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二房教女(推荐票11000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谢蕴心低着头道:“大伯和爹爹与我和凤卿,这怎么能一样。”

    大伯是靠自己的努力考中了进士,然后娶了王家的女儿,而爹爹自己读书读不出来,怨不得别人。而她和凤卿……

    杭氏道:“你说这不一样,那好。那我就拿你娘我来作比,你就说按身份,我与杨姨娘,谁的身份高。”

    谢蕴心不明白母亲怎么会有此一问,疑惑的回答她道:“自然是娘身份高。您是谢家正经的谢二夫人,是二房的主母。杨姨娘却是大伯母买进来的妾室,不过是大伯的姨娘。”

    杭氏道:“可是你看,府里的下人多都去讨好杨姨娘的,反倒少来我身边奉承的。就是我,有时候也得奉承着杨姨娘,殷勤的给她抬轿子。论身份,我是二房的正房夫人,她是大房的妾侍,论出身,我是小吏之女,虽然不高,但好歹算是个身份,而杨姨娘则是樵夫的女儿,夫人买进来的妾室。论身份论出身,我皆比她高。可如今情形却反过来了,反倒我要讨好她。你知道这是为何?”

    谢蕴心有些郁郁的道:“杨姨娘命好,替大伯生了两个儿子。”

    杭氏摇了摇头,道:“你说得对,说得也不对。聪明人才会命好,蠢人是没有好命的。杨姨娘有如今的好命,是因为她运气好生了你大伯唯二两个成活的儿子,却也是因为她比别人都聪明。”

    谢蕴心差点以为杭氏说的不是杨姨娘,睁大了眼睛看着杭氏,道:“娘说错了人吧,府里谁不知道杨姨娘是个傻直的人,没有一点心机,她怎么样算是聪明。”

    她若是聪明,这世上大概都没有笨人了。

    杭氏再次摇了摇头,教女儿道:“心儿,看人是不能从表面看的。的确,若论小聪明,杨姨娘或许是比不上方姨娘柳姨娘陈姨娘等人,但要论大智若愚,柳姨娘等几个加起来都比不上杨姨娘,你看看她对你三哥哥的态度就知道。”

    谢蕴心道:“杨姨娘对三哥哥可不亲近,三哥哥都好像不是杨姨娘亲生的一样,杨姨娘待他比待我还客气疏远。”

    杭氏道:“正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说杨姨娘聪明,大智若愚。”

    她吞了一下口水,继续道:“凤英从出生开始便被抱到你大伯母身边抚养,杨姨娘对此没有说过一句话,没有过问过凤英身边的任何事,仿佛这个孩子就是夫人的孩子,跟她毫无关系似的,连凤英身边伺候的都敬而远之。我记得凤英七八岁上的时候,当时出了水痘,却被误诊为天花,将你大伯母吓得肝肠寸断,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守在凤英身边照顾,恨不得这病她替他生了。可是身为生母的杨姨娘,却是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连问凤英都没有问过一句。朱姨娘为此还拿这件事来挤兑过杨姨娘,说她心狠。但是因为杨姨娘不疼你三哥哥,所以漠不关心吗?”

    谢蕴心不知道,可又觉得母亲既然这样说起,就应该不是这样的,所以摇了摇头。

    杭氏接着道:“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哪有不疼的。她表现得漠不关心,是因为要人们淡忘凤英是她生的,让人们只记得凤英是你大伯母的孩子,这样对凤英才是最好的。她要是对你三哥哥多关心一分,多亲近一分,你大伯母便可能多嫌隙一分,于你三哥哥没有任何好处。她只有完全忘记凤英是她亲生的事实,才可能让你三哥哥得到你大伯母完全的爱。”

    所以看看现在,王氏是真心拿谢凤英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来对待,处处为他着想。

    “若是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看起来比杨姨娘更聪明的柳姨娘身上,柳姨娘便是明白这些道理,可也未必狠得下心对孩子一句不问。所以杨姨娘不止聪明,而且能忍。”

    人人都觉得杨姨娘粗笨不堪,脑子不聪明,生了个凤卿却聪慧至极、心思玲珑,凤卿都不像是她亲生的,反倒更像是王氏的女儿。让杭氏看来,凤卿的聪慧,反而是遗传了杨姨娘。

    “杨姨娘年轻的时候模样生的好,你大伯也极宠爱她,不然她也不能接连生下三个孩子。你们看她现在将自己吃成这个样子,大家都觉得是因为杨姨娘贪图口腹之欲,禁不住口,所以才会如此。可是你看她是什么时候胖起来的,凤明出生之后。若她真是贪图口腹之欲的人,刚进府里的时候就该胖起来了。凤英变成你大伯母的孩子之后,她生了凤卿,生了凤明,膝下有了依靠,然后让自己臃肿起来,是为了夫人主动避让你大伯的宠爱。”

    若不然,她一直受宠,孩子一直生,等到她的孩子多起来,又有宠爱,王氏未必不会感到受到威胁。

    谢蕴心听到这里,脸上的表情凝重起来,倒真的认真想了一想杭氏的话。

    杭氏则继续道:“你也别看你大伯现在已经不大宠爱杨姨娘了,仿佛更喜欢柳姨娘和陈姨娘。可要论在你大伯心里的位置,柳姨娘和陈姨娘加起来都未必比得过杨姨娘。”

    在大伯子的心里,柳姨娘和陈姨娘就只是他的妾室,可杨姨娘还是他两个儿子和一个寄予厚望的女儿的生母。

    “你说杨姨娘是命好,可也不是没有人替你大伯生下过儿子,当年吴姨娘可是为你大伯生下了一对龙凤胎的,你能说吴姨娘的命不如杨姨娘好吗。可是你看现在吴姨娘如何,只能被禁在小佛堂里等死。”

    “心儿,当女人可以没有小聪明,但却要懂得一些大智慧。”

    杭氏的话就像是给谢蕴心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让她觉得她从前看到的都好像是假的一样,她以前以为的聪明人不是真正的聪明人,她以为愚笨不堪的人反倒是最有智慧的人。

    一些她从来没有认真想过的事情,如今一团一团的堆在她的脑海里,让她思绪混乱,有些理都理不清。她觉得自己急需要理清这些思绪,将母亲说的话好好消化消化。

    杭氏看着女儿,知道她今天思想定是有所冲击,但却不得不说。

    从前她觉得女儿还小,不必去知道这些,免得心思沉重,活得心中有负担。可如今女儿毕竟大了,已到了许亲之龄,该教她的事情却也应该教她了。

    又觉得自己的话题扯得有些远了,于是慢慢回归正题,拿起鞋底继续纳着,闲聊一般的道:“虽说看起来你大伯母和杨姨娘都活得风光,可我一点都不羡慕她们的生活。”

    谢蕴心抬起头看杭氏,问道:“这是为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