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错在哪里?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等晚上吕麽麽给她上药的时候,她已经无力抱怨史姑姑了,于是抱怨凤卿,道:“平日看小姐挺聪明的,比其他的小姐都机灵,怎么现在反而是挨罚最多的。小姐,您也争点气,明日别再弄得一手伤回来了……”

    凤卿道:“什么都别说了,奶娘您帮我准备文房四宝和茶水吧,茶要浓一些。”

    这种时候凤卿就特别想求咖啡,求红牛……

    听闻凤卿要将女四书抄写一百遍,吕麽麽也为凤卿叫苦。女四书加起来近两万字呢,一百遍那是快两百万字,一百天也写不完。哪里是一个晚上能做完的事情。

    吕麽麽问凤卿道:“要把我让珊瑚、紫英几个帮着您一块儿抄?”

    凤卿摇了摇头道:“不用了。”

    当老师的一般就是要学生一个态度,史姑姑又不是不知道她一个晚上抄不完一百遍,能抄两遍都是她写字快了。

    但就算完成不了,也要让她看到,嗯,我虽然没有完成惩罚,但我认错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

    让别人代她抄,笔迹又不一样,恐怕史姑姑看过之后,会让她又加抄一百遍。

    凤卿晚上一晚上没睡,一直抄啊抄,写累了喝一口茶,或者是走动两步。

    写毛笔字还跟现代写钢笔或圆珠笔不一样,是需要一定的臂力的。一个晚上下来,凤卿几乎连手都要废了。

    最后也只写完了一遍半。

    然后第二天凤卿将写好的一叠交到史姑姑跟前的时候,垂着头道歉道:“没能完成姑姑的惩罚,望姑姑见谅。”

    史姑姑并没有看她写的东西,抬眸看她问道:“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凤卿道:“请姑姑指教。”

    史姑姑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子面对着凤卿,目光仔细打量着凤卿。

    在她没来之前,她就听说过谢家有位抽中了栖凤寺凤签的七姑娘。而她初来之时,谢夫人便已经和她提起,让她对这位七姑娘倾注更多的教导。

    不管愿不愿意,谢家大约不得不让这位谢七小姐肩负家族更多的前程压力,并为此开始准备。其中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对谢七小姐的教导,是对她性格心态的塑造。

    谢家七小姐以后走的必定是一条比别人更难更艰险的道路,任何一点行差踏错,便可能让一整个谢家跟着万劫不复,所以对她的教育必然会有更多的要求。

    这位谢七小姐看着少年老成,聪慧慎敏,守礼知节,虽身为庶女,但无半点怯懦自卑之色,且能立身清正,可以说连许多嫡女都做得未必能比她做得更好了。

    但这位完美到挑不出毛病的谢七小姐,就真的没有任何一点问题吗?

    不,她的问题很大,甚至比其他的几位小姐的问题都大。谢七小姐身上存在的问题,不仅她看到了,谢夫人也看到了,所以初来谢家的那日,谢夫人才会与她道:“我这个闺女,品行样貌和为人处世都是没什么可挑的,人也善良孝顺,但大约是过慧的原因,想事情容易想得过于深刻。女子眼界过宽,并非好事,还望姑姑能加以板正。”

    她这一天看下来,谢家的姑娘里唯有这位七小姐和另外一位六小姐的问题最大。谢六小姐的问题在于读书太少,眼界太窄,只顾眼前个人的蝇头小利,且心思不正,没有家族亲情观念。

    而谢七小姐则完全相反,她的问题在于读书太多,眼界太宽。若她生为男子,有这样的眼界和见识,加以历练,以后是为相作宰之能。

    但她不幸生为女子,这个社会没有给女子相应大的展现的舞台,眼界太宽了,只会让她以后的人生之路更加崎岖。

    这位谢七小姐看着贞顺,却反而是这么多位小姐当中最有傲骨、逆骨和反骨的。她不屑于这个世界由男人设定的规则,并企图反抗,这种不屑的企图反抗的态度虽然她藏得隐晦,却是印在了她的骨子里。

    若这只是关乎她一个人,那是她自己选择的人生,她不应加以劝导。但不是,她身后背负的是一整个家族的命运,她便不能不加以阻止。

    正好时辰还早,其他的姑娘们都还没来,史姑姑倒也想和这位谢七小姐说两句。

    史姑姑问道:“女四书中虽然有诸多对女子苛刻之处,但是学好了,善加利用,女子却反可以利用其为自己获取便利。七小姐可赞同我的话?”

    凤卿道:“赞同。”

    史姑姑再问:“那七小姐可有认真学了?”

    凤卿道:“自然,我小时候开蒙,用的便是《女论语》,后面受母亲言传身教,也是以女四书为范的。”

    史姑姑摇了摇头,道:“你没有,你不仅没有好好学,你甚至视它们为洪水猛兽,从心里在排斥它们。”

    凤卿愣了一下,接着大惊,脸上不由有些失色。

    史姑姑看着她,继续道:“你觉得这些书是男人用来压制你的,它会让你变成男人的附庸,让你变成一个连思想都没有的女人。你不喜它们,就如你不想学女红。你不想学,除了你不擅长,还因为你将这门技艺看成是用来讨好男人的活计。你怕你学着学着,就真的接受了这些思想,习惯了讨好男人。可你如此,不恰好证明你在害怕它们,你在怀疑自己意志不坚。”

    凤卿没有说话,垂下眼来。

    其实史姑姑说得一点不错,她确实在一直抗拒这个时代那些压制女人的思想。

    她穿越到这个时代,她学着其他姑娘们为人处世,学着讨好谢远樵这个大家长,学着适应这个时代的规则和对女子无穷无尽的束缚。

    可她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从遥远的现代而来,她见过女人从男人手里分权,与男人一通掌控社会话语权的时代,女人可以平等的与男人活在一片蓝天下,呼吸着自由的空气,与男人竞争同样的事业。

    那怕那个时代对女子仍然稍显不公,可也比这里好太多了。

    她很清楚,她适应这里的规则,并不是因为她接受了这些规则,而仅仅是因为她必须要在这个时代活下去。

    这个时代对女子如此压迫,女人几乎没有任何的自由,她不想自己连思想都没有了。

    她的身体无法自由,可她的心是自由的,她的思想是自由的,那是男人唯一无法控制她的地方。

    所以一直以来,她的确不喜欢女四书这类的书,她害怕这些书籍连她的思想都夺走了,让她连这唯一的自由之地都失去了,彻彻底底沦为了男人的附庸品,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活在这个时代里。

    但她没有想到,史姑姑会如此一针见血的看透她。在她面前,她仿佛变成了一个透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