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福还是祸(推荐票10000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在栖凤寺一个偏僻的院落禅房中,萧长昭正坐在椅子上喝茶。

    椅子的另外一边,坐着一位年约五十出头的师太。那师太脸色苍白憔悴,似有病容,时不时的还咳嗽几声。

    禅房中弥漫着薄淡的药味,夹杂着清新的檀佛香。

    那师太咳嗽了几声后,才开口说话道:“劳皇后娘娘记挂贫道的身体,还让殿下专程往山上走这一趟。”

    萧长昭放下茶杯,道:“母后牵挂故人,本王这个儿子走这一趟是应该的。山上露重天凉,师太还该保重自己才是。”

    师太道了一声“阿弥陀佛”,又问起卫皇后,道:“不知皇后娘娘可还安康?”

    萧长昭道:“母后身体健朗,无灾无病,只是时常念及往日旧人。”

    师太又道:“皇后娘娘是仁善之人,福泽恩厚。”又小声叹,面中流露几分怅然,道:“只是旧人已矣,皇后娘娘不必过多牵挂。”

    而在这时,一个年轻的小师太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一边跑一边喊道:“师傅,静云师傅……”

    静云师太微直起身来,望着跑进来的小弟子,慈声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小师太指着外面观音殿的方向道:“今日,今日……今日寺里有人抽中了凤签。”

    萧长昭本端着茶杯正在喝茶,闻言“嗯”了一声,眉毛也微微挑了起来,手中喝茶的动作停住。

    静云师太也有小惊,只是她毕竟比弟子沉得住气,“哦”了一声,道:“寺里的凤签倒是有四十年没人抽中过了,抽中这命签之人是哪家的姑娘?”

    小师太回答她道:“是谢府的七姑娘,大理寺少卿谢大人家的庶出七姑娘。”

    静云师太叹道:“身世不显,出身不高,却偏偏抽中了凤签,也不知道这是福是祸。”

    萧长昭在经过了初始的惊讶之后,此时倒是反应了过来。

    他轻轻的放下了茶杯,眼角斜向上挑起,嘴角微弯,脸上的表情深沉莫测,让人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静云师太没有忘记身边还有一位对储位具有十分竞争力的皇子,听到有人抽中凤签,心中定然会有想法。

    但是栖凤寺不管皇家的事,它能三百多年屹立不倒,就是因为从不卷入朝堂之争。静云师太除了感叹了那么一句之后,却并未对凤签之事过于关注,转而又继续与萧长昭说起皇后娘娘来。

    凤卿和王氏、袁夫人等人并没有在山上用午膳,就提前下山来了。

    下山之前,从栖凤寺出来,王氏看着跟在她身边的凤卿,此时她已经镇定下来了,没有因为凤签的事过喜或者过悲,而是如往常一样泰然处之,有一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淡然之气。

    王氏为她的心性感到骄傲,同时又为她感到忧愁。

    她叹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袁夫人。她这一路上也并没有话,表情显得沉重而复杂。

    王氏最终还是决定为凤卿争取一下,微微笑着道:“别人养儿养女都希望能成龙成凤,望着儿子能福禄富贵、位极人臣,望着女儿能得嫁高门,贵不可言。我倒是希望我的儿女们只要能一生能康顺平泰,少受磨难,日子简简单单,夫婿和鸣,倒用不着他们大富大贵,成龙成凤。”

    袁夫人微顿了一下,接着也才笑了一下,转过头来与王氏道:“姐姐说的是,养儿一百年,心忧九十九,只有同是母亲的人才知道母亲对儿女的心。像我的晗儿,他才智平庸,心性纯厚。我从不指望他能干什么大事业,或能挣下多大的前程,只希望他日他能找一个贤惠明理的媳妇,两人和和睦睦的过日子,日子少起波澜,生儿育女,让我早日抱孙,我就知足了。”

    王氏再次叹息一声。

    凤签的事情一出,凤卿和袁晗的亲事是不能成的了。

    她刚刚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试探袁夫人,她说不希望凤卿贵不可言,只希望她能找个简单人家以后夫婿和鸣,本意是希望两家不要受到受凤签影响,亲事能够继续。

    而袁夫人则用希望儿子以后的日子少生波澜来回答她,却也是隐晦的拒绝了这门亲事。

    凤签的事情一传出去,凤卿的生活哪有不起波澜的。不止凤卿,就是谢家只怕都要生活在风尖浪口上。

    她理解袁夫人,因而不怪袁夫人失约悔婚,且两家本也还只是在口头议亲阶段,并未过三书六礼,也算不上悔婚。

    王氏心里忧愁的想,凤卿以后的婚事,只怕是艰难了。普通人家,谁敢娶抽中凤签的姑娘。

    袁夫人心里也是叹气,她看了一眼凤卿,此时她面上沉静,不骄不躁、不喜不悲,难得心性如此沉稳冷静的姑娘。她本来对这门亲事也是抱着十二分的期待的,可是如今,只能让人心里遗憾。

    一行人下了阶梯,到了马车前,两边相互辞别。

    袁晗抬头看了一眼凤卿,嘴巴动了动,喃喃的想说一句什么,但最终却没有说出来,最后一言不发的低下了头去。

    凤卿看到了他脸上的失落,对他微微含笑,像是在安慰她。

    王氏领着凤卿上了谢家的马车,袁夫人则带着袁晗上了袁家的马车。

    袁晗本是骑马来的,但此时儿子心情失落,却不放心再让儿子骑马回去,于是让他一起跟她坐到了马车上来。

    她拉了儿子的手,表情严肃的看着袁晗道:“我知道你心里喜欢你谢七妹妹,可是你谢七妹妹是凤命所归之人,咱们家娶不起,你可明白。”

    袁晗低着头沉默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他虽比不上别人心思玲珑,但这些事情自然能分得清好赖,又怎么会不明白。

    袁家不过是为臣之家,胆子大得敢将凤命所归之人娶回家,让别人怎么想?你袁家是不是对皇位有什么想法?

    只是想到刚刚的凤卿,袁晗多少还是有些失落和心痛难忍。他虽是第一次见到谢七妹妹,但他是真心喜欢她的,并不是因为她的倾城美貌,而是因为她的才情见识、善良体贴和贤惠明理。

    这就是他想要的贤妻的样子,他刚刚还在想,他日他若和七妹妹成了亲,必能夫妻和谐,琴瑟和鸣。而他也一定会好好对待她的,像父亲一样不会纳妾,他有她一人足矣。

    结果刚没多久,七妹妹就抽中了凤签,让他吓愣了好一阵。

    袁晗抬起头,又问母亲道:“娘,谢七妹妹以后的处境怕会很危险吧?”

    虽然知道他不可能再和谢七妹妹在一起,但他也希望七妹妹能好好的,不会遭遇什么危险。

    袁夫人深叹了一口气,却并不说话,但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在另一马车上,王氏手放在凤卿的肩膀上,却也是不断的叹气。

    抽中凤签所给她带来的并不是欢喜和喜悦,而是无尽的烦恼和忧愁。若是可以,她宁愿凤卿没有抽中凤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