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毒燕窝(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王氏是匆匆来了拾得院的,等看到地上躺着的口鼻都流着血的白猫时,眼睛也是沉沉的,还带了两份狠厉,但却一言不发。

    被请来的大夫检查过小白猫和地上还未被清走的燕窝之后,站起来对王氏拱了拱手,道:“里面是钩吻之毒,毒量刚好能置成人于死地。”

    王氏有些恼怒,她千防万防,还是让在府里出了事。

    她对身后的方姨娘和盛麽麽道:“去,将厨房里当差的,还有管食库的,甚至是碰过这碗燕窝的人,全都先绑起来,好好审一审。”

    王氏又看向杨姨娘,喊了一声:“杨氏。”

    杨姨娘愣了好半天的功夫,才傻傻的“嗯”了一声,抬头看着王氏。

    实际上杨姨娘到现在都有些被吓傻了一样,手紧紧的扯着凤卿,浑身都还有些微微的发抖,仿佛是第一次经历这么恐怖的事情。

    王氏叹了一口气,对她的丫鬟石榴道:“先送你们杨姨娘回去,给她用碗安神茶。”

    杨姨娘连忙抱住了凤卿的手臂,睁大了眼睛“我,我,我”了几声,并不想走,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凤卿轻轻的扶住了她,对王氏道:“让姨娘留在这里吧,她可能是不放心我。”

    杨姨娘连忙用力的点了点头。

    王氏又走到凤卿跟前,认真的问她道:“那盅燕窝,你真的一口都没吃。”

    杨姨娘是记得凤卿一口都没吃的,但此时也不敢确定起来,连忙转头看着凤卿。

    凤卿道:“母亲放心吧,我一口没沾。”

    她现在只是庆幸,刚刚她幸好没有让杨姨娘吃,紫英也没有吃,外面的丫头也没有吃,且那么刚好紫英就踩到了石头将燕窝盅打碎了,要不然她真是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

    王氏拍了拍凤卿肩膀,叹道:“是母亲不够小心。”

    凤卿摇了摇头,别人要想害人,那真是防不胜防的。

    实际上王氏已经够小心了,让端给她的东西都必须银针试毒。

    可银针试毒也有局限性,凤卿是从现代来的她知道,银针试毒的原理是毒药里面的硫和硫化物跟银针接触,会产生黑色的硫化银。像是砒霜,里面的主要成分是三氧化二砷,但会掺杂着一些三氧化二硫,用银针试便可以试出来。

    但是钩吻,是一种带剧毒的植物,里面不含硫和硫化物,所以用银针试不出来。

    银针试毒并不能防备所有,用人来试毒?凤卿还没这待遇。

    就算有这待遇,凤卿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谁的生命都是可贵的,因为他们是下人,便让他们代她去死?

    王氏又道:“让丫鬟把这里处理了吧,你怕也吓得不轻,先回去歇一歇,歇下之前用碗安神茶,一切等你父亲回来再说。”说完又让人去送大夫出去。

    凤卿点了点头。

    等王氏走后,凤卿扶着杨姨娘回到屋里坐下,杨姨娘这时终于稍稍晃过神来了,拍着大腿骂道:“这天杀的,是谁这么狠毒想要害人,让我知道,定然要将她剁个稀巴烂。”

    紫英也被吓得有些脸色苍白,但却强自淡定的去泡了两杯安神茶回来。路走到一半,想了想,还是让人去找了一条狗来,将安神茶倒了一点先给狗喝了。等狗喝过平安无事之后,才端过来给凤卿和杨姨娘喝。

    紫英也问凤卿:“小姐,您可能猜出是谁下的毒。”

    凤卿摇了摇头,道:“不知道,现在不喜欢我的人太多了,很难猜的出来。”最重要的是,就算猜出来了查出来了,她们未必能拿人家怎么样。

    吕麽麽叹着气道:“以前我知道小姐抽中凤签的时候,还有些得意,心里为小姐高兴。只是现在,我倒是有些希望小姐没抽中那劳什子凤签了。要是命都没有了,要凤命有什么用。”

    杨姨娘站起来,焦躁得有些团团转,道:“不行,从今天开始,我得搬过来跟你一起吃一起睡才行,以后你吃的东西喝的东西,我吃过喝过了你才能吃喝。”

    凤卿劝杨姨娘道:“好了,这第一次没成,我们有了防备,不会轻易再让人家得逞第二次,姨娘不必太过担心。”说着笑笑,见气氛凝重,又故意戏谑道:“再说,您跑来跟我住,万一爹爹找您怎么办。”

    杨姨娘道:“你爹爹早就不大来我屋里了,来了也都只是坐坐。”

    等到傍晚谢远樵和谢凤英回来,也是匆匆的来了凤卿的院子。

    谢凤英伸手扶起凤卿,在原地转了两圈,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焦急的问道:“卿儿,你没事吧?”

    凤卿摇了摇头,道:“我倒没事,倒将大家都给吓住了。姨娘刚刚都还有些发抖呢,用了安神茶好不容易在我床上歇下了。”

    谢远樵的脸也有些黑,也道:“没事就好,这件事我会好好查。”他倒是想看看,究竟是谁想害他谢家的凤凰。

    王氏绑人、审人,一系列的动作,手脚利索,很快就有了些眉目。

    一开始她以为是家里出了内鬼,帮着外人来害自家人,但最后审出一个采购的管事。

    谢家采购的各种东西,本来都有信任的长期合作的铺子。

    府里的血燕其实消耗并不大,王氏并不爱吃燕窝,杨姨娘等人每月的月例里只有二两的白燕,血燕不是她们想吃就吃的,府里的小姐们也一样,正常的份例并没有血燕。

    本来陈姨娘怀着孕倒是有,但因为她被关这待遇也没了。至于谢远樵和谢凤英等人,一向认为燕窝这东西是女人美容养颜用的,他们男人吃那个干啥。

    但这一次因为谢远樵发了话,每日要给凤卿准备一盅的血燕窝,所以血燕便消耗得快了些。

    管事出去采买时,本打算去惯常进货的那家铺子,但是在铺子门口却遇上了一个卖私燕的人。

    那人表示他那里有上好的血燕,可以打七折的价格卖给他。管事本来不想,想着这么便宜的价格,不是假货就是品质不好。

    但那人却拉着他连连保证,绝对是品质绝乘的血燕,并拿了货给他看。

    管事平日里干的就是这些活,自然知道如何辨别燕窝的品质,一看那人给他看的确实是上好的燕窝。

    管事仍是有所犹豫,问他是从哪里弄来的燕窝。

    那人倒也不瞒着他,悄悄的跟他道:“老弟,我也不瞒你,我妹子是在隔壁信国公府的大厨房里当差的,这些燕窝都是她平日里悄悄攒下来的,托人带了出来给我卖点银子。我看老弟面善,我跟你有缘,这样吧,这些燕窝我以正常市价六折卖给你,这是最低的价格了,你若不要我可就去问别人了。”

    大家大宅里面,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像燕窝、人参、灵芝这些珍贵的东西,多放一点少放一点主子们也吃不出来,便常有下人会偷偷攒下一些来拿到外面换银子或自己吃。只要不过分,主人家就是知道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管事倒是信了他的话。

    既然是从信国公府流出来的东西,自然是好东西。

    一斤燕窝二十两银子,打六折就只需要用十二两,剩下来的八两银子倒是抵得上他几个月的工钱。

    管事起了贪心,便从他这里要了燕窝,然后带进了府中。都知道府里老爷夫人对七小姐的吃食穿用特别小心,他还用银针试过了毒,保证了确实没有问题,然后起了侥幸的心思。

    但他没有想到,他买回来的这批燕窝,还真的是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