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质问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家内院的一处柴房,靠着内院的一口废井,这里十分偏僻。这口井里曾经淹死过两个孩子,往日少人过来,甚至显得阴森。

    婆子打开了柴房的大门,柴房里面肌肉烧焦的恶臭味传了出来,让谢远樵不由皱了皱眉头,拿手捂了一下鼻子,然后才低着头从门上走了进来。

    柴房是已经废弃了的,平日里无人管理,显得有些杂乱。里面吴姨娘就躺在一垛柴枝上面,身下是一张破席子。

    她那只被烧伤的手臂摊在破席子上,烧黄炭焦的皮肤上面甚至还有恶浓流出,看着十分渗人。大约是因为忍受疼痛,吴姨娘的嘴唇被咬出了血。此时躺在破席子上面,头发凌乱,眼睛凹陷,显得十分狼狈又恐怖。

    谢远樵有些不忍心看,撇开头去。

    吴姨娘看着谢远樵来,有心想对他笑一下,可是发现太疼了,连笑的动作都做不出来,只能脸色苍白的道一声:“原是老爷来了。”

    婆子搬了一张凳子进来,谢远樵坐下,然后眼睛便阴沉的瞪着她。

    吴姨娘又道,甚至让人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做了一个笑的动作:“我以为老爷是来探望妾身的,原不过是来兴师问罪的。”

    谢远樵道:“你少废话,我问你,你为何想害死凤英。凤英与你无冤无仇,你这个人被关了这么些年,还不知悔改,心思这般狠毒。我看你是和我过不去,当年你诱着凤杰吃他不能吃的东西,害我的嫡子早夭,现在又来害我的另一个儿子。你是想让老爷我断了香火你才高兴?”

    又道:“幸得凤英命大没事,你要是害了他,我将你碎尸万段都不足泄恨。”

    谢远樵一向视谢凤英为骄傲,这个儿子聪明、端方守礼,读书比之他当年还要好,以后定然如凤卿一样,会光宗耀祖,给他谢家带来荣光的。

    王家历经王太老爷和王老太爷两代,便站稳在了朝堂权力的中心,一门显赫。谢家经他和凤英两代耕耘,说不定也能挤进权力中心里面去。

    吴氏害凤英,不仅是段他的香火,还是毁他谢家的前程大业。

    吴姨娘呵的一声笑了出来,因为笑得不自然,反倒像是哭,她看着谢远樵,责问道:“老爷现在为了谢凤英来指责妾身,妾身还没伤到他,老爷便急着为他讨公道。老爷这般有为父之慈,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得咱们的两个孩子。凤灵和蕴玉这样惨死,不知老爷有没有想过为他们讨个公道。”

    谢远樵皱着眉道:“你看你,又开始说胡话。凤灵和蕴玉是贪玩自己失足掉进井里溺亡的,他们死了我自然也伤心难过,但这都要怪你自己没有看好孩子。既没有人害他们,我如何替他们讨公道。”

    吴姨娘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脸上笑得狰狞,道:“好一个失足溺亡。”

    是,的确是溺亡,就溺亡在了门口的那口井里。可是才一岁多还不到两岁的孩子,连走路都不稳当,总不会是自己爬到井口掉进井里去的。

    她的两个孩子是怎么死的,她心知肚明,他谢远樵也心知肚明,可他偏偏装糊涂。

    王氏的儿子死了,她被关了起来,她的两个孩子也被用来偿命。可是她的两个孩子死了,却无人替他们喊冤,无人想着为他们报仇,连谢远樵这个父亲都没想过替他讨个公道。

    是了,当年他谢远樵不过是个小小的县丞,还需要靠着王氏的娘家扶持好平步青云,不敢跟王家撕破脸皮。

    他只顾着他的权势富贵,她的两个孩子算得了什么。王氏伤他的子嗣,重犯“七出”之条,他连休妻都不敢言,不过与王氏生分了几年,等王氏帮他找了杨氏生了儿子,便又屁颠屁颠的与王氏和好。

    王氏什么事情都没有,依旧享受她谢夫人的尊荣与富贵,得夫尊敬,儿女绕膝。

    凭什么,凭什么有这么不公平的事。

    吴姨娘诡笑着道:“要照着老爷这样说,大少爷可是自己吞芒果死了的,与妾身何干。”

    谢远樵有些气恼的站起来,盯着她道:“我看你这个人狠毒都刻进骨子里去了,根本没救了。原我还念及你伺候我一场的情分,如今看来,就该让你到阎王爷那里去烫油锅,省得你再祸害我的儿女。”

    说完气哼哼的站起来,背着手便打算出去。

    吴姨娘却在后面喊住他道:“老爷。”

    谢远樵停下脚步来,却没有回头。

    吴姨娘道:“老爷如今儿女成群,自然不会再在意我的凤灵和蕴玉。但老爷可还记得,你曾经亲手抱过他们,欢喜的亲过他们,说他们是你最心爱的一双儿女,你还说凤灵长得最像你,你要用心教导他好传承你的一切。”

    谢远樵皱了皱眉,那时他和吴姨娘正浓情蜜意,说的这些话都不过是哄她的,怎么能当真。

    他那时候尚有嫡子,还是名门出身的王氏所出,这个孩子若是长成,必定会得到王家更多的资源扶持。

    他再怎么样也不会糊涂到挑战嫡庶之别和放弃王家的资源,弃嫡子而让庶子来继承他的一切。

    但她没想到吴氏当真了,还把他的嫡子给害了。

    不过说来吴氏生的凤灵的确是长得最像他的,他也是多有喜爱,若不是吴氏狠毒先害了王氏的儿子,惹得王氏不顾一切的报复,他以后自然也不会亏待这个儿子。

    说来说去都是吴氏不对,令他损了两个儿子。

    吴姨娘又恍惚的道:“两个孩子去了这么多年,老爷可还记得他们的样子。午夜梦回之时,老爷有没有梦见过他们。妾身这么些年可是夜夜都梦见他们,有时候还听到他们在井里哭,他们喊‘娘亲救我,爹爹救我‘,他们哭得好可怜呀。”

    谢远樵看着她,阴着脸道:“人都死了这么多年,早都该去投胎了,有什么好记挂的。”

    他一向只朝前看,凤杰和风灵死了他虽然也伤心遗憾,但他现在又有了新的儿子,且杨氏给他生的凤英还这般优秀。与其想着两个回不来了的儿子,他正应该花精力好好教导凤英上面。

    谢远樵又道:“你别整日神神叨叨的,你要是真想你那两个孩子,干脆陪他们去了算了。”

    说完冷哼了一声,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吴氏在后面呵呵呵的笑了起来,那表情狰狞,声音也诡魔得很,让守门的婆子听着都觉得有些瘆人,浑身都起鸡皮疙瘩,连忙关上了门。

    吴姨娘在身后边笑边喃喃的道:“果真是个冷酷的父亲啊。”

    笑着连眼泪都笑出来了,脸歪在破席子上,却仍是笑个不停。

    门口的婆子听着相互对视了一眼,心都道,这吴姨娘莫不是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