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福王府的贺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除了燕王府没有正妃的不算,晋王府、鲁王府等正妃也都没有亲自上门,来的都是他们府里的侧妃。相较起来,东宫让生了皇长孙的吕嫔前来,已经算是对谢氏十分礼遇了。

    谢氏自己也明白,福王在众位兄弟中最弱,她又是侧妃扶正,其他王妃不想给她这么大的面子也是可以理解,她自己想得开,并不觉得有什么。

    何况此时心里要不舒服的,恐怕该是那几位王妃们。原来是她们不看在眼里的侧妃,以后却要跟她们称妯娌,谢氏都难猜她们心里现在会不会觉得憋屈。

    凤卿等人来了不久之后,东宫的吕嫔也来了。

    凤卿第一次见到萧禹询的这位生母,长得并不算十分漂亮,就只能算是清秀。但脸上一直挂着亲切的笑,显得十分和蔼,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凤卿见到她的时候,忍不住心里私自笑了一下。不知道冥冥之中是不是有所注定,眼前的吕嫔很像前世那个人的母亲。只是不同的是,眼前的是活生生的人,而前世那个人的母亲却只出现在他房间摆着的相框里。

    有萧禹询在前,凤卿在这里再看见出现与前世相像的人,已经没有任何的意外了。

    吕嫔进来后,其他人都需要向她跪拜,纷纷落落的跪了一地,吕嫔叫了请起。

    谢氏虽已经接了圣旨,但册封典礼毕竟还没举行,这就有些像订了亲还没办婚礼的人,虽已经是铁板子钉钉的事,但缺少个仪式她便还不算是正式的福王正妃。

    既不是福王正妃那她的身份便在吕嫔之下,所以谢氏笑着迎上前去也给吕嫔行了个礼。

    吕嫔却没有受她的礼,侧身避开,又回了她半礼。两人寒暄了两句,这才相携着在上位中坐下。

    吕嫔又将目光转向王氏和凤卿等人,笑盈盈的问道:“这是谢家两位夫人和几位谢小姐吧?”

    谢氏笑着道:“正是我娘家的两位嫂子和几位侄女。”

    吕嫔将目光停留在凤卿的身上,仔细打量了一会,因为打量得有些久,倒让谢氏、王氏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来。

    谢氏提醒她道:“可是我这侄女身上有不妥的地方,让娘娘一直盯着她瞧?”

    吕嫔却仍是面带含笑,道:“我是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所以一时沉迷了眼。”

    坐在谢氏另外一侧的刘侧妃闻言不由笑了一下,放下手里的茶杯。

    凤卿发现这位刘侧妃并不多话,从头到尾除了必要的寒暄,她几乎没有怎么说过话,一直都是静静的,仿佛也希望别人将她当成一个透明人一样。偶尔凤卿不小心对上她的眼睛,她还会客气的对她笑笑,目光中并不忌讳的带上她对她的好奇。

    吕嫔又笑着对凤卿招了招手,道:“你过来让我瞧瞧。”

    凤卿在得到王氏的点头示意后,上前去屈了屈膝,道:“见过吕嫔娘娘,娘娘万福。”然后站在了离她一步远的地方。

    吕嫔又看了她一会,继续浅笑道:“果然是好齐整的样貌,人看着也伶俐。”又道:“询儿和顺儿倒是都常在我和太子妃的跟前提起你,说你擅有才华。”说完眼睛就一直盯着凤卿的脸上瞧,想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凤卿道:“臣女天生愚拙,是张顺姐姐仁善,抬爱臣女。张顺姐姐才是那个才华横溢的人。”

    她只提了张顺,却并没有提萧禹询,吕嫔听着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摆了摆手让她可以回去了。

    她转头接着与谢氏说话,偶尔也关照两声刘侧妃,显得不冷落她。

    阮侧妃和邓如意倒仿佛是为了故意下谢氏的面子,直到快开宴的时候,才一脸含笑得意的随着福王姗姗来迟。

    这乍然一看,很容易让人觉得福王是被她们两个故意留到了现在才来谢氏的贺宴,让人觉得谢氏这个王妃不过是宫中的旨意,但福王可没将她当回事,大家也别对她这个王妃太认真。

    谢氏站起来给福王行礼,而谢氏行礼的时候,阮侧妃挽着福王站在他身边不动,看着倒像是谢氏在给她也行礼一般。脸上还有些张狂的抬起了下巴,眼睛盯着谢氏瞧。

    谢氏懒得她来占这个便宜,行礼了之后便站了起来。

    倒是一旁的吕嫔“咦”了一声,一脸怪道:“怎么你们福王府的侧妃却是不用给正妃行礼的吗?”这多少是有些说福王府规矩不正的意思了。

    阮氏心里气恼,却不敢跟吕嫔发作,眼睛盯着福王看了一下,见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拿眼睛偷偷的去瞄王氏身边的凤卿,目光不由阴沉起来。

    她默了一下,然后才笑着回答吕嫔道:“这自然是要的,只是吕嫔娘娘知道,我们王妃毕竟还没进行过册封典礼,按礼算不上正妃。我只怕算我行了这礼,我们王妃会觉得受不起。”

    谢氏却道:“你若不愿意行礼,我不能强按着你的头磕头,但你要是行了,你这礼我也是受得的。”

    阮侧妃的脸色黑了一下,最终不甘不愿的对谢氏屈膝行礼,道:“见过姐姐。”

    谢氏道:“起吧。”

    福王是男眷,他在贺宴上露个脸便可以了,是不需要留下来陪客,加上他最近正跟谢氏闹不和,也不想给谢氏太多体面,来了后随便的跟谢氏说了两句话便打算走了。

    转身打算离开之前,又偷偷的看了一眼凤卿。

    福王前两日被亲爹训斥了一顿,骂他年纪一把了却没脑子,不知廉耻。又被威胁了一顿若他再敢做一些有失皇家颜面的事就把他的亲王爵位给革了,降爵为郡王。

    有了这一通威胁,福王倒是不敢再打凤卿的主意,但看着凤卿的脸时多少还是觉得可惜。心里又觉得,若不是谢氏不贤惠跟他闹,没有为他和福王府着想,他说不定还真的能娶了凤卿,心里越发对谢氏不满。

    凤卿既然被栖凤寺预言为凤命,那娶了她的人岂不是就是真龙之命。

    谢氏看他又在那里为老不尊,于是屈膝恭送他道:“臣妾恭送殿下。”

    福王气得甩了袖子,这才转身走了。

    花厅的宴会在继续,谢氏请来的说书先生仍在吹拉弹唱,宴中觥杯交错,好不热闹。与这热闹格格不入的,只有阮侧妃和邓如意两人。

    侍女端了茶水上来,给邓如意递茶水时却不小心打洒了茶碗,茶水溅到了邓如意的衣衫上,上面湿了一大片。

    邓如意黑着脸站起来,刚想发脾气,谢氏却先她开口数落侍女道:“怎么这般不小心,幸好邓夫人是我们自己人,要是洒到了客人身上多失礼,下次可要注意一些。”

    那语气不咸不淡的,实在不像是在斥责人。

    侍女道了是,又向邓如意道了歉,道:“奴婢给夫人换一杯。”然后端着茶碗下去了。

    邓如意心里不爽,又因她今日早上醒来不知何故觉得头晕脑胀得很,更加上她也不想留在这里看众人捧着谢氏,于是便皮笑肉不笑的对谢氏屈了屈膝,道:“娘娘,妾身回去换身衣裳。且妾身身体不适,待会就不过来了,望娘娘恩准。”

    谢氏并没有为难她,反而还甚为温和的说了一句:“既然身体不适那就好好歇着吧,身体好了才能好好伺候殿下。”

    邓如意淡声道了是,然后领着自己的侍女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