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姐妹谈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蕴华带凤卿去的地方,是内院靠荷花池的一个亭子。

    那里风大,四处风吹而来,吹得人都格外精神了些。何况此时荷花池里的荷花全开,连景色也是赏心悦目的。

    亭子的石桌上放了一碟桔子,谢蕴华掰开了一个递给凤卿,然后又去给自己剥一个,一边柔声的说话道:“听方姨娘说,你今天早上来了宝善堂?”

    凤卿捏着手里的那个掰开的桔子,点着头道:“是,本是想去给母亲请安的,但母亲既然精神不济不想见人,我自然不好打扰母亲。”

    凤卿说得一脸平淡,倒好像王氏真的只是精神不济才不想见她一样。

    谢蕴华心里叹了一口气,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自然清楚,用帕子轻轻擦了擦自己的手,伸手拍了拍凤卿的肩膀道:“你别跟娘太计较,她只是暂时想不开。吴姨娘的事,我也觉得娘太执拗了些。”

    既然谢蕴华已经开口提了这件事,凤卿也不能避着左右而言他,放下手里的桔子认真的开口道:“这件事不怪母亲生气,是我的错。不管怎么样,不管我想做什么事,至少应该提前跟母亲说一声。我背着母亲行事,是我没有尊重母亲。”

    谢蕴华看了凤卿一眼,明白她也只是觉得没有提前跟母亲说一声这一点做错了,却并没有后悔给吴姨娘送毒药想要吴姨娘的命。

    谢蕴华拉了拉凤卿的手,道:“这么多兄弟姐妹里面,除了我和凤英之外,娘最喜欢的就是你。我出阁得早,不能时常承欢娘的膝下尽孝,凤英是男孩子,一来要忙着科举学业,二来也不及姑娘家细心,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多陪着娘,让她不至于觉得膝下空虚。因此,我不希望你和娘之间因为不必要的人生了嫌隙。”

    凤卿点了点头,道:“我明白,等母亲愿意见我的时候,我会去向她认错。”

    谢蕴华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是觉得你错了,其实在吴姨娘的事情上,我与你的看法一致,让吴姨娘死了比留着她活着折磨她强。”

    只要人活着就会生出无数的意外,谁知道吴姨娘以后会不会还生出其他的事情来。既然是忧患,倒不如彻底将她解决了。

    谢蕴华叹息的继续道:“只是凤杰的早夭一直是娘的心结,娘心里至今没有走出这道坎,所以对吴姨娘的恨意无法消解。留着吴姨娘,娘是在折磨她,娘又何尝不是在折磨自己。凤杰的早夭虽然令人痛惜,我也恨吴姨娘。”

    那是她的亲弟弟,真正与她血脉相连的弟弟,她都还记得他第一次亲切的叫姐姐的样子,软软糯糯的趴在她的背上像是个小糯米团子,那样可爱。

    “可他毕竟已经过世二十多年了,人总不能沉浸在过去的痛苦里,而是要往前看,望着前面的好日子看。我也望着娘能早日从这段心结里走出来,过好今后的日子。”

    谢蕴华伸手拉了拉凤卿的手,认真的道:“娘那里我会好好劝她,所以我希望你也不要将娘的生气放在心上,令母女之情生分。”

    凤卿摇了摇头,道:“母亲自小到大都体贴和偏爱于我,我一直记在心里也很感激母亲,又怎么会将这放在心上。”

    说着又有些愧疚道:“倒是我,常常不孝,惹得母亲不高兴。”

    谢蕴华笑了笑,拍了拍凤卿的手背,道:“你没放在心上就好。”

    说完也不再说这件事,将桌子上的桔子又递到凤卿的手里,道:“来,吃桔子吧,这是我们家自己庄子上种的,跟椪柑嫁接过的甜桔,味比甜桔酸些,但我觉得味道还好,所以回来的时候带了几筐过来。”

    凤卿笑了笑,依言吃了一口,的确是有些酸。凤卿有些受不了它的酸味,吃了一瓣就不想吃了,但看谢蕴华却吃得津津有味。

    等到了傍晚,凤卿上完了史姑姑的课之后,照旧去宝善堂打算给王氏请安。

    这一次,她倒是没有被拦在了外面,方姨娘笑眯眯的将她请了进来。

    王氏就歪在上面的美人榻上,精神看起来依旧有些不好。

    凤卿上前去跪在了地上,垂着头对王氏道:“母亲,女儿错了。”

    王氏低着头看了她一眼,最终心里叹了一口气,从美人榻上坐直了身体,然后才道:“你起来吧,吴氏的事情,我们之间没有谁对谁错。”不过是立场不同。

    且这个孩子心里一向有自己的主意,就算此时她认了错,却也不会真的觉得违背她的心意给吴姨娘送毒药就做错了,不过是为了让她气消哄她开心而违心的认错,又有什么意义。

    凤卿抬头望着王氏,道:“母亲请让女儿把话说完,女儿是真心的认错。女儿并不觉得想让吴姨娘死做错了,女儿错在一没有提前告诉母亲我会这样做和我心中的想法,背着母亲行事,是对母亲不敬,二错在只想到吴姨娘活着以后可能会对哥哥的安全造成威胁,所以便想除之而后快,却没有体谅母亲的心情,是对母亲不义。我对母亲不敬不义,所以向母亲认错,望母亲责罚。”

    说完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王氏看着她,默了好一会之后,才道:“我知道了。”

    方姨娘一见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好,连忙笑着打圆场道:“夫人是最喜欢和体贴七小姐的,怎会真的跟七小姐生气。”说完上前亲自将凤卿扶了起来,又笑着道:“既然夫人让七小姐起来,那七小姐就赶紧起来。母女没有隔夜仇,七小姐去跟夫人敬杯茶,母女间不管有什么,就算过去了。”

    凤卿走上前去,亲自斟了茶水,双手端着递给王氏,道:“母亲。”

    王氏也没有再为难她,接过抿了一口,然后两人因为吴姨娘的事情仿佛算是过去了。

    但凤卿明白,这件事恐怕不会真的这么简单过去,王氏与她终归是有些生分了。凤卿心里叹气,却也只能想着以后再慢慢想办法弥补这段裂痕。

    王氏又指了指旁边的位置,对她道:“你坐下吧,我有事要和你说。”

    凤卿道了声是,然后坐了下来。

    王氏道:“我这两日精神不济,无心管家。正好你们都大了,以后我让史姑姑将课都改成上午上半天,下午你带着蕴绣和蕴月一起管家,免得以后出阁了眼前抓瞎。”

    凤卿之前倒是帮着王氏管过家,但也只是帮着打打下手,却没有系统完整的管过。而这一次,王氏明显是打算全部放手,将管家的事情全部都交给凤卿她们去干了。

    王氏没有提到谢蕴湘,凤卿也没有提,凤卿只是提议道:“不如让五姐姐也来和我们一起管,我和蕴绣蕴月都年纪小怕压不住阵,有五姐姐与我们商量着行事也好展开手脚。”

    谢蕴心现在帮着杭氏在当二房的家,但是只管二房的一小块地方跟管谢家的一大家子毕竟是不同的。若无意外的话,谢蕴心嫁到乔家作为长媳,以后定然是要主持乔家的中馈的。

    在娘家多学一些管家的经验,对她只有好处。

    王氏没有反对,对她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