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添妆(加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凤卿走进宝善堂,便见到王氏正指挥着盛麽麽将一套龙泉窑的梅子青釉瓷器装进匣子里,见到凤卿进来,含笑对她招了招手。

    凤卿走上前去,屈了屈膝,笑着问道:“母亲这是做什么?”然后走到了她身边坐下。

    王氏道:“康定郡主下个月出阁,我今日去给她添妆,你今日正好休沐,跟不跟我一起去?”

    凤卿倒是有些想去探望萧莘,只是想到福王,还是道:“我还是算了,跟着史姑姑学了几天的课,难得休息一日,有些不大想出门。”

    王氏道:“去吧,范阳虽然离京城不远,但毕竟不是在京城,等她出了阁,你们表姐妹之间想见可都不容易了。”

    又想是知道凤卿心中所想一般,笑道:“福王今日被圣上宣进宫去了,我们不多逗留,送了添妆就回来。”若不然她也不会想着带凤卿一起去。

    凤卿笑了起来,道:“既然这样,那我陪母亲一块儿去。说起来我也好长时间没有见过姑母和郡主了。”

    王氏笑着点了点头。

    接着又点了点盛麽麽手里捧着的那套龙泉窑的梅子青釉瓷器,问道:“那套瓷器好看吗?”

    凤卿笑着道:“郡主定然会喜欢得不得了。”

    凤卿并不是说奉承话,龙泉窑的梅子青釉瓷器难烧,很经常十窑都难得烧成一窑。其瓷身如蔚蓝落日之天,远山晚翠,又如湛碧平湖之水,浅草初春,温润淳朴。何况这样的一整套,却是连富贵显赫之家都未必会有。

    王氏叹着气道:“那是你外祖父给我的嫁妆,是先帝的御赐之物。我带到谢家来,一直也舍不得用,怕打碎了一只就不成套了。当年你姑母入王府的时候,你父亲向我讨想给你姑母当嫁妆,我都舍不得给。结果最后还是给了你姑母的闺女。”

    凤卿道:“既然母亲这般喜欢,何不留起来。另挑了其他的东西给郡主添妆也是一样的。”

    王氏笑笑,却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凤卿自己也给萧莘准备了一份添妆,是一把她从别处淘来的古筝琴,她试过音色,还不错。因她那时候没想着去福王府,原是想王氏去添妆的时候让她带去的。

    现在既然要一起去福王府,凤卿自然让人去将琴抱来。

    等东西都装好了之后,盛麽麽让人去套了马车,然后凤卿随王氏一起去了福王府。

    等到了谢侧妃的院子,却是已经有客人在了,正坐在榻上笑着与谢侧妃说着话。

    来的是信国公世子夫人崔氏,身边带了傅双宜和另外一个凤卿并不认得的姑娘,年纪与她们一般大,长相秀丽。

    只是看起来有些腼腆,见到生人便会脸红。

    一见凤卿进来,傅双宜笑着跑上来抱住凤卿的手,笑着道:“我没想到你也会来,我们可真有缘分。我还说等回去的时候,就顺道去你家看你去。”

    凤卿笑着故意道:“我便是知道你在这里,所以才来的。”

    傅双宜撇着嘴道:“骗人,你这个骗人精,就会拿话哄我。”

    凤卿笑了笑,先跟着王氏上前去,然后崔氏微笑着站了起来,与她们相互见了礼。又让她身边的那个姑娘向王氏行礼,与凤卿见礼。

    傅双宜笑着跟凤卿介绍道:“这是我伯母娘家的堂侄女儿,最近到京城来玩儿的,住在我们家里。她闺名单字一个荞字,你可以叫她荞儿。”

    凤卿若记得不错,萧禹诤正和崔家四房的姑娘议着亲,看来应该就是这位崔小姐了。说是到京城来玩儿,其实应该是为了亲事罢。

    崔荞连红扑扑的向凤卿行礼,道:“见过七小姐。”

    凤卿向她回了礼,因不知道她在家排行第几,便道:“崔小姐好。”

    傅双宜笑眯眯的凑到凤卿耳边来,又八卦道:“她以后要成为你的表嫂,伯母说要是快的话,明年就让她和福王世子成亲了。”

    凤卿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这边王氏走上前去,坐下后拉了拉谢侧妃的手,道:“看你这两日的气色好多了,我早与你说话,要想开些,天下就没有过不去的事儿。”

    谢侧妃回握了握王氏的手,道:“多谢嫂子宽慰。”

    谢侧妃前些日子身体一直有恙,王氏也上门探望过她几次。

    其实谢侧妃的身体健康良好,但凡身体不不舒服,必然是被福王给气到了。

    先是因为福王因为所谓“凤命”想打凤卿的主意,完全没有考虑过谢侧妃的位置,后又是因为萧莘的嫁妆食邑的事情。

    按照大昭的律例,亲王郡主出阁都会有一定的食邑。一般来说是王妃嫡出的郡主是食邑两千户,其余庶出的郡主是一千五百户。但若亲王没有嫡出的郡主,由侧妃所出的长女也可以享嫡出郡主的食邑。

    福王府里,萧莘为长,按理来说她是可以享受嫡郡主的食邑的。

    但福王却以萧莘是庶出为由,仅向宗人府按庶出郡主的标准申请一千五百户的食邑。也就是说,虽然萧莘有这个资格享受嫡郡主的食邑的,但这需要福王这个爹向宗人府提出申请,福王府若是不提出申请,人家宗人府还乐得少给一些食邑呢。

    先不说这后边虽然有阮侧妃和邓如意的枕头风,阮侧妃不想让萧莘享受嫡郡主的食邑那是想给自己的女儿留着。

    但福王因为谢侧妃反对他求娶凤卿,因而拿谢侧妃的女儿的利益来气阮侧妃,便足以让谢侧妃气倒了。

    在她看来,福王再怎么恼怒跟她生气就行了,不应该把气撒到她的孩子身上,难道她的女儿不是他萧长业的长女。

    想到这里,谢侧妃又转头看向崔氏,十分感激道:“说起来我们家康定的事,还要多谢世子夫人周全。”

    萧禹诤在其母妃过世后,名义上是由谢侧妃抚养,虽然福王妃过世的时候,萧禹诤已经是个半大的孩子,根本无需谢侧妃多操心。

    但既然担着名义,如今王府又没有正妃,萧禹诤的亲事自然是要由她来出面的。而正好崔家那里也请了崔氏来出面。

    于是谢侧妃便有意的在崔氏的跟前露了那么两句,也好在崔氏愿意卖她这个人情,去凤阳宫给皇后娘娘请安时,也露了那么一两句。然后有了皇后娘娘发话,萧莘的食邑自然是按照亲王嫡女的标准来给。

    崔氏微笑道:“既然两家快要成姻亲,亲戚之间帮点小忙也是应当的。何况这本就是郡主应得的,又不是额外的人情。”

    谢侧妃道:“不管怎么说,都该多谢夫人。”又叹道:“莘儿顺利出阁了,我这心里的大事才算是落了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