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争执
    ,精彩小说免费!

    人间四月正芳菲,百花烂漫,四处盈香。春风吹拂过绿叶,仿佛连风都变的格外温柔。

    在这风和日丽的早晨,珊瑚打开了凤卿卧房的窗,外面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在青砖铺就的地板上照出一片的鹅黄,仿佛连空气都变得清新了许多。

    珊瑚闭着眼睛深呼吸享受了一番这暖柔的阳光,然后睁开眼睛重新回到凤卿身边来。

    紫英正在给凤卿梳头,杨姨娘则在她身边绕来绕去的,一会儿这里提提意见,一会儿那里提提意见。

    杨姨娘絮絮叨叨的指点道:“别老梳丱发或双平髻,太简单了,看着就像个小女孩。梳个好看一点的,嗯,梳牡丹髻,或倾髻也好,发髻绾大一点,可以多戴一些发簪和钗子。”

    凤卿正拿着一瓶口脂,用小手指勾了一点涂在自己的嘴唇上,闻言忍不住笑着道:“姨娘,您就别添乱了。我这个年纪,撑不起牡丹髻和倾髻。”少女扮妖娆,别风韵学不到,倒扮成了个四不像的。

    且再说了,这个时候簪子钗子等首饰都是实打实的金银珠玉所制,可不是电视剧上的那些塑料道具,戴在头上很重的好不好。所以凤卿一向不爱多戴钗环,比起来,她更宁愿插两朵简单的珠花,或者绾上小朵的绢花装饰。

    说完看着菱花镜里正在给凤卿梳头的紫英吩咐道:“梳个垂鬟分肖髻吧。”

    杨姨娘拍了一下凤卿的脑袋,恨其不争的道:“你知道什么,你是庶出,跟你议亲的袁二公子是嫡出。高门大户重正庶,你要是打扮的素净了,要让人家看不起你。”

    说来说去还是怕凤卿庶出的身份让人看轻了。

    凤卿放下手里的口脂,转过头来拉过杨姨娘的手,笑着道:“姨娘,袁夫人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庶出,她若是在意,便不会给母亲下帖子邀请了我和母亲去进香。”

    紫英一看凤卿和杨姨娘争执不下,弯下腰笑着居中建议道:“小姐,不如奴婢给您梳个流苏髻,奴婢保管帮您梳得漂漂亮亮的,既素雅清新,又端庄大气。”

    凤卿笑了笑,没有说话反对。这便是同意了紫英的建议了。

    杨姨娘挥着帕子有些不满道:“罢了,反正你向来主意大,又不听我的,我也懒得管你。”

    说完坐到一旁的榻上,掐了碟子里的糕点吃起来了。

    但等吕麽麽捧了衣裳来问凤卿今天要穿哪一身衣裳的时候,杨姨娘又忍不住指点絮叨道:“穿那套红色凤穿牡丹花纹的襦裙,再戴上夫人赏的那套海棠纹玲珑点翠修翅玉鸾头面,一定好看。”

    这一次凤卿倒没有拒绝杨姨娘的话,对吕麽麽点了点头。

    等凤卿梳妆好了之后,杨姨娘又走上前来,左右打量了凤卿一眼,有些不满意的道:“会不会太素净了,要不要头上再多插两根钗?妆面也太淡了,应该多上点胭脂。”

    凤卿有些无奈,只好玩笑般的道:“用不着,姨娘,您难道不知道您生的姑娘天生丽质。”

    杨姨娘有些得意,得瑟道:“说的也是。”

    等凤卿梳妆好了之后去王氏的院子,却在门口突然听到屋里一声“哐”的声音,仿佛是杯子摔碎的声音,接着是谢远樵有些愠怒的声音:“我不同意。”

    房间的门都被关着,院里伺候的丫鬟也被支使站得远远的,只有方姨娘和盛麽麽站在门口,表情有些严肃。

    看那样子,分明是王氏和谢远樵在里面说话却生了争执。

    凤卿走上前去,悄声问方姨娘道:“里面发生什么事?爹爹和母亲怎么了。”

    方姨娘和盛麽麽看到凤卿,先屈了一膝,唤了声“七小姐”,然后方姨娘才小声回答她的话道:“老爷和夫人对您的亲事有所分歧,因而产生了争执。”说着更加小声的道:“老爷不同意您跟袁家二公子议亲。”

    方姨娘知道凤卿的性子跟别人有些不一样,没有其他姑娘的害羞扭捏之态,所以说得也十分大方。

    凤卿连忙道:“那我先躲一躲,等会再过来找母亲。千万别告诉爹爹我来过。”

    方姨娘笑了笑,她就知道论机灵没人比得过七小姐。老爷和夫人是因为她的亲事产生争执,她这时候要是为了显示孝顺贤惠上前去劝解,只会让自己落入两难之地。

    不说其他的,老爷和夫人争执不下之下,老爷直接让七小姐自己选择,那让她怎么回答。

    方姨娘笑着道:“七小姐放心吧。”

    凤卿带着珊瑚出了院子,想找个院子坐一坐。

    她也不想回自己的拾得院,免得到时候谢远樵专门派人来寻她,让她在王氏和他的意见当中做个选择。凤卿四处望了一眼,离正院最近的是姨娘的院子。她也不适合去姨娘的院子找姨娘们聊天。

    凤卿发现自己居然没地方躲去。

    最后认真的想了一想,正打算去谢凤明的院子窝一窝。结果这时候发现,谢凤英正远远的站在道路的一旁,含笑着正向她招手。

    凤卿走过去,笑着问道:“哥哥今日怎么不用去国子监?”

    回了京之后,谢远樵便找了关系将谢凤英送进了国子监去读书。这时候的国子监,类似于现代的清华北大……或许位置还要更重要崇高一点。

    谢凤英揽了她离开,回答她道:“今日是沐休的日子,不用去。”又道:“爹爹和母亲正因你的事争执,你是局内人,就别往前凑了。你先到我的院子坐一坐,等父亲走了,你再和母亲出门去。”

    又怕凤卿会等得担心,又接着道:“爹爹今日在家呆不了多少时候的,今日大理寺要会同刑部、都察院三司会审一桩赈银贪污案,这件事连圣上都十分关心,爹爹没时间在家久呆。”

    凤卿点了点头。

    等到了谢凤英的院子,谢凤英亲自拿茶具给她泡了杯茶,一边又道:“我知道爹爹想用你的亲事来为谢家谋利,我跟父亲说过,咱们谢家是清白的读书人家,应当靠自己的本事挣前程。靠女人家的亲事平步青云,就是以后能入阁为宰,也有违文人风骨。只是我如今人言微轻,爹爹虽然看重我,但却并不大听我的意见。母亲是真心为你好的,那位袁二公子我也悄悄找人打探过,是个憨厚朴实的人,样貌也清秀……”

    凤卿并不知道,谢凤英悄悄为她做了这些事,接过谢凤英递过来的茶杯,笑着道:“多谢哥哥为我操心。”

    谢凤英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道:“我们一母同胞,哥哥替你操心是应该的。”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男子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一个年轻男子哈哈的说话道:“你们这谢家的宅子也太挤了,看这屋子跟屋子都快挤在一块儿了,什么景致都没有,若种棵树,这树的树荫都能把你这整个庭院都遮住了。”

    那人大约是被小厮领着进来的,接着便听到小厮小声的道:“卫少爷,您仔细小心脚下。”

    谢凤英从坐榻上站了起来,看向门外,显然他是知道来人是谁的。

    凤卿笑着抬头看向谢凤英,问道:“那外面的人可是来找哥哥的?”

    果然不等谢凤英回答,便听到外面的男子嚷嚷着道:“凤英,谢凤英,本少爷来此,你还不快出来迎接。”

    而后又听那男子身边另外一声音小声跟他道:“你小声些,在别人府上大声嚷嚷,多失礼,要是长辈们看到你这样,定然又要骂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