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皇后旧事
    ,精彩小说免费!

    卫皇后心中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为谁。

    萧长昭继续道:“母后若不想让儿臣当太子,那是想扶持谁?禹询?”

    萧长昭呵了一声,道:“先不说禹询才几岁,连弱冠都还没有,能不能成就大事。就算您能扶持他成就大事,母后可要想清楚了,儿臣上头就只有您一个娘,禹询上头可自有自己的嫡母和生母要孝顺,您这个祖母还能排上第几号?您是打算看张氏和吕氏的脸色过日子?”

    卫皇后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禹询是你的侄儿,是你一母同胞的兄长的唯一血脉,你这样说可还有兄弟之义?”

    萧长昭抬了抬下巴道:“儿臣没什么意思,只不过是跟母后分析清楚利弊。”说着又道:“且儿臣自认为这个弟弟做的可以了,从前你和父皇看重太子,儿臣心中不快,却也没有想过要跟他相争太子之位。倒是太子若是活着,母后该问问他对儿臣有没有过兄弟之义。”

    “母后别忘了,如今东宫的俞氏当年可是您替儿臣选定的王妃,结果赐婚的圣旨还没下呢,他倒好,跟俞氏鬼混到了一起,将她纳进他的东宫去了。这是亲兄弟能干出来的事情吗?”

    东宫的俞嫔是金安郡主的母妃,出身寿山伯府。寿山伯府与梁昌侯府一样,虽然是开国勋爵,如今却已经落败了,府中根本没有能干的子弟出仕。

    寿山伯府比梁昌侯府好的是,俞嫔好歹还有兄弟侄儿,有爵位在,以后还有重新起来的希望。梁昌侯府却是只剩了一个傻儿子,这个傻儿子却连儿子都还要过继。梁昌侯府,是眼看得着的不行了。

    卫皇后道:“你还在记恨这件事?”

    萧长昭道:“儿臣不是记恨,只是寒心。”又道:“太子看起来也并不见得就多喜欢俞氏,当初跟俞氏勾搭在了一起,也不过是因为俞氏是儿子主动向您求的,便以为儿臣喜欢她。”

    太子这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毛病,明明自己得到的样样都已经是最好的了,偏偏他手里有什么,或是喜欢什么,他还非要来抢。

    卫皇后道:“本宫看你对俞氏也没多上心。”

    萧长昭道:“那是当然,儿臣真要看上一个出身显赫的姑娘,您和父皇能让儿臣娶了吗?儿臣向您求她,不过是因为儿臣能选择的几家里面,她是模样长得最好的一个。”

    反正他又不能自己选择王妃,他能选择的人家里面也就那样,个个都是破落户。既然如此,他自然要选择一个赏心悦目的。

    只是长得漂亮的都带毒。

    俞家的心太大,看不上他这个燕王,倒是一心冲东宫去了,宁愿去东宫当个嫔,也不愿来他的燕王府当个正妃。

    当年太子拉着俞氏求到帝后跟前,说他对俞氏是真心喜爱,要纳她为嫔,而俞氏则跪在他身后低着头不说话的时候,他真是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也幸好赐婚的圣旨还没下,不然他倒是白让人看了一场笑话。

    萧长昭继续道:“别说他对儿臣这个弟弟没有多少兄弟之义,他对您这个母后也未必有多少孺慕之情……”

    萧长昭说到这里倒也不再说了,想接下来的话她不会爱听,听了心里也要不好受,便也不再说了,免得令她伤心。

    卫皇后心里的确是不好受的,端起桌上的茶碗喝了一口茶,隐去了自己的情绪。

    如今外面人人看她风光,羡慕她的境遇,觉得她一个小官之女最终母仪天下,是祖坟上冒了青烟,却没有人在意她曾经经历过什么。

    她初嫁圣上时,夫妻并不如现在这般琴瑟和鸣。

    先帝宠爱郦贵妃,盛宠郦贵妃生的大皇子宣王,甚至打算废嫡后所出的太子另立储君。圣上因废太子事上为废太子说了几句话而得罪宣王和郦贵妃,后郦贵妃唆使先帝择了她这个从五品官之女为圣上的王妃,又将圣上远远打发到了贫瘠的封地,这皆不过是郦贵妃和宣王为报复圣上而致。

    初入王府的几年,圣上将她视为郦贵妃和宣王放在他身边的棋子,待她冷落,且他跟前,还有他喜欢宠爱的侧妃。

    她现在都有些忘记了那几年是怎么走过来的,王府上下将她视为细作,皆没将她当成王妃看待,她无法自陈清白。出身不显,不得宠爱,王府里还有得宠的侧妃和跋扈的侧夫人,甚至侧夫人欺负上门时,圣上不会为她出头。

    她只能任,费尽心机使尽手段的去收拢人心,慢慢获取圣上的怜惜和王府上下的信任。

    后来好不容易夫妻感情融洽一点了,她生下了长初。

    却只是因为明氏的一句话,便将孩子从她身边抱走,交给了明氏抚养。

    那时圣上深爱明氏,她在圣上心里的地位及不上明氏,甚至她这个王妃还在眼前,圣上便向明氏许下他日若能江山在握,定凤冠霞帔,许以后位。

    她无可奈何,依旧只能忍。

    圣上跟她说对不起然后将孩子被抱走的那一天,她躺在床上,手抓进床边的木头里,十指流出血来,却连一滴眼泪都无。

    她堂堂正妃的嫡子,最后却被养在侧妃膝下,成了侧妃的孩子,而这一去就是五年。

    五年的时间,她的孩子视明氏为母。

    而她则用六年的时间,令圣上的心慢慢偏向她,再用一个小产的孩子,终于获得圣上的怜惜,带回了她的孩子。

    只是五年的时间,早已让他们母子之间生分,又因后来明氏算是死在她手,孩子回来之后与她并不亲近,对她只是恭敬和疏离。

    她绞尽脑汁弥补,却无法彻底修复母子之间的裂痕。

    所以后来长昭出生,她对他宠爱到近乎溺爱,却也是因怕再生母子离心之事。只是她再宠爱幼子,却仍有底线,她并不让长昭去打储位的主意,生出手足相残的事情来。

    皆是她的骨肉,便是长子与她并不亲近,她对他的爱也没有少一分。郑伯克段于鄢,她也不想做那纵溺幼子的武姜。

    卫皇后从旧事从回过神来,又听儿子继续与她说道:“……不错,儿臣对谢家那小丫头是有点意思,不过却并不是因为什么凤命之言,只是因为她是儿臣看上的女人。儿臣想要储位,便只会公公正正的去拼实力争圣心,从来不屑于老三老四那样靠女人……”

    说着哼了一声,又不屑道:“从来是先有真龙才有天凤,儿臣倒还没听过看凤命再定真龙的,娶了有凤命的女人就能当皇帝了?笑话。”

    “她要真是只小凤凰,自然会乖乖飞到儿臣怀里来。她要是飞进了别人家,便是有凤命,那也是只假凤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