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被人参了(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刚走,方姨娘便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王氏屈了屈膝,然后走到她身边一边伺候她一边悄声道:“刚刚杨家那对夫妇又来了,提了大堆的东西,说是来祝贺七小姐的。”

    王氏听着皱了皱眉头,又听方姨娘道:“杨家穷得家徒四壁,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银钱卖这东西。杨姨娘让门房开了个角门放他们进来,接着没多久,就将他们打出去了,一直追赶到了街上,说是杨氏夫妇手脚不干净,偷了她一支簪子。还将他们扭送到了顺天府,告了他们两个盗窃。”

    王氏听着眼睛动了一下,并不说话。

    方姨娘继续笑着道:“所以我说,咱们府里最聪明的女人,除了夫人和七小姐,就要数杨姨娘。”

    王氏刚刚还担心姨娘的娘家人被人利用,结果接着杨姨娘就闹了这么一出,众目睽睽之下追着杨氏夫妇跑,还将他们两个直接扭送到了官府,任谁都知道杨姨娘与娘家人的关系不好,甚至有仇。

    这时候别人要想利用杨家夫妇来对付谢家,也得想想有没有效果才行。

    王氏叹道:“杨氏长在乡野间,性子虽然粗野了些,但事情是看得明白的。”

    也因为她活得够明白够谨慎够本分,所以她才能毫无芥蒂的宽待她。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杨氏感恩惜福,她自然也会有所回报。

    方姨娘又问王氏:“要不要让人示意一下顺天府尹,将杨家夫妇关几天。”

    正好有盗窃的罪名是现成的。

    王氏道:“不必了,今天有杨氏这一闹,加上杨氏与其兄嫂不和多时也有迹可循,杨家夫妇闹不出大事来。且我们示意顺天府尹关了他,反倒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方姨娘点了点头。

    接着,有丫鬟进来通报道:“夫人,柳姨娘求见,说是有事要告诉夫人。”

    王氏道:“让她进来吧。”

    柳姨娘进来后,先对王氏屈膝行了礼,接着便道:“妾身有一事,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该告诉夫人,所以特意来求见夫人。”

    方姨娘站到了一侧,指挥着丫鬟去给柳姨娘上茶。

    王氏问道:“是什么事。”

    柳姨娘顿了一下,然后才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递给王氏。

    王氏看过了之后,皱了皱眉头。

    柳姨娘道:“府里最近闭门谢客,妾身娘家的兄嫂进不来府里,便让门房送了这封信给妾身。妾身的兄嫂说,昨日有人来问他们,手里有没有老爷的书信,最好是带有老爷私章的那种,或者让他们递个消息给妾身,让妾身从府里送一份老爷的墨宝出府交给他们也行,他们许了一千两银子的重金。妾身的兄嫂不知道他们要老爷的书信是做何用处,又觉得兹事体大,便先敷衍了他们,然后送信将这件事告诉了妾身。妾身觉得这件事非同寻常,便来告诉夫人。”

    王氏冷哼了一声,将书信拍在了桌子上,道:“一千两银子一封信,好大的手笔。”

    一千两银子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普通人家一年二十两银子生活足以小康,大部分普通百姓,一辈子都赚不到一千两银子。柳姨娘的兄长在顺天府做个小吏,一年的俸禄也才二十两。

    这样财帛,足以动人心。

    别说柳家兄嫂初听到时会不会心动,便是柳姨娘刚听到用一封老爷的书信便可换一千两银子时,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如果杨家兄嫂有了那么一点点贪欲,从柳姨娘这里要来了谢远樵的书信,或者柳姨娘看到这银子这么好赚也动了心,主动将谢远樵带着私章的信件或墨宝送了出去——柳姨娘进府之前是受过训练的,擅长琴棋书画,谢远樵平日里也喜欢跟她谈诗论文,高兴时还会即兴挥笔写上一首,或作一篇文章。柳姨娘屋里,他这种文墨还真不少。

    柳姨娘不知道那些人要来这些东西是用来干什么,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更甚至是对谢家不利的事情。

    王氏又道:“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跟老爷说,让他查清楚的。”

    柳姨娘笑着松了一口气,道:“妾身知道这件事时,总怕自己和兄嫂不察让小人钻了空子,让人做出对府里不利的事情来,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现在告诉了夫人,心中倒是松了一口气。”

    说着站起来对王氏屈膝道:“那若没有其他的事,妾身就告退了。”

    柳姨娘走后,王氏手里握着那封书信,想到了什么,又吩咐方姨娘道:“你去问问朱氏和陈氏,她们的娘家人有没有也被人请着做这种事。若有,让他们好好坦白,否则出了事情,我饶不了她们。”

    方姨娘道是,然后出去。

    方姨娘去问的时候,朱姨娘倒是很坚决的说了没有,跟方姨娘道:“……妹妹又不是不知道,我跟我娘家早就决裂了,我都好多年没跟娘家人联系了,她们怎么会找上我。”接着又小声的去打探:“妹妹,你问这个,是不是府里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被方姨娘狠狠的剜了一眼。

    方姨娘去问陈姨娘的时候,陈姨娘的眼睛倒是左右转动了一下,然后才说没有。

    方姨娘想多严厉的多恐吓几句,让她务必说实话。陈姨娘又抱着肚子哎呀哎呀的说肚子疼,方姨娘只好作罢。

    王氏却也不会完全相信她们的说辞,自那之后,凡是递到府中的书信,皆先过来王氏的眼才能送往各处。但是王氏在书信中,却也没看出什么不妥来。

    关于有人用一千两银子换谢远樵书信的事情,王氏自然跟谢远樵说了。

    谢远樵想的比王氏还多,自然是找人查了那些人,只是并未查出什么来。柳家夫妇只记得那些人的样貌,却并不知道那些人的身份,且来过两次没有从柳氏夫妇这里得到想要的东西之后,便也不再来了。

    谢远樵让人凭着柳氏夫妇提供的画像去找去打听,却没打听出任何东西,且那些人好像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了一样,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

    而后过了不到五日,谢远樵被人参了。

    参他的那位御史参他的理由是,谢远樵向某庄要案的犯罪嫌疑人的家属索贿三万两银子,御史提供的他索贿证据的书信中,字迹与谢远樵的一模一样的,上面还红戳戳的盖了谢远樵的私章,清晰得不得了。

    而举告谢远樵的那个人,正好就是那犯罪嫌疑人的家属。

    谢蕴华听到时在家里气得骂道,有谁索贿用书信交往的,还蠢得盖上自己的私章,那些人都没带脑子的吗。

    但不管怎样,有举告人,有书信为证,还有御史在朝堂中参劾,立案受理的条件充分,谢远樵还是被暂时停职查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