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点评
    ,精彩小说免费!

    傅双宜知道自己画画不行,就没想过要赢了郑莞儿或褚嫣然,只当自己是来凑数的。画两笔喝一口茶,画两笔再吃两个栗子,再画两笔又左走走右绕绕,看别人作画去了。

    傅双宜最后走到凤卿跟前,趴在她的肩膀上,看着她画了两笔,然后问她道:“你这是在画什么?画海棠吗?”

    凤卿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傅双宜凑到她的耳边,悄声道:“你这个画立意不行,太小家子气了,我刚刚看到郑莞儿在画高山流瀑,十分磅礴大气。还有厉丛丛画的是隐士泛舟河上图,画中悠然宁静致远,取的是淡泊明志之意。褚嫣然画的百花争艳图,不过她画的,啧啧,那真是不行。”

    厉丛丛是厉三小姐的名字。

    傅双宜又跟凤卿道:“你换一副画,可不能被她们给比下去。”

    褚嫣然这个时候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傅双宜冷哼了一声,冷嘲道:“我说宜小姐,你可不能帮谢七小姐作弊哦,这样就算赢了也胜之不武吧。”

    傅双宜瞪了她一眼,恼道:“我怎么帮她作弊了,我是帮她画了还是请人代她动笔了,跟她说几句话就是作弊了,你不要知道自己比不过就提前给自己找借口哦。”

    褚嫣然却是故意给了她一个不屑的眼神,故意嘲讽的笑了一声,将傅双宜气得不行。

    凤卿抬起头来,却只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拿起笔沾了一点颜料,继续画海棠花上的蕊。但褚嫣然却被看得突然怵了一下,脸上的嘲讽也僵硬了下来。

    凤卿刚刚的那一眼,明明没什么,但却令她感到害怕,仿佛像是条件反射一般的毛骨悚然。

    等褚嫣然反应过来,她又气得在心里骂道,怕什么,她褚嫣然会怕她。接着又拿起笔,狠狠的作起了画。

    傅双宜被褚嫣然挤兑了两句,却也不好再站在凤卿身边了,走回自己的位置里,拿起笔继续完成自己孩童放风筝的画作。

    她的画,是上空画了一个巨大的风筝,地上跑着一个拿线的总角孩童,四周画了在风中摇曳的青草,再在天上加了两笔当成是风。

    看着根本没用多少笔墨,画的东西也简单,但却好像将整幅画卷都占满了——她图的就是一个简单取巧之意。

    等众人将画都画完了之后,按顺序编上一二三四的序号,然后便由丫鬟收齐捧着去了外院。

    到了外院之后,一群少年公子围着一叠闺阁女子的画作点评。大家的兴趣爱好不一,喜欢看好的画作自然也不一样。

    连那幅孩童放风筝图都有人喜欢,指着她道:“虽然画它的人为了简单方便用了取巧的方法,但是寥寥数笔却画出了一种闲适之意,看得出画它的女子是个心胸疏阔之人。”

    卫仲卿一看就知道这是傅双宜画的,扶着额头,这丫头明明就是犯懒,所以用了个技巧,用最少的笔墨画了一幅能凑数的画。

    虽然大家的意见会完全不一样,但是最终点评出来的佳作却有三幅,一幅是磅礴大气的高山飞瀑图,一幅是宁静致远的隐士泛舟图,最后一幅是海棠春睡图。

    高山飞瀑画了险峻的高山,山峰巍然屹立,被低矮的树林映衬得无比高大,飞瀑直下三千尺,自有一股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意境,仿佛从画中可窥探到画者傲视群芳舍我其谁的自负。

    而隐士泛舟图则跟高山飞瀑图是完全不同的意境,两侧夹岸高山,湖面微波粼粼,隐士背手泛舟其上,闲适自然,宁静致远,仿佛画者也有隐士一样淡泊明志不慕权势富贵的心境。

    比起高山飞瀑图和隐士泛舟图,海棠春睡图就完全立意不足了,显得太小家子气。

    画中海棠枝下,盎然春日,少女慵懒的趴在嶙石上闭目假寐,宽袖襦裙长铺在地,如海藻一般的头发长长的披散在少女的肩上和腰上,有一朵海棠花飘落在少女的鬓发中,又仿佛要马上飘走一般。少女的身后,是同样一棵海棠,海棠树后,有一只白猫直立趴在海棠树上,远远的偷窥春睡的女子,看画的人仿佛还能听到那只猫也慵懒的“喵”了一声。

    三幅画选出来,孰优孰劣,众人争执不下,倒有一些难分胜负之感。

    最后没有点评的,就只剩下卫仲卿和谢凤英。

    有人笑着对他们道:“既然我们争执不下,不如就由卫兄和谢兄来决定这三幅画的三甲排名吧。”

    谢凤英站立在那里,淡然而笑,道:“我恐怕不适合评判这三幅画作。”

    有人奇怪问道:“为何?”

    谢凤英道:“这三幅画中,有一副是我七妹所作,由我评判,岂不是有偏私不公之嫌,我当避嫌。”

    谢凤英自然是看得出凤卿作画的笔法的。

    众人自然知道这位谢七小姐现在在外都是什么样的名声,心中皆有些好奇,这三幅画中哪一副是她作的。

    有人说是高山飞瀑图,笑道谢七小姐既是天生凤命之人,自该有这种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

    也有人说是隐士泛舟图的,心想的是谢七小姐现在有个天生凤命的名声,不管心里怎么想,在外也肯定会表现出一幅淡泊明志不慕富贵的样子来,所以这隐士泛舟图更可能是她作的。

    当然也有一人说是海棠春睡图的,这个则表示随便猜的。

    谢凤英只是含笑不语,并不说话。

    卫仲卿笑道:“既然大家这样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由我来将这三幅画分个一二三了。”

    说着将高山飞瀑图拿了出来,道:“这个排第三。”又将隐士泛舟图拿了出来,道:“这个排第二。”最后将海棠春睡图拿了出来,道:“这个是榜首。”

    接着转头对谢凤英笑了笑,道:“我猜你妹子画的应该是这幅隐士泛舟图,但是对不起了,我更喜欢这幅海棠春睡图。”

    有人奇怪的笑着道:“卫家不恋朝堂,皆风雅淡泊之辈,我当卫兄会更喜欢这幅隐士泛舟图。”

    卫仲卿笑笑,道:“这幅隐士泛舟图虽然也好,但还是海棠春睡图更合我心。看着这画中的女子,闲适慵懒,连我都想睡上一睡了。且画中色彩浓浅相宜,用色大胆却又不会显得艳丽,反有一种淡雅内敛之感。笔墨勾挑点画信手拈来,虽没用什么深刻的技巧,但却十分流畅。让人看到画者画时仿佛是随境而画随心而来。”

    有喜欢那幅高山飞瀑图的人问道:“那为何卫兄将这幅高山飞瀑图排了个第三,若论画画的技巧功力,我倒是觉得这幅高山飞瀑图比其他两幅更见功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