

    柳姨娘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这次的事情的确是她做得不够周全,不应该将杨姨娘牵扯进去,没得罪陈姨娘,倒反得罪了凤卿。

    比起陈姨娘,柳姨娘更不愿意得罪凤卿。

    陈姨娘院里,王氏走了之后,陈姨娘确实是对杨姨娘恨得咬碎了牙,恨道:“那个贱人就是见不得我生下儿子,不就是怕我生了儿子后跟她的儿子争家产。她等着,她不让我好过,那大家以后都别想好过好了。”

    谢远樵晚上回来之后,王氏将今天的事情跟谢远樵一说。

    谢远樵的见识可不跟陈姨娘一般,听完顿时站起来骂道:“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尽干蠢事。”

    她要是给他生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出来,那他以后还要不要在官场上混了。若是这样,他宁愿陈氏生个姑娘出来。

    说完就匆匆去了陈氏的院子,也不知道在陈氏的院子里跟她说了什么,谢远樵出来之后陈姨娘就大哭了一场,之后就安分守己了许多。

    王氏又让人给陈家的铺子找了点小麻烦,陈家人自此以后也不敢再上门,这就是后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