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福王正妃
    ,精彩无弹窗免费!

    福王府里。

    偌大的一个前厅,满满当当的跪了一大片的人。

    以萧禹诤和谢侧妃、阮侧妃打头,后面是康定郡主、康敏郡主、萧禹训、萧禹诘、邓如意还有福王府的其他姬妾众人。

    前面站着的是前来宣旨的养和殿李公公。

    邓如意此时脸上是乌黑乌黑的,李公公宣读了什么话她已经听不清楚了,满脑子嗡嗡嗡的,只听到他念的那一句:“……锡尔福亲王之侧妃谢氏,坤仪毓秀,月室垂精,是宜赠尔为福亲王正妃……”

    但是比邓如意脸色更加乌黑阴沉的,是阮侧妃以及康敏郡主。萧禹训、萧禹诘等人。阮侧妃因为过于激愤,甚至有些连跪都跪不稳。

    李公公将圣旨宣读完毕之后,合上圣旨,眼睛扫了一眼跪姿不稳的阮侧妃,然后对谢侧妃道:“谢侧妃,接旨吧。”

    谢侧妃此时脸上镇静,头触在地上,端端正正的叩了三个头,道:“臣妾谢圣上隆恩,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然后双手举起。

    李公公将圣旨递到了谢侧妃的手上,然后对身后的太监使了使眼色,让他们将谢侧妃扶了起来,接着对谢侧妃拱了拱手,道:“谢娘娘,恭喜了!”

    谢侧妃握紧了手里的圣旨,轻轻的松了一口气,虽然她早已经得到了消息,但到此时她的心才算是定了下来。

    见李公公向她道贺,连忙道:“都是皇恩浩荡,臣妾不敢有负圣恩,定当明德克己,以贤母后为典。”

    李公公含笑了笑,看谢侧妃一眼,又道:“谢娘娘好好准备受封亲王妃的典礼吧,奴才传皇后娘娘之言,您是由侧妃擢升为亲王妃,一切典礼以简为宜,望谢娘娘要有心理准备。”

    这个谢侧妃早有心理准备,侧妃扶正与圣旨赐婚册封的亲王妃毕竟不同,地位也不能与之比肩尊贵,仪式自然也会简从一些。

    谢侧妃连忙道:“是,臣妾谨听娘娘之言。”

    萧禹诤等人也跟着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萧莘显得有些激动,伸手抱住了谢侧妃的手臂,满脸笑意的喊了一声:“母妃。”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母妃还有这一刻,而自己还有成为嫡女的这一天。

    萧禹诤则转头笑对谢侧妃拱手道:“恭喜母妃,给母妃道喜了。”

    谢侧妃含笑了笑,道:“我这都是沾了世子的光。”侧妃扶正总要有个名目,宫里给的名义就是她抚育世子有功。

    身后的红柳左右望了一眼谢侧妃和萧禹询等人,眼睛动了一下,跟着就“砰”的跪了下来,抬手举过头顶,给谢侧妃叩头道:“妾潘氏叩见王妃娘娘,王妃娘娘千岁。”

    其他姬妾一见,也纷纷跪下来讨好谢侧妃,叩头跟着红柳的话说。

    前厅熙熙攘攘跪了一大片,最后只剩下了阮侧妃和邓如意及康敏郡主、萧禹训、萧禹诘还站在,倒是显得十分突兀。

    邓如意瞪了一眼红柳,但想了一下,却也跟着跪了下来。

    谢侧妃抬眼看了一眼阮侧妃,目光中带了几分居高临下的姿态。

    阮侧妃的手握成拳头,目光阴暗。是了,她以后就是王妃了,这个与她斗了一辈子的女人,以后会成为她的主母,她得向她叩头,向她行礼问安。

    但是至少在这一刻,在受封王妃的典礼仪式之前,她还只是与她平起平坐的侧妃,她休想让她向她叩头。

    但她身后,她的小儿子萧禹诘想了一下,看了看前面一直看着他们的李公公,最终也跪了下去,用恭敬的语气对谢侧妃道:“见过母妃,母妃万福。”

    康敏郡主气得嘴唇有些发抖,实在没想到这个弟弟会背叛他们,伸手拉了拉萧禹诘的衣袖想让他起来,但萧禹诘却甩开了她的手依旧不动的跪着。

    以后他们与谢侧妃是敌对关系,那是因为她跟母妃一样只是侧妃,得罪了她也没有关系。但现在谢侧妃已经变成谢正妃了,赢了母妃一头,至少现在是赢了母妃一头。此时又有圣上的人在旁边看着,他对圣上圣旨亲封的王妃不敬,肯定也会让圣上对他不喜。萧禹诘觉得,他还是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要将谢侧妃和萧禹诤得罪得太狠。

    萧莘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给自己的母妃叩头的萧禹诘,对着阮侧妃和康敏郡主有些得意又有些嘲笑。

    谢侧妃望着众人道:“大家都起来吧。”

    阮侧妃有些恨恨的转头,望向李公公,问道:“李公公,我们家殿下呢?”

    她就不信了,福王会这么对她,让谢氏当了王妃压着她一头。谢氏两个儿子都没生下来,她可是给他生了两个儿子。

    李公公客气的拱手回道:“回谢侧妃的话,圣上召福王殿下叙话,很快便会出宫回府。”

    他对谢侧妃和阮侧妃的称呼,一个“谢娘娘”一个“阮侧妃”,足见亲疏远近。

    圣上统共就五个儿子,对儿子们的家事没有不关心了,圣上对阮侧妃的印象很不好,李公公对福王内眷的印象自然是随圣上走的。

    李公公说是圣上召福王叙话,其实说是训斥更恰当一些。

    李公公敢说,圣上对储君的人选就从来没有考虑过福王。从福王成年封王开府开始,圣上就从没有让他参与过政事,圣上对他的定位一直很清晰,就是让他安分的当一个闲散王爷,不要想其他的。

    其他的几位亲王,也没哪位将他当回事的,将他视为竞争对手都嫌他资格不够。

    偏偏福王耳根子软,好好的在封地不呆,听信几个妇人之言,从封地跑回京城来上蹿下跳的,为了一个凤命之言,还闹着要取自己侧妃的亲侄女儿当正妃,令圣上对他频频皱眉恼怒。

    圣上将谢侧妃扶正,目的很简单,就是告诉福王让他歇了觊觎储位的心,你没那个命。

    李公公看了一眼谢侧妃,又心想,谢侧妃倒应该去感激燕王殿下。也是燕王殿下去见了圣上,不知和圣上说了什么话,才让圣上下定决心将谢侧妃扶正的。

    李公公宣完了旨之后,自然应该要告辞了。萧禹诤恭恭敬敬的亲自送了他出门,谢侧妃扫了一眼阮侧妃和邓如意,对身旁的亲信嬷嬷道:“去准备准备,给各府下帖子,王府要宴客。”

    阮侧妃“呵”了一声,讥讽道:“姐姐也太急了些,这受封的典礼都还没办呢。”

    谢侧妃根本不屑于跟她说什么,扫了她一眼,捧着手里的圣旨带着萧莘便回自己院子里面去了。她现在根本不必跟她说什么,她就是什么都不说,也足够让她三天三夜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的了。

    她们之间,她已经赢了。

    她也从来就相信,她不会输。阮氏当不了王妃,哪怕她生下再多的儿子。除非圣上和皇后娘娘对萧禹诤不满,想乱福王府的嫡庶,否则为了保证萧禹诤的地位,阮侧妃就当不了正妃。

    只是她之前没有想到,自己有能成为王妃的一天。

    这样也好,她虽然对当不当正妃无所谓,但她若成王妃,她的莘儿就成了嫡女,大家都会高看她一眼。

    等到崔家的小姐进门,她就将王府的中馈交给崔家小姐,自己当个轻轻松松当个只管吃喝玩乐的王妃,就算没有福王的怜惜,她的日子照样可以过得逍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