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毒药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家。

    凤卿回到拾得院,才刚刚坐下,刘大夫便走到她身边,趁着屋里没人,轻声与她道:“今日杨姨娘悄悄来问我,有没有可以让人不痛苦却能马上致命的毒药。我不知道杨姨娘要来是作何用处,只好说这种药官府管制得严,我这里暂时没有材料配制不出来,没敢给她。”

    凤卿听着顿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茶杯,黯着眼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了。我姨娘若是再来问你要的话,你不要给她。”

    刘大夫点了点头,才刚要走。

    凤卿手摩挲着茶杯的边沿,沉默的想了一下,然后突然又喊住她道:“柔姐姐。”

    刘大夫停下要走的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她。

    凤卿问道:“如果让你配制,你应该是能够配制得了这样的毒药的吧?”

    刘大夫皱了皱眉,问道:“七小姐,您想做什么?”

    凤卿道:“我想问您要一些这样的毒药。”

    刘大夫听着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才有走回来,在凤卿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看着凤卿问道:“七小姐,您要这样的药是想用在谁的身上?”

    凤卿对她浅笑了笑,道:“我要用在谁身上,姐姐就不必过问了。姐姐若是愿意,就给我一份就是。”

    刘大夫深深的叹了口气,其实就算凤卿不说,她也多少能猜到她是打算用在谁的身上。

    她顿了一下,才缓缓的开口道:“在我心目中,七小姐一向是清风霁月之人,行得端做得正,光明磊落,纤尘不染。所以一直以来尽管七小姐比我小上十余岁,我却十分佩服七小姐的为人。深宅大院,虽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无奈,有些人甚至因此不得不做一些违心的事,但是我还是希望七小姐能一直保持那份纯善和清白。”

    凤卿摩挲着手里的杯子,垂着眼默了好一会,然后才抬起头来,看着刘大夫,笑了一下,才问道:“在姐姐的心里,我是好人吗?”

    刘大夫道:“自然,七小姐心地善良。”

    凤卿摇了摇头,道:“不是,就算我表面的样子骗过了姐姐和其他人,我自己也知道我不是一个好人。”

    刘大夫看着凤卿,脸上有些疑惑不解,不知道她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然后她便听凤卿接着道:“可是我也不承认我是一个坏人,我不曾主动去害过人。我只是一个自私的,甚至有些虚伪的人。”

    就像她其实有时候挺瞧不起谢远樵,但为了自己能够活得更好一点,她依旧可以违心的讨好他。她对他恭敬,并不是因为她心里将他当成父亲,而是因为她知道讨好了他对自己有利。

    “我不博爱,也不宽容,甚至缺乏同情心,我心里所在乎的只有我少数的几个亲人。为了他们,我甚至会放弃我的某些底线。”

    王氏对吴姨娘的恨意,让她只愿意留着吴姨娘狠狠的折磨让她生不如死,而不会让吴姨娘这般轻松的死去。

    可是她不是,对于她来说,吴姨娘只是一个对她的哥哥有危险的人。

    吴姨娘这一次会想烧死谢凤英,就算将她关得再紧控制得再严,只要她活着,就难保她不会找到机会重新再做类似的事情,等到下一次,谁能保证能像现在这次这般幸运。

    与其整日提心吊胆的防备,又防不胜防,倒不如一次彻底的解决。

    就像杨姨娘问刘大夫要毒药一样,她心里不也是这样想的。

    但与其让杨姨娘违心的手上沾上鲜血,又得罪王氏,倒不如让她来做这件事。

    刘大夫叹声道:“七小姐不应该这样说自己。”在她心里,与她相交多年的谢七小姐绝不是这样的人。

    凤卿又对刘大夫笑了笑,脸上有些抱歉道:“柔姐姐是医者,从来只有治病救人而不会害人。今日之语,是我为难姐姐了,姐姐就当我没有说过。”

    她向刘大夫要毒药的话,的确是有些思虑欠妥。

    刘大夫没有再说话,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与凤卿告别回了自己的屋子。

    而后她在自己的屋子里呆坐了许久,也犹豫了许久,直到天色暗淡,又华灯初上。她才重新站起来,搬出自己那个放一些不常用的药物的匣子,从里面找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

    她盯着那个小瓷瓶看了一会,然后收进了袖子里,然后从房间里出去。

    走到门口,却刚好碰到紫英,刘大夫便将她叫住道:“七小姐今日问我要了一瓶治心口痛的药,正好你帮我带过去给她。”

    说完将手里的小瓷瓶递给了紫英。

    紫英将小瓷瓶接了过来,道了一声是。

    刘大夫犹豫了一下,又叮嘱道:“这药有些猛,对治心口痛的人有奇效,但对常人却无益。你记着,不要去碰里面的药丸,更不要将碰过药丸的手入口。等将药交给七小姐之后,最好洗一洗手。”

    紫英应了,又忍不住笑着道:“刘大夫您这次配的药怎的还这么多讲究,看你配的不像是药,倒像是毒似的。”

    刘大夫笑了笑,没多说什么,然后摆了摆手让她去了,自己则转身回了屋子。

    等关上了门之后,刘大夫便走到了屋里供奉的药王像前跪下。

    世人多信佛,一般拜的都是佛祖菩萨,但医者信的却是药王,拜的自然也多是药王。

    刘大夫双手合十,抬头看着桌上的药王像,脸上深切的歉疚道:“弟子刘柔,违背医者之德,以医害人,我愿减寿十年,以恕自身罪孽。”

    说完深深的磕了三个头。

    另外一边,凤卿看着刘大夫让紫英拿给她的小瓷瓶时,沉默了许久,最终叹息一声,将小瓷瓶收了起来,道:“我知道了,代我去谢过柔姐姐。”

    等紫英依刘大夫之言去洗手的时候,紫英才突然反应过来,觉得不对呀。

    心口痛又不是什么难症重症,又什么治疗心口痛的药需要谨慎到不过拿了一下药瓶,刘大夫都叮嘱她需要洗一下手的地步,除非那真是毒药。

    毒药……

    紫英吓了一大跳,差点将手下的铜盆给打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