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关于滕嫁
    ,精彩小说免费!

    另外一边,英国公夫人从王家回到府中之后,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正院的花厅前面站了一排排的姑娘,个个都是水灵灵,貌美如花,且都是十四五岁的年纪。

    英国公夫人正拿着画像与前面的姑娘一一对号入座,麽麽则站在旁边向她解说,这个姑娘姓甚名甚,年岁几何,家中有什么人,都擅长甚么才艺等等。

    张顺有些漫不经心的从外面走进来,英国公夫人看到她,对她招了招手,道:“来,这些都是以后给你做陪嫁的人,你也过来帮着看一看,若是有不喜欢的,你跟我说,我将她们的名字划下来。”

    张顺想跟英国公夫人说,这些人她都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

    但她自小被当成皇长孙妃来培养,端谨惯了,也习惯了压抑自己的性子,最终没有不管不顾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任性。

    她走到英国公夫人旁边坐下,对英国公夫人道:“娘,我有事想和你说。”

    英国公夫人望了她一眼,转头挥了挥手让身边的麽麽领着那些姑娘下去,接着才问道:“有什么事和娘说?”

    张顺看着桌面上的画像,叹着气问:“娘,我需要带几个这样的女人做陪嫁?”

    张顺的样貌长得不好,她虽然与萧禹询自小一块儿长大,但兄妹之情和夫妻之情毕竟不一样,英国公夫人唯恐她笼络不住丈夫。这些女人,说得好听是陪嫁,但说白了,是英国公夫人给女儿准备的以后侍奉皇长孙,替她笼络丈夫的人。

    英国公夫人道:“不必多了,但也不能少了。我初定是打算从中挑四到六个,挑些模样性情不一样,能安守本分,家中父母健在兄弟姐妹多的。”

    家中父母健在兄弟姐妹多,则她们的顾忌就多,能拿捏她们的地方就多。若是侍奉了皇长孙之后,生了二心想要做点什么事出来,也要顾及一下家中父母和兄弟姐妹的命。

    英国公夫人伸手摸了摸女儿的脸庞,十分叹气,道:“都怪母亲,没能帮你生副好模样。”若是张顺能有一副好模样,她也无须为女儿如此操心。她想到王氏身边的凤卿,心中多少有些羡慕。

    倘若自己的女儿有她一般的姿色,又何须还未成亲便经受以后与人同侍一夫,还要亲自挑选女人送上丈夫的床的苦楚。

    英国公夫人收回自己的手,继续道:“太子妃娘娘今日进宫,试探了一下皇后娘娘的意思,娘娘对你和皇长孙的亲事没有太大意见。只要圣上那边也能点头,你们的亲事便算有了眉目。”

    皇长孙的亲事毕竟不一般,特别是太子逝世后,膝下只留了皇长孙这一脉香火,圣上对他的亲事必然会关心。所以皇长孙的亲事,可不是皇后娘娘点头就行的。

    英国公夫人又道:“我知道你心里会不舒服,但不管是为了你自己也好,还是为了英国公府也好,或是为了你的兄长为了我也好,你都必须经受这些别人所不能承受的。”

    张顺点头道:“我明白。”说着垂下头来,脸上有几分黯然。

    她自小便被当成萧禹询未来的正妃来培养,不管在英国公府还是东宫,人人都在直接告诉或暗示她,她以后会嫁入东宫。询表哥又生得如此清俊温雅,龙章凤姿,比得过世间大多数的男子,在明知自己以后会嫁给他的情况下,她又怎会不倾慕于他。

    可她的样貌并不出色,询表哥对她虽然温柔以待,但却毫无男女之情。有时候连她自己站在询表哥身边时,都会自惭形秽的自卑,觉得询表哥娶了她是委屈他了。

    但圣上至今没让太子妃娘娘和询表哥等人搬出东宫,便表示对储位,东宫还有机会拼上一拼。

    东宫与英国公府必会联姻,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倾慕也好,还是为了家族也好,她都必须要嫁给询表哥,而且要做好这个皇长孙妃,而询表哥也必要娶了她。

    但娶了她并不表示他就会爱她,而她需要他的宠爱,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献上能讨他欢心的女人——嫁他并不是她一人的事情,与其让他去宠爱别人,让他宠爱她的人,才是对家族最有利的事情。

    这些事情她虽然能想的清楚,也早有心里准备,但偶尔想起,心中还是难免痛苦。

    张顺又道:“只是我觉得有些东西贵精不贵多,陪嫁也一样。与其挑选这么多出身不好、不知道能不能得询表哥欢心的女子跟我随嫁,还不如挑选一个必能得表哥喜欢,与我们利益一致的姑娘与我随滕。”

    英国公夫人脸色一紧,眉头皱了起来,声音有些严厉道:“是不是谁跟你说了什么?是何姨娘还是风姨娘?”这两人一直都打着随滕的主意。

    风姨娘倒是知道张颜庶出的身份做不了皇长孙的正妃,所以想让姐妹滕嫁。而何姨娘自己没有女儿,就想让自己娘家的侄女跟张顺一起嫁进东宫。

    英国公夫人道:“你别被她们蛊惑,这两人没安什么好心。”说着冷冷的哼了一声,又道:“你父亲再糊涂,也做不出让自己的两个女儿滕嫁的事情来,现在又不是诸侯联婚的时代,姐妹滕嫁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至于何姨娘的侄女,若你父亲真如了何姨娘的心思,我不介意让她的侄女先病上一病。我绝不能让与我们不同心的人随你陪嫁。”

    张顺道:“娘,我又没有糊涂,怎么会想让二妹或何家姑娘与我随嫁。”

    英国公夫人看了她一会,问道:“那你想说的是谁?”

    张顺小心翼翼的看向母亲,问道:“您觉得……二姨母家的卿表妹如何?”

    英国公夫人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冷,寒声问道:“怎么,是凤卿生了小心思,在皇长孙面前做出魅惑之态来?仰或是皇长孙看上了她,跟你示意了什么?”

    英国公夫人想到张顺那边做出丑态来的谢蕴湘,她心里有什么小心思一眼就能让人望尽。谢凤卿虽然当时没表现出什么,但也难保她和谢蕴湘有着一样的心思却比她心机深,在背后做点什么出来。

    英国公夫人脸上沉了沉,若真是如此,那她就要找二妹好好聊聊了。

    张顺连忙解释道:“不,不,与凤卿没有关系,与询表哥也没有关系。”

    接着深吸了口气道:“我只是觉得,如果一定要有人随嫁的话,凤卿是最好的人选。一来凤卿的模样好,必能让询表哥喜欢;二来可以为东宫争取到谢家的支持。母亲不是也说想在支持东宫的人家里选一合适的姑娘与凤英表哥结亲,比起与凤英表哥结亲,难道不是让凤卿嫁入东宫更能获取谢家的支持;三来凤卿为人聪慧,却谨守本分,她十几年如一日的孝顺姨母,未曾有半点不恭,便可知她并非心机叵测之辈,有她做我的帮手,我在东宫也能轻松一些。”

    为怕母亲误会,张顺甚至不敢说出萧禹询对凤卿的态度与对别人不一样这件事。那天询表哥与凤卿走在一起说话,连眼睛都是亮的。

    英国公夫人摇了摇头,道:“不可。”

    张顺问道:“为何?”

    英国公夫人道:“因为凤卿这个姑娘,我们拿捏不住;谢家,我们也拿捏不住。”

    为了辅佐皇长孙上位,他们自然希望东宫能获得越多的支持越好。但是她们也要考虑他们英国公府的利益,免得到时候将皇长孙扶持上去了,却是帮别人做了嫁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