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有人欢喜,自然便有人忧愁。

    宣阳侯府里。

    清河长公主对自己的女儿鲁王妃道:“我说你呀,做事都不过过脑子。你们内宅的妇人打打闹闹便罢了,圣上从来不会管。可你把手伸到朝堂里面去,心思花在对付一个朝廷命官上,圣上是绝对不会允许。现在倒好,没将人家拉下马不说,倒自己折进去几位重要官员,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你父兄也是,尽跟着你胡闹。只怕你回去后,连王爷都要责怪你。”

    鲁王妃也气得很,道:“那我又有什么办法,凤签、凤命,呵,我要是不现在将谢家和那丫头弄下去,难道还真的等着她变成凤凰不成,那我们现在还努力扶持殿下个什么劲。还有殿下,你真当我说他看了谢家那丫头的画像之后便对她念念不忘是假的吗?他现在要靠着咱们宣阳侯府的权势,虽不敢在我面前表现出心思,但我就是知道殿下对那丫头上了心,未必没有真想将她娶回府的心思。那丫头模样长得好,是狐狸精转世,这才只是看了画像呢,连真人都还没看过就已经这样,真让她进了府中,那我如何自处。若眼睁睁看着她嫁进别的王府或东宫,那就更不行了。”

    清河长公主按了一下鲁王妃的脑袋,骂道:“我说你蠢,你还敢跟我顶嘴。不想那丫头好的又不止我们一家,你何必急哄哄的出手,等着别人对她下手,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是更好。哼,现在呢。东宫、燕王府还有晋王府,现在指不定怎么笑你呢。”

    鲁王妃道:“我也是气糊涂了,我看着殿下在书房里取了那丫头的画像看,偷偷问身边的人那丫头是不是真的长有那么漂亮,一时心里气不过。我和晋王府的那位跑进宫去抢着声称要求娶那位,福王也在哪里凑热闹,这种搅和得皇家不宁的丫头,皇后早该出手处置她,可皇后却跟没这件事一样的,竟然半点反应都无。”

    清河长公主道:“说你蠢你还不信,现在搅合得不宁的是谁?你们鲁王府,晋王府,福王府,这三府跟皇后有什么关系,她亲生的东宫和燕王府又没掺合进来。你可不要小看皇后这个人,她怕是乐得那丫头好好活着,搅得你们这几个府邸家宅不宁呢。”

    说着又有些恼道:“你看你们,不管是你们鲁王府还是晋王府都比不过东宫和燕王府沉得住气,不过抽中了支签而已,跟凤位的影儿都还搭不上,就吓得你们一个个都沉不住气了。可你看看燕王府和东宫,做了什么没有?英国公府还没跟东宫结成亲家呢,人家也没吓得就迫不及待的出手。”

    鲁王妃问计于清河长公主,道:“那母亲,我们现在该如何?”

    清河长公主道:“等着吧,等着别人先出手。”

    鲁王妃问道:“那万一别人跟我们一样的心思,也等着我们先出手呢?我们总不能一直等下去,等到那丫头逃出升天去。”

    清河长公主道:“那你也应该选对了人来对付,对付谢远樵那是插手朝堂,要动手也应该找那小丫头动手。”说着哼了一声,道:“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能有多大的能耐,这世上的意外多了去了,就算她有九条命,也不够她来防的。”

    说着又劝鲁王妃道:“回去好好安抚你们王爷,这次的事你没经过他的同意,又折了这么多人手进去,你们王爷势必要跟你生气。不管他对你多恼怒,哪怕动了手,你也给我好好受着,别让夫妻离了心。这次的事情,圣上没有让人深查,只是贬了那几个人,这是一次警告。帝心难猜,要是再有下次,我可很难保证圣上会怎么处置。”

    另外一边,晋王府。

    晋王一边悠闲的喝着茶,一边很是嘲笑了鲁王妃,道:“梁氏这个人,也就喜欢打嘴仗厉害些,其他方面就是个草包。这次的事情,偷鸡不成蚀把米,说不定还让鲁王在圣上面前失了圣心,可够她后悔的了。”

    她的侍女笑着奉承她道:“那是自然,这种事情,还是王妃您来。鲁王妃办不到的事情,到了王妃您的手中,还不是跟捏死只蚂蚁一样简单。”

    晋王妃弯着嘴角,对她道:“下去吧,办你该办的事去。”

    侍女道了一声是,然后弯腰退下去了。

    索贿案过去之后,谢家重归了平静。

    谢远樵重新回到大理寺去上班,王氏则继续闭门谢客。

    几家相好的人家虽然没有上门,但也写了帖子来问候并恭喜谢远樵沉冤得雪。王氏挑着帖子来回,感谢了她们的关心,以及谢远樵被审查期间各府上的帮助,并表示有机会一定登门拜谢。

    凤卿还是老样子,看书、下棋让自己打发时间,偶尔去别的院子转一转。

    这一日,凤卿在对着棋谱摆棋局,紫英端了一碗燕窝从外面走进来,对凤卿道:“小姐,小厨房刚送过来的燕窝,您趁热喝吧。”

    凤卿对她道:“你放着吧,我过会儿再喝。”

    紫英道了声是,然后干别的事情去了。

    凤卿摆完了棋局之后,这才从榻上下来,走到桌子前,打开盖子看了一眼里面满满的一盅血燕,叹了一口气,将盖子盖上。

    初从栖凤寺回来的那几天,凤卿大概是心有些焦虑,脸上冒了两颗痘。

    谢远樵看见了,很是关心了一番,还为此专门请了个大夫进府来给她治疗两颗青春痘,令凤卿有些哭笑不得。

    后来,谢远樵不知怎么的说起了燕窝对女子的皮肤好,然后便特意吩咐了管事,让厨房天天给她准备一盅燕窝,上好的血燕。这份例从他的私人腰包里出。

    燕窝端过来,凤卿有时候吃有时候不吃。比如像今天,凤卿便有些不想吃。

    杨姨娘从外面走进来,跟她抱怨谢凤明:“你弟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上课又惹得先生生气,先生告状到夫人跟前去了,等你爹爹回来,定然又要教训他一顿。今日先生还说他不是读书的料,以后成不了大器。”说着做忧伤状,道:“难道我以后真是指望不上他。”

    谢凤英在国子监念书,谢凤明和谢凤良年纪小,便请了先生在家里教。

    凤卿有些护短,道:“我看也是先生不好,明明知道凤明不喜欢别人拿他跟哥哥作比,他还动不动就将哥哥搬出来,说哥哥怎么怎么样的,让凤明要好好跟着哥哥学。我看凤明上课老是捉弄他,也是因为讨厌他这样的缘故。”

    凤卿还打算着让谢远樵给谢凤明和谢凤良换一个先生,自从这个先生来了之后,他们两人反而越学越差了。且那先生只会照本宣科,也让凤卿不喜欢。

    杨姨娘没再说话,坐到椅子上来,看到桌子上的燕窝盅,“咦”了一声,道:“又是燕窝?”

    说着打开盖子看了看,又道:“你吃不吃,你不吃给我吃。”说完便要将燕窝盅移过来。

    凤卿看着她仿佛又胖了一圈的身材,将燕窝移走,道:“你得好好管一下自己的身材了,燕窝还是少吃。”燕窝虽然热量低,但是里面加了冰糖。

    凤卿转头又对紫英道:“紫英,这燕窝给你吃。”

    紫英笑了笑,却也是不想要的,道:“小姐,您最近不要的燕窝都赏了奴婢,奴婢可也吃腻了。奴婢端出去给外面的丫头们分了吧。”

    说完端着燕窝盅出去了,结果在门口不知道是不是踢到哪里跌了一下,紫英哎呀了一声,只听到“哐当”一声像是燕窝盅打碎的声音。

    凤卿问道:“怎么了?”

    紫英在外面回答她道:“没事,就是踩到石头上踉跄了一下,燕窝打洒。”说着又笑笑,道:“可惜外面的小丫头们没口福了,倒是便宜了院子里的猫。奴婢去拿扫把把地上收拾了。”

    拾得院里养着了一只白色的小猫,倒不是凤卿养的,是院子里的小丫头贪新鲜,从前院的一窝小猫崽里抱了一只回来养的。凤卿并不管她们这些,偶尔兴致来的时候,还会逗一逗小猫。

    结果紫英刚去拿了扫把回来,接着却惊恐的“啊”了一声。

    杨姨娘骂道:“小丫头鬼叫什么,看到死人啦。”说着站起来走出去,等看到外面发生了什么时,接着眼睛也惊恐起来,像是看到了什么无比恐怖的事情。

    凤卿跟着出去,同样看到屋子外躺在地上七窍流血的小猫,眼睛慢慢沉了下来,一言不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