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推心置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被人看透心中的想法,是一件挺没面子,也是挺尴尬的事情,凤卿的脸上忍不住有些脸红。

    史姑姑接着道:“你说女四书中的规范不是女人应该做到的,而是男人希望女人做到的,我承认你说的或许是对的,但就算是对的,你也不得不顺从它。因为这个世界由男人掌权已经是既定的事实,女人没有独立的权利,不能出仕为官,不能自立门户,没有继承权。女人身上的一切荣耀、富贵、身份、地位,都只能从男人那里得来,所以女人必须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哪怕这些规范都是对女人的压制,你也不得不接受它。你不顺从它,那便是与世上的所有男人为敌,与这个世界掌权者为敌,你知道这样做的下场会是什么?”

    “七小姐,凭你如今的一人之力,并不能改变这个社会的现状,你想得太多,想得太深刻,也是多想无益,反而是自寻烦恼。你以后还是少想一些吧。”

    凤卿道:“我知道我或许无力改变现状,但若是我们连想都不能想了,连思想都不得不臣服男人,那我们与一具可以行走的尸体有什么区别。”

    那她们就真的只是男人身上的一件物品罢了。

    凤卿再问:“若是这样,那我们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只是为了唯唯诺诺听男人的话,然后帮男人传续香火?

    史姑姑深深的看了凤卿一眼,表情中带着几分认真。

    不过是个还不到十五岁的姑娘,别的姑娘这个年纪还在吃喝玩乐,忧心亲事的年纪,她却已经想得那么多了,且提出的问题连她也解答不了。她真不知道是该夸她有思想有见识好,还是该说她闲的蛋疼好。

    但既然栖凤寺的凤签选定了她做未来的皇后,那大约她也总该与别的姑娘有一些不一样的。

    史姑姑道:“既然七小姐已经问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防和七小姐说得深一些。”她看着她问:“七小姐见过青蛙跳跃吗?”

    凤卿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史姑姑又问:“七小姐看青蛙跳跃之前,它是怎么样的。”

    凤卿还没来得及回答,史姑姑却已经开口自答道:“青蛙在跳跃之前,必须曲着腿,先把身体匍匐起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跳得高跳得远。它若是直着腿,挺直脊梁,是跳不高也跳不远的。这样它最终的结局不是因为找不到食物而饿死,就是被他的天敌抓住然后被吃掉。”

    凤卿仿佛是被什么警醒了一般,睁大了眼睛,突然茅塞顿开,像是自己一直没有想通的事情终于有了些恍然大悟的感觉。

    史姑姑认真的看向凤卿,继续道:“七小姐是个有大前程的人,就算你不服这个世界男人为女人划定的规则,你即便想改变它。那你也要首先低下您骄傲的头颅,弯下你挺直的双腿,先学会向男人臣服,然后从他们当中最有权力的人当中获得权力,你才能有力量与大多数的男人对抗。且这条路必定充满荆棘,充满坎坷,而你费上一百分的力气,最后可能只能改变万分之一,你真的有这个决心做到吗?”

    凤卿眼前又仿佛有了新的迷惘,眼前像是一层迷雾,迷住了她的眼睛。她摇着头,道:“我不知道,我如今连自己的前程在哪里尚且不知道,你如何知道怎么去改变别人的人生。”且她也不知道就算有天她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机会,又是否能够心志坚定的去与这么多人为敌。

    史姑姑道:“你现在不知道没有关系,七小姐如此聪慧,终有一天你会想明白的。但在这之前,你必须先把女四书学懂学透。人都说要打败一个敌人,首先要完全是了解这个敌人,别的事情也一眼。你只有将女四书和其他女人的规范学懂学透了,你才知道男人心中都在想什么,然后加以利用。”

    她也想看看,这位谢七小姐最终能走到哪一步。若她最终真的能做到改变女子的现状,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改变,她也乐见其成。

    谁都不是天生就弯着腰的,也没有女人心甘情愿臣服在男人的脚下,现在臣服,那是不得已。

    史姑姑又道:“七小姐也不必将女四书看成会侵蚀自己思想的洪水猛兽,你若心志坚定,又何惧几本书,你若心志不坚,没有这几本书也依旧无法保持自我。且女四书中也并非全是败笔,其当中某些夫妻相处之道、家庭和睦之道,还是有些道理的。七小姐以后就算不走那一条艰难的路,学懂了这些,对你以后也受用无穷。”

    凤卿心里钦佩史姑姑能推心置腹的和她说这些话,虽然她说的某些话,她暂时没不能完全明白,可至少的确让她想开了一些道理。

    一直以来,她心中总是矛盾而纠结,她心知所谓贤德惠淑的规范都是这个时代男人对女人的控制,她不屑并不服,可另外一个方面,却又为了生存不得不屈从这些,让自己也变成了一个男人口中贤德惠淑的人。

    这种矛盾和纠结,让她有时候也挺唾弃自己,觉得自己有些虚假。甚至不知道,自己坚持的那点思想自由又是为了什么。

    凤卿郑重的向史姑姑屈了一膝,道:“多谢姑姑的良言教导,学生受益良多。”

    直到此刻,凤卿才是真正将自己当成了史姑姑的学生,受她谨言教诲。

    史姑姑微微颔了颔首,又道:“你若认我这个老师,抄写一百遍女四书这个惩罚我不收回,但我不限定你完成的时间。我望你在抄写的过程中,能读懂读通它其中的内容。”

    凤卿道是。

    接着谢蕴湘、谢蕴心等人都进来上课,两人的谈话自然也戛然而止。

    上午上的是珠算课,史姑姑设置这门课的原因是以后她们嫁人之后很大可能需要管家,必须要会算账。

    这一方面难不倒凤卿。而最后,这一节课学得最差的却是谢蕴湘。谢蕴湘自然也不例外的挨了史姑姑二十戒尺。

    等晚上回到拾得院,吕嬷嬷见凤卿今日没有受罚,终于喊了一声谢天谢地,又道:“我的好小姐,您要是天天能像今日这么争气就好了,奶娘我也就用不着整天为你担心。”

    凤卿在矮榻上坐了一下,发了一会儿呆,于是对吕麽麽道:“奶娘,你去帮我找一些布料、丝线和绣样来,我想学绣东西。”

    吕嬷嬷想到凤卿因为女红课学得不好挨打的事情来,道:“应该的,省得那位史姑姑又为这个事找你的茬儿。”

    接着又皱了皱眉头,学刺绣毕竟不是一日之功的事情,那是要长久的练习的,又怕凤卿就是现在捡起来练习也赶不上别人,最后仍然是她受罚。吕嬷嬷心想,要是早知道这样,在七小姐小的时候就不应该惯着她不学女红,怎么又应该逼着她学一点的。

    而凤卿心里想的却是,其实史姑姑说得对,她何必将女红刺绣看成是讨好男人的玩意,这只不过是一门技艺而已。

    不为了男人,她自己也喜欢漂亮的刺绣,若是能亲自绣出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是一件娱乐自己和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