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震惊(月票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袁府。

    袁夫人从栖凤寺回来之后发了一会儿呆,接着想睡午觉却又睡不着,唉声叹气的睁着眼睛躺了大半个时辰,最终又还是起来。

    起来之后觉得自己这心里不平静,想找点事情来做,于是便干脆去大房看了看大儿媳妇。

    袁大少夫人自从生产之后就一直缠绵病榻,大房的长子袁桦正由奶娘看着在房间里面学走路。小小的人儿虎头虎脑,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跟只企鹅一样。

    袁大少夫人坐在床上看着他笑,结果想拿个拨浪鼓去逗一逗他,都觉得没什么力气,反而闹得自己一咳一咳的。看着自己如此身体,自然又自怨自艾起来。

    袁夫人有些怜悯这个长媳,自然要宽慰她一番,又叮嘱她身边的人要好好照顾。

    袁大少夫人仿佛对自己能好起来也不抱什么希望,跟袁夫人说话的时候,多有让袁夫人在她死了之后多照顾袁桦,给袁大少爷挑一个性子宽厚些的继室之类的意思,让袁夫人听得心里也很不好受,自然只能小心的宽慰她一定会好起来,说一些孩子自然由亲娘照顾最让人放心,你难道舍得这么小的孩子之类的。

    等袁夫人好不容易从大房脱身出来,走出袁大少夫人的院子的时候,天却是已经暗下来了,丫鬟们提着灯笼各处去点灯。

    袁夫人回到自己住的正院,袁大人已经回来了,正在坐在矮榻上喝茶。

    见到袁夫人进来,便道:“回来啦?听丫鬟说你去看老大媳妇了,她怎么样,可好些了?”

    袁夫人叹着气坐到了丈夫的旁边,道:“还不是老样子,大夫看也看了,宫里的太医也请过,药也一直喝着,都说只能小心养着。我看老大媳妇这病跟她自己也有关,她一向是多愁善感的,病了之后越发觉得自己活不长久了,所以总是自怨自艾的。”

    这没病的人,总是这么自怨自艾的,心里郁结起来,也要出毛病。

    袁大人道:“那你多多开解她,让老大也多抽些时间陪陪他媳妇。”

    袁夫人点了点头。

    袁大人又道:“你今日不是带着老二去栖凤寺相看谢家那姑娘,在我面前你将他们家的姑娘形容得千好万好的,今日相看得如何?我刚刚看到老二,见他表情不大好,怎么,他是没看上谢家那姑娘。”

    又劝袁夫人道:“若是晗儿不中意,你别勉强他得了,总归要他自己心仪了才好。免得到时候娶进门来成了怨偶,夫妻不谐闹得家宅不宁不说,也害了人家小姑娘。”

    说起这件事,袁夫人又得叹气,道:“姑娘是好姑娘,晗儿也很喜欢,可就是姑娘太好了,咱们家娶不起。”

    袁大人眉头一皱,声音不由有些冷道:“怎么,难道那家的姑娘还敢嫌弃我们晗儿不成。”

    袁大人有些护短,自觉得自己儿子作为嫡出,看得上你一个庶出的姑娘是你的福分,哪有你嫌弃我儿子的份。

    袁夫人道:“哪儿的话,若是她心里看不上晗儿,我又怎么会带晗儿去相看。”

    袁大人奇了怪,问道:“那是为何?”既然那家姑娘有心,自家儿子也有意,两家父母也有意促成,那还有什么问题。

    袁夫人道:“都说栖凤寺的姻缘签最灵验,既然我们到了栖凤寺,我自然让谢七姑娘为他和晗儿的姻缘求上一签。”

    袁大人道:“那就是求的签不好?”说完又端起茶来喝。

    袁夫人道:“不,求的是好签,大大的好签。”说完放重了两分声音道:“她抽中的是凤签!”

    袁大人本在喝茶,闻言“噗”的一声将茶水喷了出来,差点没从榻上摔下来。被茶水呛得咳嗽了两声,又连忙放下手里的茶碗。

    袁夫人见他茶水喷得自己衣服上都是,连忙拿着帕子去替他擦衣服,一边抱怨道:“看老爷你真是,连衣服都是茶水。”

    袁大人却推开她的手,睁大了眼睛看着她,再问道:“你说什么签?”

    袁夫人将手收回来,心里叹着气,也难怪老爷这般惊讶,她听到凤卿抽到的是凤签的时候,也是懵了大半天的功夫,人都快吓傻了。

    袁夫人道:“凤签,那支快上百年没人抽中的凤签。”

    袁大人站起来,在原地团团转,连说了几声:“真是,真是……”接着却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袁夫人有些心塞的道:“我是真心喜欢谢家那小姑娘,早知道就不去栖凤寺了,真是造化弄人。”

    袁大人已经渐渐的镇定了下来,深吸了口气,重新坐回了榻上,对她道:“你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那谢家小姑娘若真的是天生凤命,就算今日她不抽中凤签,她日也必当是贵不可言,咱们晗儿也娶不起。”

    她有那凤命,可他们家儿子没有那龙命。

    袁夫人心里自然也清楚,不过就是心里遗憾,这么一说罢了。

    袁大人又道:“以后咱们对谢家可要客气些了,虽说用不着特意巴结,但也不能得罪了人家。”

    要知道这凤签是从来没有出过错的,谁知道谢家以后的前程是怎么样,会不会又是一个信国公府。

    袁夫人道:“那还用你说。”又道:“再说,我也挺喜欢谢夫人这个人的,以后倒还可以多多亲近亲近。虽然两家结不成亲家,可不也还算得上是亲戚。”

    袁大人又道:“晗儿那里你还要多多宽解,这种命格的女子,别说他娶不起,就是心里记挂都不能记挂。”

    袁夫人点了点头,道:“我心想着他的亲事还是要早点定下来,等他有了新的心仪姑娘,便不会再想着谢七小姐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虽然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但晚上凤卿还是睡着了,且是一夜无梦。

    凤卿觉得自己心挺宽,有修炼到家,值得表扬,值得继续努力。凤卿甚至决定,第二天就去问人找一本经书来抄一抄,继续修炼心性。

    但是显然,她第二天的日子并没有这么太平。

    她刚刚从床上起来,紫英正在给她梳妆的时候,玛瑙就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走进来,有些着急的对凤卿道:“不好了,晋王妃娘娘和鲁王妃娘娘都来了府里,指名道姓的要见您。”

    凤卿在心里默念了两句“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对自己道沉住气沉住气。

    玛瑙又担心道:“小姐,您说这两位娘娘不会是故意来为难您的吧?”虽然小姐抽中凤签让她很高兴,但也知道这两位王妃娘娘来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凤卿弯着嘴笑了一下,道:“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且这是在咱们自己家呢,爹爹怎么说也说朝廷的四品官,她们不会在家里对我怎么样。真要下手也该是下黑手,不会明晃晃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