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下毒者谁?
    ,精彩小说免费!

    管事跟那人买燕窝的时候,那人倒还留了姓名地址,说是这燕窝要是有什么问题就去找他,若下次还有生意也来找他,端的是一副想要长久合作的样子。

    王氏和谢远樵派人沿着管事说的姓名地址查过去,最后是那人报的地址是真的,姓名也是真的,询问了同条胡同的邻居,却说这人最近得了一笔横财,然后前天大半夜就大包小包的走了。

    夜里邻居刚好上茅房,看见了,还问了他一句这大半夜的大包小包要干什么去。

    那人却回答他说是家乡的老母亲病重,准备回乡侍疾去。邻居还奇怪,再急也没有大半夜就起程的,那城门都还没开呢。但毕竟平日里不是走得多近的人,倒也不好多问。

    再去问信国公府,人家厨房里的下人们也没有谁有一位这样的哥哥,干哥哥、堂哥哥、表哥哥都没有,那说燕窝是从信国公府弄出来的话自然也是假的了。

    这一点,谢远樵和王氏也早就猜到了。可没有人做坏事还自动上报家门的。

    王氏让人去信国公府打听的时候,信国公世子夫人还关心了一句,问:“可是你们府上发生了什么事?”

    这种差点被人下毒的事情,谢家也不好向外说,去的人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了一下,信国公世子夫人自然是不信的,回来便跟自己的二儿子卫仲卿叹道:“我看谢家最近不太平。”

    既然那人报的姓名是真实的,有条线索倒是也能查,查来查去最后查到的是,那人有个表姑母在吕家做奶娘。

    这个吕家是哪一家?是东宫皇长孙的生母,吕嫔的娘家。

    事情查到这里便不能再查下去了,无凭无据的,就凭人家府上一个奶娘跟那下毒的人有关系,你就跑去质问人家是不是你们想害我家的姑娘?除非谢家跟吕家跟皇长孙都想闹翻。

    谢远樵道:“我看不用查了,那人故意留下姓名地址,引着我们查到吕家去,反倒是让吕家洗清嫌疑。”没人有这么笨的,做坏事还留下这么明显的线索。

    王氏道:“我倒觉得不一定,若是他们就是故意留下线索,反利用我们这种心理,来摆脱自己的嫌疑呢?”聪明人都不会干蠢事,但若他们就非要干一回蠢事,别人反倒不相信他们不是聪明人了。

    谢远樵又嘶了一下,道:“可吕家也没有理由要害咱们卿儿。”虽然说亲里亲戚的不好这样想,但英国公府想害她们卿儿还差不多。

    王氏道:“吕家有没有理由害卿儿,要看吕嫔心里怎么想。”顿了一下,又道:“但这也只是说不能排除吕家,倒也不是一定就是吕家做的。”

    谢远樵又是一脸为难的道:“这件事真是不好查,那人在京城就是个小混混,三教九流的人都认得,平日里也常做帮大户人家的下人从主家偷拿出来的东西进行销赃的生意。晋王府、鲁王府、英国公府、宣阳侯府、厉家这些人家,包括与我们家亲近的颍川伯府、李家这些人家,都有下人平日与他往来。”

    这个人身份太杂,查起来十分麻烦,且某些人家也不是能让他们随意去查的。

    且就算查出来,万一这人的身份太高,比如说那些还“皇”字的人物,也难以将人家怎么样。难道还能跑上门去问人家的罪不成。

    所以这次事,还真的只能他们自己吃下这哑巴亏。

    谢凤英皱着眉道:“下毒的人心思真是歹毒至极,就算他们要害卿儿,但燕窝买回府中却也不是只有卿儿食用,他们这是根本不惧误伤他人,没有半分顾及他人性命。”

    万一别人误食了呢,甚至包括了母亲、父亲这些人,姨娘那日里可不就差点误食了吗。现在谢凤英想想都觉得后怕,不仅是对凤卿还是对杨姨娘。

    而且他们这个下毒的招数,明知道不是一定能让凤卿中招。钩吻的毒发作得快,只要有一人中了毒,其他人便不可能再误食。他们分明就是抱着能毒害凤卿最好,若是误毒其他人,他们也不在乎。

    王氏深叹了口气,沉了沉眼睛,最后又抬起头来,对凤卿道:“这种事情恐怕以后都不会少,你自己心里要有准备和防备。”

    凤卿道:“我明白。”

    谢远樵拍着桌子道:“这种事真是防不胜防,我看银针试毒也不是办法,让人去街上买几十只狗回来养着,以后卿儿的吃食都先过了这些活犬的口。”

    凤卿额头有些黑线,以后她可就真的是吃的是狗食,活得不如狗了。

    王氏道:“这也不是就能防备一切的办法,这万一人家下的是不伤性命却有别的妨害的东西呢。”比如说断人子嗣的药物,这一天两天哪里是看得出来的。

    “又或者人家不在吃食里,在别的地方下手。”衣服、用具、摆设,处处都是可以动手脚的东西。

    就算她治家再严谨,也难以保证府里的下人全都不会生二心,不会帮着外面的人来对付自家人。财帛动人心,世上多的是经受不住钱财诱惑的人。像是那采买的管事,虽不是有心要害人,却也是他为了点小利才导致差点出事。

    谢远樵有些不耐烦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总得想个好办法出来。”

    凤卿垂头想了想,然后站起来道:“爹,母亲,我想写封信去福州,让刘大夫回来。”

    谢远樵听着眼睛一亮,连忙道:“这个好,这个主意好,刘大夫会医术,让她回京进府来伺候你,吃穿用之物,由她检查一遍也令人放心。”

    王氏也觉得这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点了点头道:“她跟你的交情好,你写封信给她,我让人快马加鞭送到福州去。”但她不赞同谢远樵伺候的说话,刘大夫是自由之身,不是谢家的下人,当日她留她在她的铺子里,说好了是雇佣,只要刘大夫想走也是随时能走的。

    王氏继续道:“若她愿意来京城,我们便马上接了她来。”很显然她的话另一重意思是,若人家不愿意,她们却也不好勉强。

    不过就算刘大夫不愿意来,到时候她另找一个懂医术的丫头在凤卿身边伺候倒也不难。只是这找来的丫头,就未必有刘大夫的医术和她对凤卿的那份真心。

    凤卿点了点头道:“我回去就写好交给母亲。”

    其实凤卿心里觉得,若她写这封信请刘大夫回京来帮她,以刘大夫的为人大约是不会拒绝她的。只是刘大夫志在悬壶济世,治病救人,她请她回来只为了自己一个人的生命安全,说到底还是她自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