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想法
    ,精彩小说免费!

    凤阳宫里。

    卫皇后正在将宫女端上来的点心装进食盒里面去。

    大约是因为出身不高的原因,幼年的时候在家里,侍奉的只有两个小丫鬟和一个麽麽,许多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动手做,衣衫鞋履、下厨洒扫,样样都要帮着做。

    小的时候抱怨辛苦,窝在母亲的怀里撒娇问可不可以不做,后来做着做着也就习惯了,一直改不过来。等到后来嫁入皇家,直到如今位至中宫,许多事情她还是习惯自己做,不喜欢假手于人。

    这个习惯,倒是为她赚了一个性恭俭、多矜慈的美名。

    卫皇后将几碟点心分在三个食盒里,一一放好,然后递给宫女,道:“这藤萝饼和枇杷糖糕是给皇长孙的,他最近肺热,又不爱用药,枇杷糖糕可以让他润肺;云片糕是给永安郡主的;藕粉桂花糖糕则是给金安郡主的。永安对桂花过敏,可别弄错了。”

    永安郡主、金安郡主和皇长孙都是太子遗留在世的孩子。

    宫女屈膝道是。

    卫皇后对她们挥了挥手,温和道:“去吧。”然后才回身坐到小桌子前来,看着萧长昭吃一碗长寿面。

    卫皇后道:“真不知道你什么毛病,又非生辰,非闹着要吃长寿面。”接着又将桌上的一杯茶移到他的跟前,跟他道:“咸吗?咸了就多喝点水。”

    卫皇后年纪上来了,平时口味都偏重,她怕凤阳宫的厨子做惯了她的口味,给他做的也放咸了。

    萧长昭将一口面吸完,然后才道:“还好。”

    等他将一海碗长寿面吃完,卫皇后让宫女将碗筷都收拾下去,又让人给他打了水来擦嘴洗手,再换了新茶来,然后才带了些许抱怨的道:“本宫当你将本宫和你父皇都忘记了,却是连几天都不见人影,也不见你进宫来请个安。”

    萧长昭道:“儿臣奇了怪了,从前儿臣两三年在福建,也不见您和父皇惦记。如今不过几日不见,倒是抱怨起儿臣来了。何况儿臣回京之后,也不是日日进宫的。远香近臭,儿臣若是日日进宫,也招你们的烦,现在这样正好,隔几日儿臣进一趟宫,大家都欢喜。”

    卫皇后瞥了他一眼冷呵了一声,懒得看他在那里装,走到边上的榻上坐下。

    萧长昭端起茶抿了一口,也跟着走到她旁边坐下。

    他自然知道皇后是有话想从他这里知道的,望着她不问他便主动跟她说。但他性子向来如此,头上总有两分反骨,她不问,他便跟她装不知道到底。

    萧长昭故意跟她左顾而言他,问父皇好吗,母后好吗,最近吃饭香吗,睡觉香吗。

    卫皇后点着头道:“本宫挺好的,你父皇也挺好的。”

    萧长昭又道:“你那日让儿臣去看静云师太,儿臣去看了。她不过是有些肺咳,让太医看过了,不算什么大问题。”

    卫皇后道:“前两日便让你去看了,今日才来跟本宫复命。有谁做事跟你似的,拖拖拉拉。”

    萧长昭道:“她一时半会也死不了,母后着什么急啊。”

    萧长昭是有些难以理解自家母后,现在住在栖凤寺里面的那位曾经是她的情敌,还曾帮着别人差点置她于死地,虽说后面回头是岸遁入空门。

    但这样的人,若是萧长昭,就算不一剑了结了恩怨,也要对她不理不睬。结果如今,她还时时眷顾起她来了。

    还有南宫公主的生母明氏,当年也没让她有好日子过,结果人一死,她又以德报怨的抚养了她的女儿。

    当皇后的,圣母到了极点,也是让人看不惯。

    卫皇后自然不知道萧长昭在想什么,很多事她为何这样做,目的是什么,却也从来没有跟人解释过。

    卫皇后又问:“本宫问你,那日你去栖凤寺,在那里没有恰好遇上什么事?”

    萧长昭道:“母后是想问凤签的事。”

    卫皇后睨了他一眼,继续道:“你倒还知道本宫想问什么。”

    萧长昭一本正经的道:“回母后,儿臣没有当场亲眼见到,当时儿臣在跟静云师太说话呢,只是听人在传寺里有人抽中了凤签。儿臣既没有亲眼见其抽的,谁知道是真是假,便也懒得来跟母后说了,免得成了以讹传讹。”

    “以讹传讹?”卫皇后呵了一声,道:“你的两位皇嫂,争着抢着要为你的两位皇兄纳她。你的二皇兄也跑来跟本宫说,要娶她做继妃。这几件事你不知道?”

    萧长昭哼道:“厉氏和梁氏这两个女人,不过是想要借助您和父皇的手捧杀,母后又不是看不出来。儿臣可没有她们这么阴毒的心思,去凑这份热闹。至于老二,那就是个听女人话的草包。”

    卫皇后道:“就算她们想要捧杀,那也是信了凤签之说。你呢,你就没有什么想法?”

    萧长昭道:“儿臣有什么想法?”

    卫皇后却并不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说起道:“抽中凤签的那个小姑娘是谢家的七小姐,她也是刚从福州回到京城。她长得那番花容月貌,你们在福州就没有过交集?”

    说着嘶的想起了什么,竖着手认真回忆了一下,又道:“本宫记得你在福州时给本宫的请安折子里为军**药的事情还提过她,夸她蕙质兰心、心有巧思。你初回京城时,说你在福建看中了一个姑娘,想纳为侧妃,后来却没有了下文。你看上的那个姑娘,莫不就是她。”

    萧长昭倒是不否认,道:“母后猜得都对,儿臣看上的的确就是她。”

    卫皇后一直盯着儿子看,打量着他脸上的表情,却一直没有说话。

    萧长昭道:“母后您也别总是旁敲侧击的,既然您都问了,儿臣也跟你交个底。”说着微微抬了抬下巴,道:“儿臣心有远志,储位势在必得。”

    卫皇后刚想说话,萧长昭便打断她道:“母后也别说什么不动听的话,自古皇位传承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儿臣现在是唯一的嫡皇子,难道没资格肖想这个储位。就算以贤能者得之来论,儿臣也不觉得就比我那几个皇兄差了。”

    卫皇后垂下眉来,并不说话。当儿子的心思,不会比母亲知道得更清楚,他说这些话,她一点都不惊讶。

    萧长昭继续说道:“从前太子是嫡长子,您和父皇为了他要压着儿臣,还给儿臣找了那么个王妃回来。”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多少仍是有些抱怨。又道:“那时儿臣有说过什么吗?您让儿臣娶曹氏儿臣娶了,您让儿臣不去沾染朝权,儿臣也依言。儿臣那时候可没跟太子争,做让您和父皇伤心的事情吧?”

    “现在太子都已经过世了,您若再阻碍儿臣去争储位,那就是母后您的不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