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走水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今日的马路比往日感觉十分不平,马车哐哐当当的走着。

    王氏眯着眼靠在马车上小憩,凤卿被晃得有些头晕,给自己倒了碗茶抿了一口。

    车厢外面的骆霖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前段时间下雨的原因,这马路留了许多坑,马车有些晃,岳母和七妹忍着些,很快就到了。”

    王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微微的深吸口气,才道:“无碍。”

    骆霖又道:“我明日跟顺天府尹说一声,让他们报上给工部,把这路修一修,铺上碎石,以后就会好走很多,也不怕下雨……”

    他说到这里,突然“咦”了一声,又道:“前面好像在冒烟,我看好像是谢家的位置,难道是家里走水了不成。”

    王氏听着眉头一皱,凤卿也是蹙起眉来,掀开帘子,两人凑出脑袋去看,看到果然有一股青烟从谢家的那个方向冒出来。

    王氏和凤卿脸上都微惊,王氏倒还沉得住气,连忙对骆霖道:“快,走快一点,快回家去看看。”

    骆霖挥了一下马鞭,喊了一声“驾”,马车瞬间飞驰起来。

    离谢家并没有几步路的距离,马车赶得快,不一会就到了谢家门口。

    王氏和凤卿从马车上下来,看到果然是有些不寻常。灰黑的青烟仍在谢家内院的位置袅袅飘出。

    门口原本站着的门房全都不见了,偌大的府邸居然就让这大门开着却没有人守着。

    凤卿心里有不好的预感,眼皮子直跳。心口砰砰砰的跳,仿若是有大事情要发生。

    凤卿的第六感,在好事上从来不见准过,但是在坏事上却出奇的准。

    她扶着王氏连忙进了大门,绕过大门里的壁影只看到外院稀稀疏疏的有几个人,大家手里都提着一个木桶,或是提着空的出来,或是提着装了水的进脚步匆匆的进内院去。

    骆霖上前抓住一个小厮问道:“怎么回事?”

    小厮一见骆霖,又见王氏和凤卿,急忙道:“夫人、七小姐、大姑爷,不好了,小佛堂走水了。”

    凤卿刚想拍拍胸口,在心里说,还好,小佛堂走水不算什么大事。

    结果接着就听到小厮又接着道:“三少爷,三少爷还有杨姨娘都在里面。”

    然后凤卿差点晕倒,脸上表情大变,震恐起来。而王氏脸上也是大变,睁大了眼睛,瞳孔内布满了恐惧,喃喃了一句:“凤英……”

    手扶着凤卿的手,因为害怕连腿都有些软。

    凤卿腿也有些软,但她却必须比王氏更加镇定的扶着王氏。

    骆霖连忙放开小厮,急忙转过头来对王氏道:“岳母,我先赶过去看看。”

    王氏连忙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快去,快去……”

    骆霖说完就已经转身跑着去了,凤卿转头吩咐云雀和飞燕道:“你们也快去帮忙……”她们功夫好,去了一定可以帮上忙的。

    云雀和飞燕拱了拱手,连忙快跑的跟着骆霖去了。

    凤卿虽然也很想跑着去,但她却不能不管王氏,扶着身体有些发抖的王氏,快步的往内院小佛堂的方向去。

    他们到的时候,小厮和丫鬟们正慌慌乱乱的提着水灭火,有几个小厮空着手站在门口想上前却不敢上前。

    一旁的盛麽麽正一脸正色的指挥着几个小厮将门上的火先灭了,刘大夫有些帮不上忙便背着一个药箱站在一边样子看着有些干着急。

    云雀和飞燕两人一起用脚将门踹开,骆霖用湿衣裳裹着脑袋捂着鼻子从踹开的还蹿着火苗的大门处,正想冲进去找人。

    而在这个时候,谢凤英却已经扶着看起来有些腿软的杨姨娘从踹开的大门处走了出来,在门口处与骆霖碰上,与骆霖说了一句什么。

    谢凤英继续扶着杨姨娘出来,而骆霖则继续冲到了里面去。

    而杨姨娘出来之后,腿站不稳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脸上是到现在还没缓过来的惊恐表情,大约是还呛了几口烟,此时还不断的咳嗽着。谢凤英悄悄的将有些灼伤了皮肤的手藏进了袖子里。

    王氏冲上前去,先扶着谢凤英的手臂惊慌失措的打量看他有没有事。谢凤英却对她笑了一下,道:“娘,我没事。”

    王氏微微松了一口气,隔着袖子想去握住谢凤英的手时,却见谢凤英脸上不对劲了一下,仿佛是在忍受剧痛却忍着不让人发现一般。

    王氏自然发现了,掀开他的袖子,就见他手背上灼伤了一大片,然后脸上顿时震怒起来,红着眼,又拿着他手轻轻的吹着,问:“疼不疼,嗯,疼不疼……”

    那声音,却像是比伤在她身上更让她觉得心痛难忍一般。

    坐在地上的杨姨娘抬着头,看着谢凤英,便见到他被灼红的手背。此时他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笑着不断对王氏道:“我没事,娘,我一点都不疼,这就是看着严重,您别担心……”

    杨姨娘嘴巴喃喃的动了几下想说什么,但看着一脸心疼得仿佛被剜心一样的王氏时,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双手握成拳头放在两侧,像是忍着怕自己开口一样。

    凤卿蹲下身来,扶着杨姨娘问道:“姨娘,您没事吧。身上伤着了没有?”

    杨姨娘失神的摇了摇头,却是不想说话。

    因为小厮和丫鬟灭火及时,其实火势并不大。而到了此时,更是彻底灭下来了,只剩下窗户的一个角还有零星的一点明火。

    而在这个时候,骆霖却也已经将吴姨娘扯着出来了,交给了旁边的丫鬟押着,然后自己扔了裹在身上的湿衣裳。

    比起杨姨娘和谢凤英,吴姨娘要狼狈得多,头发被烤焦了一半,脸上也被灼伤了,此时头发凌乱的由丫鬟扶着。

    刘大夫走上前来,对王氏道:“夫人,让我看看三少爷的手。”

    王氏点了点头,将位置让开。刘大夫拿着谢凤英的手观察了一下,然后松了一口气道:“还好只是表面被灼伤了,没有伤到内里。我用些治烧伤的清凉药物,这样您不会这么疼。”

    谢凤英点了点头。

    刘大夫将药箱交给旁边的丫鬟拿着,然后打开药箱找出了药,轻轻的帮谢凤英涂着。

    王氏此时转头憎恨的看向吴姨娘,目光像是射出的寒剑,每一眼都想将吴姨娘凌迟处死。

    吴姨娘却没有半点的恐惧,脸上甚至是得意洋洋的,笑着,一直笑着,然后道:“三少爷可真是孝顺,听到杨姨娘有危险,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就冲了进来,真是令人好生感动。三少爷不愧是杨姨娘生的,养恩不及生恩大……”

    盛麽麽脸色大变,这分明就是挑拨离间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