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裹乱(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凤阳宫里。

    卫皇后听到京城又出来一个带凤命的姑娘时,忍不住叹了一句:“这混小子,真是嫌京城不够乱的,又来裹乱。”

    平阳公主正在剥一个贡橘,闻言笑着道:“听母后这意思,倒以为是阿昭干的。”

    卫皇后眉毛挑了挑,未发一言,却又仿佛什么都了然于心,分明就是认定了是他做的。

    平阳将剥好的一个橘子递给卫皇后,心里却也觉得这像是她这个弟弟能干出来的事情。

    而此时,在京城的一个茶楼里。

    萧长昭倚坐在靠窗的一个厢房里面,手里转着一个茶杯,听着外面的几个男子聚在一起,滔滔不绝的说起那天七彩芙蓉鸟盘旋在厉家上空的情景,以及关于厉三小姐身上的那个凤命。

    那里其中一个男子道:“要说谢七小姐抽中的那支凤签,我们谁也没有亲眼看见过她抽中,都是听别人说,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厉家三小姐这里,我们可是实打实的亲眼看见了彩鸟盘旋在其头顶相贺的情景,那壮观的奇景,啧啧,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呐。你们说那厉三小姐要不是天生的凤命,怎么能引得连彩鸟都来为她庆贺。”

    另外一个男子也道:“对呀,你看凭出身,厉三小姐是总兵的女儿,是嫡出,那位谢七小姐的父亲不过是个大理寺少卿,还是庶出。论出身,也是厉三小姐以后当皇后的可能性更大……”

    又有一个男子道:“可厉家不是已经出了一位王妃了吗?难道这位厉三小姐要跟姐姐共侍一夫,或是成为妯娌?”

    “这不管是共侍一夫还是当妯娌,这在皇家都没有什么稀奇的。前朝的炀帝,不也是娶了姐妹花为妃,那姐姐原是王府正妃,后来炀帝登基却封了妹妹为皇后,让正妃的姐姐当了贵妃。这些事,谁说得准的……”

    萧长昭听着嘴角微微翘起,却是带了一个冷笑。

    过了一会,外面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接着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了进来,却是他身边的亲随云箭。

    萧长昭将手里的茶杯放了下来,换了一个姿势依旧坐着。

    云箭走上前对他拱了拱手行礼,唤了一声“殿下”,然后开始说正事:“您昨天让我们审的那个人已经招了,他的确是受晋王妃的人的指使,将带毒的燕窝通过谢家管事的手带进了谢府。”

    萧长昭微微颔了颔首表示知道了,又吩咐云箭道:“他在燕窝里放的是什么毒,给他灌一口,然后做成礼物献给本王那位三嫂子。”

    他说着又是皱了皱眉头,又有些嫌弃谢远樵作秀倒是挺有能耐,真本事却半分都没有。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了,他却是连找都找不到,还得让他亲自出马。

    萧长昭又想起了什么,又吩咐道:“晋王妃故意留下证据,让线索都指向吕家,引着人故意怀疑吕家。这件事也要让禹询知道的才好,让他该小心的还是要小心。”

    云箭又对他拱了拱手,道:“属下明白,属下这就让人去提醒皇长孙殿下。”

    萧长昭点了点头。

    他们叔侄之间争储位那是他们叔侄之间的事,对外自然应该一致。现在有人故意诬陷东宫,他却也不会坐视不理,该提醒的他还是会提醒。

    东宫里,萧禹询听到萧长昭让人提醒他的事情后,沉默了半刻,然后对云箭道:“我知晓了,替我谢过五叔。”

    云箭将话带到了,便也告辞了,对萧禹询拱了拱手,道:“那属下便告辞了,还请殿下多加防备。”

    等云箭走后,萧禹询又坐着沉默了半刻,脸上凝思起来,接着便将自己的亲随杜敏叫了过来,对他道:“你按我的吩咐去准备礼品,明日代我去趟晋王府,要给晋王妃送份大礼。”

    他的父王虽然英年早逝,东宫如今比起其他王府也显势弱,但并不表示他们东宫便可随意让人侮辱和诬陷,更甚者是诬陷到他的生母吕嫔身上来。

    另外一边,晋王府里。

    晋王妃刚从自己的娘家回到府中,下了马车便脸上怒气腾腾的往府里走。

    在娘家里,她刚刚跟自己的继母商氏大吵过一架。

    晋王妃不喜欢自己这位继母,从她进门开始,她们继母继女之间都开始明争暗斗,一直持续了二十几年。其中商氏让她吃过亏,她也让商氏吃过亏,两人难说谁胜谁负。

    当年她和晋王的婚事,她就想要出手破坏。若不是她通过一些手段找到了宫里的郑惠妃,向她阐明利害,证明她是晋王能娶到的最好的王妃人选,不然她和晋王的这门亲事还真的可能黄了。

    现在又说什么彩鸟来贺,给她的女儿弄了一个什么凤命出来。凤命,呵,什么凤命,前不久刚出了一个凤命之人,现在她女儿又来一个凤命,这凤命都快要烂大街了。偏偏商氏,她竟然还信了。

    晋王妃不是没有怀疑彩鸟来贺这件事其中有什么猫腻,说不好就是有人故意设计出来的,为的就转移谢凤卿身上凤命之说的注意力,帮她避过一些危险,顺带离间她和她娘家的关系。

    若是厉家中也有人相信她这位三妹妹也身带凤命,必定引得部分族人支持她这个妹妹,聚集在她这个晋王妃身上的支持力必然会大大减少。

    争储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势力不能合成一股,全力支持一个。若是真的人心不能向一,力量分散,最可能的就是最后大家都被人各个击破,然后鸡飞蛋打。

    她本来是想跟她那位继母好好说话,分清楚利弊,不要上那些人的当。结果她却是怎么说的,说她嫉妒她妹妹,说她就是不希望她妹妹比她更好。

    虽然说她不希望她这个异母妹妹比她活得更好是真的,但她可却一点都不嫉妒她。

    她商氏想干什么,指望着她女儿那个稀里糊涂的凤命,难道还想让她女儿和她这个姐姐共侍一夫不成。

    可商氏是怎么说的,她竟然道:“自古以来姐妹共侍一夫的比比皆是,也不是什么不能的事。你三妹妹是上天选定的凤命之人,以后注定是要当皇后的。你要是知道懂礼让贤,就自动下请为侧,让你三妹妹嫁入王府,尊你三妹妹为正妃。等他日晋王登基,你虽然做不了皇后,倒也可以封你一个贵妃当当。”

    尊你三妹妹为正妃……

    哼,晋王妃冷冷的哼笑了一声,此时没有任何词能够形容她心里的愤怒。当时若不是她还有理智在,她可真想一刀解决了她。

    商氏,商氏,这个名字她每每喊出,都让她觉得咬牙切齿。

    她后面还说了什么,她是冷冷的哼了一声,接着道:“……你要是不愿意,这京城里的龙子凤孙这么多,却也不是晋王一个选择。燕王、福王和皇长孙殿下现在不是都还没有正妃嘛,我看燕王殿下就很不错,毕竟是嫡皇子,都说立嫡立长,要说争储的胜算,我看燕王殿下可比晋王要大。这事要是摊开来说给族中的其他人听,恐怕大部分人跟我也是一样的想法。”

    晋王妃现在只恨自己的父亲不在京中,父亲身为云南总兵,常年镇守云南。自古天子最怕的就是手里有兵权的人生变,留了将领的家眷在京城中,既是圣上的眷顾,却也是质子。但这却导致了商氏在府中一人为大,作乱作恶。

    要是父亲在就好了,父亲不会像商氏这样没有见识。追随皇子,想要挣这份从龙之功,最忌讳的就是两面墙头。厉家既然最开始就选定了晋王,之后就绝对不能再更改,否则无论在晋王面前还是在其他皇子面前都得不了好。

    父亲就算是为大局着想,也必定不会任由商氏胡作非为,更让厉家族人的心思分散,导致不能团结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