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带毒的桂花糕(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因为床上的一具死尸,晋王妃大半夜的起来就没睡,又是审人又是抓内奸,等到早上醒来,连眼睛都是青的,冒出了好大一个黑眼圈,整个人的脸色分明也憔悴了不少。

    等到她坐到花厅准备用早膳的时候,却又有下人告诉她,东宫有人来求见。

    晋王妃自然不能不见,让人将东宫的人请了进来。

    东宫的人是来送桂花糕的。

    来的宫女提着食盒,客客气气的对晋王妃屈膝行了礼,然后笑盈盈的道:“……我们殿下昨日看到东宫的桂花开了,突然嘴馋想吃桂花糕,便让小厨房将树上的桂花摘一些下来给他做。这桂花糕做得有些多了,我们殿下便说要让宫里的圣上、娘娘并几位叔叔和婶母都尝一尝。今天一大早,殿下便让宫人将桂花糕装上给各府送去,自然也不能落下晋王府,所以特派了奴婢来给晋王妃娘娘送桂花糕。”

    说完将手里的食盒双手奉上。

    晋王妃对身边的人使了使眼色,将食盒接了过来,然后道:“辛苦你走这一趟了,替本宫谢谢你们皇长孙殿下。”

    宫女道:“是,奴婢定会转告我们殿下。”

    等宫女走后,侍女将食盒里放着的桂花糕端了出来。

    碟子里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普通的桂花糕。

    晋王妃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东宫会这么好心,给我们晋王府送桂花糕,别是里面掺了毒药吧。”

    自有侍女取了银针上前来试毒,结果银针扎进去,再抽出来,上面黑了一大片,竟然还真的掺了毒。

    晋王妃气得从椅子上直接站起来,将桂花糕拍倒在地,气道:“好啊,一个个的,连东宫都来欺负本宫。”

    说着又吩咐道:“将桂花糕给本宫重新装起来,本宫要提着它去问问我们的皇长孙殿下,他究竟想干什么。让人备车。”

    晋王妃领着人提着桂花糕气势汹汹的去了东宫。

    东宫里太子妃回了娘家,由萧禹询亲自出来接见了她。

    萧禹询出来时脸上笑盈盈的,对着晋王妃道:“晋王婶怎么有空来东宫,侄儿真是有失远迎,您快请坐。”说完对身边的宫女道:“奉茶。”

    晋王妃给自己的侍女使了一个眼色,侍女将食盒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然后退回到了晋王妃身边。

    晋王妃哼了一声,道:“不用了,你东宫的茶,本宫可不敢喝。”又道:“本宫今日来,只是想问问皇长孙,你送一碟下了毒的桂花糕给本宫,是什么意思。”接着目光凌厉阴沉起来,又厉声道:“皇长孙难不成是想谋害本宫不成。”

    晋王妃的狠厉能吓得住晋王府的下人,但却吓不住萧禹询。

    萧禹询悠闲的走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冷呵了一声,才道:“晋王婶说什么呀,侄儿怎么听不懂。”

    晋王妃从昨天开始就是满肚子的气,此时正找不到出口发泄,此时厉声道:“你少给本宫装蒜,你信不信本宫告到圣上面前去。本宫倒是不信了,明目张胆的谋害长辈,皇长孙殿下如此胆大妄为,圣上还不管了。”

    萧禹询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样,呵呵了两声,才又道:“晋王婶有什么证据证明桂花糕里的毒是侄儿下的?我今日往宫里和各府上送桂花糕,不仅给您府上送了,宫里的圣上那里,皇后娘娘那里,还有其他几位王叔府上我都送了,且大家都看见了,难道晋王婶以为,会有人相信我让人提着下了毒的桂花糕光明正大的去你府上毒害你?”

    “你……”

    萧禹询又道:“都是一个锅里出来的桂花糕,给其他府上送的都没事,怎么偏偏给晋王府送的就掺了毒呢。我倒是还想问问,是不是晋王婶是不是故意借机陷害我呢。晋王婶不是想告到圣上那里去吗,好啊,我陪王婶去,我倒是还想让圣上还我一个清白呢。”

    说着作势就站了起来,对着晋王妃一副请的姿势。

    晋王妃站着不动,只是仇恨的瞪着萧禹询。

    萧禹询看着晋王妃冷讽的哼了一声。

    他很清楚晋王妃是不会进宫去告状的,没人会相信他萧禹询会光明正大的给她下毒。就算她告到圣上面前,比起他蓄意下毒,圣上更会相信的是她蓄意陷害。这一点,他清楚,晋王妃也清楚。若不然,她现在来的就不会是东宫,而是去养和殿了。

    就像他不惧怕晋王妃告状一样,他下毒,也不在于在毒死晋王妃,而只是一个警告。

    萧禹询又重新坐回椅子上,继续漫不经心的道:“看来晋王婶心里也知道,圣上是不会相信你的话的。既然这样,我也不惧告诉王婶,桂花糕里的毒就我让人下的。最普通的砒霜,药铺里随意都能买到,比王婶手里的钩吻可便宜多了。”

    晋王妃气愤道:“你究竟想干什么,目的是什么。”

    萧禹询道:“我听闻前几日,谢大人家的七小姐差点被人下了毒,被掺了毒的燕窝是谢家的一个管事从一个混子手里买的。谢家让人去查那混子的时候,查着查着竟然查到那混子跟吕家有关系,还牵扯上了我的母嫔。这让我很不高兴。”

    “我就是想告诉晋王婶,我父王虽已经过世,我虽少年无依,可是东宫却也不是可以让人随意侮辱和诬陷的。晋王婶最好谨记两点,不该做的事不要做,不该你动的人也不要随意乱动!”

    他说“不该你动的人也不要随意乱动”的时候语气放重了些,仿佛是在强调。

    晋王妃突然“呵”了一声,看着萧禹询,倒像是看一个新认识的人一样,道:“好,平日看你不声不响,倒让本宫小看了你。今日才知道,皇长孙殿下还有这份心性,不愧是圣上的孙子。”

    晋王妃沉着脸点了点头,咬着牙道:“皇长孙的话本宫记住了。”说完挥着袖子转身离开。

    走到一半站在门口,却又回过头来,一改阴沉的脸色,笑着道:“只是本宫不知道,皇长孙口中不该动的人究竟是指谁呢?是指与东宫有关的吕家人,还是指那位谢七小姐。”

    又道:“这皇城里面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本宫等着看这皇宫变得更加热闹。”

    说完终于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等晋王妃走后,杜敏上前来,看着沉着脸的萧禹询小声的喊了一声:“殿下……”

    杜敏心道,皇长孙殿下平日里看着温和有礼,跟燕王殿下是完全不一样的性子,但有时候这叔侄两人看起来还真是有些像呢。比如说现在沉着脸的样子,就真是像极了,都让人觉得有些害怕。

    萧禹询回过神来,对杜敏道:“将桂花糕扔了吧,小心别让人误食了。”说完站起来进了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