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背主的丫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宝善堂里。

    王氏放下手里的茶碗,听坐在一旁的谢远樵道:“……我看吴氏多半是疯了,看她疯疯癫癫的,整日神神叨叨念着她的那两个孩子,留着她难保不又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我看这两天找个大夫给她看一看,就说她命不久矣,药石无医……”

    意思很清楚,就是干脆让吴氏病亡了。

    王氏的眉眼冷冷的,甚至略带了些嘲讽的神色,然后淡淡的道:“……吴氏的事情老爷不必操心,我自会有主张。”

    她想这么轻松的死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谢远樵撇了她一眼,也有些不悦道:“你也差不多得了,这些年你报复也报复够了,也让吴氏吃尽了苦头,恩怨该了结的也该了结了。你留着她,难保她下次再做出什么事情来。”

    谢远樵也有点怕了这两个女人了,一个两个的都是有毛病。

    王氏不想和她讨论怎么处置吴姨娘,扯开话题道:“昨日我精神不大好,倒是忘记了跟老爷说了。昨日在福王府,正好遇上凤阳宫给康定郡主送添妆,听凤阳宫黄公公透漏出来的意思,咱们家侧妃娘娘大约要被扶正为正娘娘了。”

    谢远樵“哦”了一声,顿时大喜,从榻上站了起来,连问道:“可是真的?”

    王氏道:“当时信国公世子夫人也在,看她的态度,我看是**不离十。”

    那日信国公世子夫人会去福王府,未必不是想给谢侧妃送份人情。

    谢侧妃若是被扶正为正妃,地位可与现在的侧妃不可同日而语,何况两府马上要结成姻亲,若是她就会这个时候去给她卖这个好。

    谢远樵连连扼掌道:“那可是大喜事。”然后又在原地转了几个圈,一时喜气洋洋得不知道怎么好。

    没想到他们谢家最终也捧出了一个亲王侧妃,可见当年他让自己这个妹子不要顾忌正侧之分,入福王府为侧是个正确的选择,现在可不就苦尽甘来了。

    转了两圈,又觉得自己过于大惊小怪了,说不得他们谢家,以后还能捧出一个皇后来呢,实在不必为个亲王妃就如此沉不住气。

    于是轻“咳”了两声,又拱了拱手道:“真是皇恩浩荡,咱们谢家都当感念天恩。”

    王氏端起茶碗又喝了一口茶,懒得听他在家也打官腔。

    等谢远樵得了谢侧妃要被扶正的消息,高高兴兴的走了之后,盛麽麽从外面进来。

    王氏问她道:“如何,可查出了是哪个在和吴氏暗处联系?”

    盛麽麽回答道:“是朱姨娘身边的白桦。”

    盛麽麽听王氏表情淡淡的“嗯”了一声,接着听她问道:“我记得这个白桦之前是被分去服侍邓如意的?”

    盛麽麽道:“正是。”又道:“邓氏去了福王府之后,只带了一个红柳,没有将白桦带去,后来朱姨娘便将她要了去。也怪奴婢疏忽大意,当初朱姨娘的一个丫鬟求出府嫁入,她身边空了一个缺,向我要了白桦,我也没细想便给她了。”

    说着声音又恼道:“却不曾想,这个白桦吃穿用着夫人的,却还想着她的旧主子。”

    王氏又问道:“朱姨娘怎么说?”

    盛麽麽道:“朱姨娘倒是会推脱,出事后就将白桦绑到奴婢跟前来了,说是白桦做的事情她一概不知,是事后才在她的屋里发现一些她跟吴姨娘通信的纸条。又说她无能,御下无方,被白桦蒙蔽任由她做出背主的事情来,请奴婢代她向夫人请罪。因此将所有的事情推得一干二净。”

    盛麽麽可不相信,朱姨娘跟这件事扯不上任何关系。

    王氏又问:“白桦呢,她又怎么说。她平日进不了小佛堂,又是怎么跟吴姨娘联系的。”

    盛麽麽道:“白桦倒是将所有罪责全部揽下了,说是给吴姨娘送消息的都是她一个人,跟朱姨娘无关,也跟别人无关。认罪了之后,便趁着人不注意想撞柱自戕,幸好当时旁边的人眼快拦了下来,只是暂时晕过去了,性命倒是无碍。”

    说着停顿了一下,接着道:“撞柱之前她倒是招了,吴姨娘在小佛堂的背面从地上挖了个小洞通往外面,平日里吴姨娘要是有事想打听,会从那个小洞塞纸条出去,白桦收了纸条便会帮她照办。那个小洞在外面被草丛遮住,加上平日少人在小佛堂周围走动,倒是一直没有被发现。而小佛堂里面,平日送饭进去的婆子也没仔细看,自然也是没有发现有这么一个小洞。白桦昨日本是趁着家里没有什么主子在,眼睛盯着小佛堂的人少,所以前去收纸条,隔着墙跟吴姨娘说了府里的情况。所以吴姨娘昨日想纵火害三少爷,倒应该是临时起意,应不是蓄谋已久。”

    那白桦自己也说,她只是卖点消息给吴姨娘,以为吴姨娘被关着不会出什么大事,没想到吴姨娘会突然想纵火想烧死三少爷和杨姨娘。

    这一点盛麽麽倒是相信的,若是吴姨娘真干出点了什么事,很容易就可以查到是她给吴姨娘传递消息,她自己可也就活不成了。

    “还查出别的什么东西没有?”

    盛麽麽道:“白桦不是府里的家生子,是从外面买进府里的。前些日子,她外面的哥哥在保定府犯了事,打死了个人,是邓氏借了福王的名义跟保定府的地方官打了招呼,免了她哥哥的牢狱之灾。这且不算,白桦家里既然当初穷得要卖女,家里自然是穷得叮当响,可就在前不久里,她哥哥居然在保定府这样的地方置了两百亩的良田。”

    保定府处在京城邻近,地比别处贵,且那里的地可不是一般人能买到的。白桦的哥哥既然能在那里买田置产,背后定然有人帮着他们打招呼。

    若非查到这些,仅凭白桦曾经是邓氏的丫鬟,她怕还不敢断定昨日的事情一定和邓氏有关。

    盛麽麽说完,又问道:“夫人可要再审一审这白桦?”

    王氏道:“不必了,等她醒了灌一副哑药发卖了吧。至于她那兄长,既然犯了事就得按律受裁,有人请托打招呼就让犯人逍遥法外。让人去保定府问一问主事的官员,他们头上的乌纱帽还想不想要了。”

    盛麽麽道是,又问:“那邓氏和朱姨娘那里又该如何处置?”

    王氏道:“邓氏进了福王府做了福王的宠妾,我们很难直接动她,福王也不是什么脑子清醒的人,我们就是去福王府问罪,福王也难免要偏袒他这个爱妾。何况仅凭一个白桦,也指证不了邓氏什么。让人去跟侧妃娘娘说一声吧,要治邓如意,还是该同在福王府的侧妃娘娘出手比较方便。”

    盛麽麽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