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挤兑(月票90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等跟各府见过了礼,傅双宜拉着凤卿的手悄悄道:“他们大人说话,我们听着忒没趣儿了,黄梅戏咿咿呀呀的跟念经一样我也不爱听,我们玩我们自己的去。那里湖边还有很多玩伴,我介绍你认识,湖里有船,我们还可以一起划船去。”

    说完也不等凤卿答应,她便转头跟崔氏倩笑着道:“伯母,我跟凤卿去那边玩去。”

    崔氏含笑对她点了点头,道:“去吧,带着你的小姐妹自己玩去。”

    凤卿转头询问的看了一眼王氏,王氏含笑对她点了点头,于是凤卿便被傅双宜拉着跑了。

    崔氏转头笑对王氏道:“她们小孩儿跟着我们嫌无趣,让她们自己玩去,正好没有她们闹着,我们也能说说话。”

    王氏点头笑着道正是。

    然后自然有别的夫人围上来跟着说话,说不过三句,倒又绕到了凤签的事情来,个个都好奇的想从她这里打听点出什么,令王氏十分无奈。

    颍川伯夫人看出了她的窘迫,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道:“你没来的时候,我这个亲家可是被堵着追问的,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她们还不信。如今你这个正主来了,我倒是可以轻松一会儿了。”

    王氏擅长祸水东引,含笑道:“我家凤卿那个可不算什么,我听凤卿说过,她抽签那时是有人不小心撞了她,所以签才从签筒里掉了出来,这样来看,这签算不算是她抽中的都不好说。真要说有什么天命,厉家三小姐及笄那日,引得八十一只彩鸟前来相贺,那才是奇事。能引得神鸟来贺的人,这才是天定的贵人。”

    不小心有人撞了凤卿这种事自然是王氏随口胡诌的,但她提起的厉三小姐及笄那里彩鸟来贺之事,的确分散了一些人的注意力。

    一旁的商氏倒是很喜欢别人提起她女儿及笄那日的事情,此时坐在椅子上,脸上很有些得意。

    另外一边,傅双宜拉着凤卿到了荷花湖那边。

    正好有三四个姑娘从荷花池里的小船里上来,拍了拍衣裳,见到凤卿和傅双宜,便往她们这边走了过来。

    领头的那个姑娘凤卿倒是认出来了,上次张顺及笄那日她在英国公见过,是郑家的大小姐郑莞儿,玉莞县君。

    走在郑莞儿旁边的一个长脸姑娘看着凤卿,笑着问傅双宜道:“咦,双宜小姐,这位是哪家府上的小姐。”

    傅双宜停下来跟她们介绍道:“她姓谢,闺名凤卿,她的爹爹是大理寺少卿谢大人。”

    长脸姑娘听到傅双宜的介绍,脸上的表情便淡了下来,看凤卿的目光便有些不善。

    另外一个圆脸姑娘则道:“凤卿,谢凤卿,那不是抽中了栖凤寺的凤签,传说天生凤命的那个人吗?”

    长脸嘲讽的呵了一声,道:“看你说的,什么凤命。你难道不知道,这凤命之人最近换人了吗。”

    说着指着另外一个正往旁边走去的姑娘,笑着喊着她道:“来来,厉三小姐。”

    被叫的姑娘疑惑的转过头来,看到她们,但还是依言的走了过来。

    长脸姑娘扶着她的手,着对众人道:“看清楚了,这位才是新的凤命之人。”接着又讽笑道:“这凤命就跟地上的白菜似的,三天换一茬。三天前还是谢七小姐呢,两天前就换成了厉三小姐,说不定过几天又轮到了你们当中的谁,再过些时日又轮到了我了。”

    这一句话,却是连凤卿和厉三小姐都讽刺进去了。

    凤卿随意扫了一眼那位厉三小姐,是个瓜子脸的美人,梳着双螺髻,穿绛紫色的荷花摆襦裙,一双眼睛盈盈如水。

    而在凤卿扫她的时候,那位厉三小姐也睁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她,且看得有些久,直到凤卿重新望向她才又低下头来,然后屈膝对郑莞儿行礼,道:“见过玉莞县君。”

    接着她才浅浅笑着回答长脸姑娘的话,道:“神鸟来贺,贺的是天下太平、河海清宴,贺的是圣上治理有方,可不是贺我,褚三小姐不要误会了。”

    长脸姑娘道:“厉三小姐可真谦虚,倒不像是某些人,不过是抽了支签,恨不得闹得天下人都知道,谁知道抽中的是不是真的凤签。”

    说着又笑得十分不善的看着凤卿道:“谢七小姐,不如你老实告诉大家,这么多人想抽的签都抽不中,偏偏让你抽中了,你是不是故意作弊了。”

    凤卿:“……”真是躺着都躺枪啊。

    凤签点着头道:“是,我是故意作弊了。”表情十分认真的道:“我提前做了一支假凤签,去栖凤寺的时候就带在身上。然后摇签的时候,我就偷偷将假凤签拿出来扔到地上当成我抽中的。”说着叹口气道:“我以为我做得很隐蔽呢,没想到被你一眼看穿了。”

    旁边的人听着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接是惊讶,就连那位厉三小姐都有些惊讶凤卿竟然会这样说。

    傅双宜脸上不高兴,十分不满的道:“我说褚嫣然,你是故意来找茬的吧,说话这么刻薄。没听过刻薄的人容易变丑,你都丑成这样了,还不知道注意点,小心嫁不出去。”

    这位叫褚嫣然的长脸姑娘的确长得不出色,平日最讨厌别人拿她的样貌说事,此时跺着脚道:“傅双宜,你嘴巴放干净点。你作为主人,竟然这样挤兑宾客,你还有没有教养。”说着又气得哼笑一声,道:“哦,我倒是忘记了,你是孤儿,无父无母,本来就是有人生没人养的丫头,要不是信国公世子夫人好心收养你,你现在早成了街上的乞丐了。”

    傅双宜听着倒是一点不生气,道:“我是无父无母,可是我是卫伯母教养长大的,你说我没人教养,好啊,你居然说我卫伯母不是人。小心我告诉她,让她将你轰出去。”

    说完又对郑莞儿道:“玉莞县君,这位褚嫣然是经常跟你混的吧,老是跟这样的人混在一起,你不嫌丢脸?你还是好好管管她吧。”

    郑莞儿从一开始就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站在那里微抬着下巴,表情傲然又目光冷冷的看着她们争吵,对褚嫣然故意给她们的难看甚至是纵容的。

    此时听到傅双宜的话,才淡淡的出言佯作制止了一句,道:“好了,嫣然,我们是客人,不能对傅小姐无礼。”

    傅双宜倒还有些不满足,哼哼的对褚嫣然道:“就算凤命像白菜一样换了一茬又一茬,那也换不到你身上,你就羡慕嫉妒恨去吧。”

    说完对郑莞儿屈了屈膝,道:“玉莞县君,我还有事就先失陪了,你好吃好玩一定要尽兴。”说完都不给褚嫣然说话的机会,拉着凤卿就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