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意难平(加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颍川伯府里。

    谢蕴华正在收拾衣裳,她打算回娘家多陪母亲几日,自然衣裳等一应东西都要带齐了的。

    骆霖坐在旁边跟她道:“……我真是没想到岳母平日里看着这么宽厚温和的人,发起狠来比男人都有狠劲。看她拿着明火烧吴姨娘的样子,连我看了都腿软。难怪古人言语,最毒妇人心……”

    “最毒妇人心”可不是什么好词,谢蕴华听到骆霖这样说自己的母亲,心中自然不高兴,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丈夫一眼。

    骆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倒是没有贬义王氏的意思,就是实在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王氏的狠劲。

    王氏那种折磨人的手段,可比他们男人直接手起刀落的狠劲要更加狠多了。

    谢蕴华冷哼了一声道:“你知道什么,吴氏当年害了我的亲弟弟,令我娘悲痛万分。后来凤英出生,我娘才算是走出这份丧子之痛。这十几年来,凤英就是她的安慰,我娘视他为亲生,疼爱凤英比疼爱我更甚。吴氏如今又想来害凤英,那是再想要我娘的命。”

    说着又冷笑一声,道:“要是哪天有人来害我的偃儿和瑛儿,别说烧她的手臂,我连她的脸都烧。”

    骆霖连忙赔笑道:“你看你,好好的怎么又联系到了咱们家。我又不是岳父,怎么会让妾侍来害了我们的偃儿和瑛儿。你看我,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

    话音刚落,丫鬟就进来向她们禀报道:“二爷,二夫人,小梅姨娘在门口,说是来向您们请安。她还说帮二夫人和小少爷小小姐做了衣裳鞋子,现在带了过来让二夫人和小少爷小小姐试一试,若是不合适她再改。”

    谢蕴华转头看向骆霖,讽刺的“哼”了一声。

    骆霖多少觉得有些被打了脸,怒对丫鬟道:“让她滚出去,小少爷和小小姐是什么人,不知明细的人做的衣裳鞋子也能让他们穿,把她做的那些衣裳鞋子给我拿去烧了。”

    说完又转过头来,讨好的笑看着谢蕴华。

    谢蕴华倒没再说什么,坐在榻上叠着衣裳。过了一会,又问道:“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可有去通知我爹。”

    骆霖讨好的倒了杯水递给她道:“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去通知岳父了,想必岳家也会派人去通知岳父。”

    谢蕴华点了点头。

    同一时间,谢远樵是匆匆忙忙的从大理寺赶回谢府的。

    连官服都没来得及换,先去见了谢凤英,确认谢凤英没事之后,才又去了王氏的宝善堂。

    宝善堂今日比往常都静了些,那些亲眼看到王氏动手烧吴姨娘手臂的丫鬟们,此时连站在院子里都有些怵,不敢大声呼吸一下。恐怕今日之后,没有下人敢对王氏呲一呲牙。

    按理王氏今日从福王府得了谢侧妃可能被扶正为正妃的消息,她回来后是应该告诉谢远樵的。但王氏今日不想应付他,所以让盛麽麽将他拦在了门口。

    盛麽麽对他道:“老爷,夫人今日受了惊,喝了安神汤刚躺下没多久,您进去恐怕会吵醒了她。不如您先歇一歇,等夫人醒了我再去叫您?”

    谢远樵心也知道王氏恐怕是不想见他,且在吴姨娘的事情上他的确是有些心虚,便也不多勉强,嘱咐了两句好好照顾夫人之类的,转身便去了关押吴姨娘的柴房。

    盛麽麽看着谢远樵走了之后,转身回了屋里。

    王氏躺在床上,淡淡的出声道:“走了?”

    盛麽麽道是。

    王氏也不想起来,就这样躺着说话道:“凤英呢?”

    盛麽麽又回道:“刚刚一直在屋里陪着夫人呢,见夫人睡沉了,才出去换药。又怕药味会熏着夫人,没敢再进来。但提前交代了奴婢,若夫人醒了就去告诉他。”

    王氏吩咐道:“他的手伤让人小心细看着,刘大夫一人照看我不放心,拿老爷的名帖去宫里请个太医来,千万别让手上留疤了。”

    盛麽麽道是,转身出去吩咐春儿去让外院的管事拿着谢远樵的名帖去宫里请太医。

    吩咐完重新回来之后,王氏又问道:“杨姨娘今日也受惊不轻,凤英可去看过她了?”

    盛麽麽连忙笑着道:“看夫人说的,三少爷记挂着夫人呢,哪有心情去探望杨姨娘。”

    说着默了默,想到今日吴姨娘说的那番话,又忍不住劝道:“夫人可是还想着吴氏说的那几句话,您可别上她的当,她这是故意挑拨您和三少爷的关系呢。”

    王氏缓缓了睁开了眼睛,道:“我知道,她是故意挑拨我和英儿的情分,也是故意想让我难受,我不会上她的当。英儿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当时那种情形下,他若真的连杨姨娘这个生母的安危都不顾,我又怎么敢指望他以后能孝顺我。”

    说完重新闭上了眼睛,在床上侧了个身,将面朝向了里面。

    盛麽麽心里叹了口气,心里想得明白归想得明白,只是心里大约还是意难平。

    因为三少爷不是夫人亲生的,所以夫人不得不和另外一个女人来分享三少爷的孝顺敬爱之情。可天下又有哪一个女子愿意与别的女人分享孩子的爱。哪怕三少爷再孝顺,再懂情义,他也不是夫人一个人的孩子,他在孝顺夫人的同时,也会同样关心孝顺着另外一个女人。

    要是从自己肚皮里出来的亲生孩子,又哪里会有这样的问题。

    夫人在对三少爷的疼爱与日俱增的同时,难道不遗憾这个孩子为何不是自己亲生的。

    从这个方面来说,不能不说吴氏挑拨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

    可是能怎么办,夫人亲生的孩子已经过世了,死在了吴氏的手里。盛麽麽不知道,吴氏怎么还会有底气喊冤。

    王氏又道:“让凤英闲了去看看杨姨娘吧,我没这么小气,阻着他去看杨姨娘。”

    盛麽麽替她掖了掖被子,道:“夫人就不用操心这些事情了,三少爷若想去看,自然会去探望。三少爷没去,则自然是觉得夫人这边更加紧要。”

    说着又道:“刚刚七小姐也来了,见您没醒来,我便没让她进来。她后面大约是去三少爷院子看三少爷去了。要不我现在去跟三少爷和七小姐说一声您醒了,让他们来见你。”

    王氏摇了摇头,道:“不必了,我今日想静一静。”又道:“你仔细去查查,究竟是谁给吴氏传递消息。”

    今天发生的事情,盛麽麽自然都了解清楚怎么回事并告诉王氏了,但给吴氏传递消息的人却没这么快查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