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鲁王萧长洛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站着打量着眼前的房间,房间两面临窗,打开的窗户一眼可以望见外面满湖盛开的荷花,白白、粉粉、紫紫的眼色,和碧绿的荷叶一起,铺满了整个湖面——这应该是建造在湖面上的一座别院。

    房间布置得很庄重,除了左右两面大开的窗户,前面的墙上挂了一幅巨大的山水国画,画面上的瀑布奔涌而来,仿若席卷一切,气势凛然,就仿若这座房子的主人的野心。

    地上还摆了上好的紫檀螺西桌椅几案,入门的地方摆了一个一人高的青花瓷瓶。

    既来之则安之。

    凤卿也并不觉得恐慌,站在那副巨画前欣赏着那副画。

    过了一会,凤卿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于是转过头去,便看到一个年约二十六七的男子,手持卷轴微抬着下巴走了进来。男子面容柔美,但略显得有些阴气。目光微沉,但却看得见瞳孔内闪闪发亮。

    他走过来最终站定在离凤卿一步远的地方。

    凤卿皱了皱眉头,不喜欢两人这么近的距离,然后又往后退了一步。

    男子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但却并未说什么,而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凤卿的面容,然后手上的画轴“哗”的一声被打开,又打量着画中的少女,仔细与凤卿对比了一下,最终笑了笑,道:“果然是真人比画中的更美。”

    凤卿并不回应他的话,屈膝行礼,道:“臣女见过鲁王殿下,殿下万福金安。”

    凤卿虽未见过鲁王萧长洛这个人,但却确定这个人就是他。

    萧长洛将画轴收起来,“啪”的一声稳稳的扔到了旁边的桌子上,叫起道:“起吧。”

    凤卿起身,然后开口问道:“不知殿下命人请了臣女来,是有何示下。”

    萧长洛故意道:“男人单独请女人前来,你说会是为了什么?”

    凤卿皱了皱眉,咬了咬嘴唇。

    萧长洛拍了拍手掌,外面自有侍女鱼贯而入,摆了桌子,将手里端着的酒菜摆上了桌。

    萧长洛坐到了桌子上,又道:“七小姐大早上的出门,至今还没用午膳吧,陪本王用一顿午膳吧。”

    凤卿道:“天色已晚,臣女出门时未曾通晓长辈,还请殿下放臣女回去,以免家人担心。”

    萧长洛喝了一杯酒,笑道:“你怕什么,本王已经让人去告诉谢大人了,说你被本王请了来。”又故意有些暧昧不明的道:“告诉他你今日会回去得有些晚,或者更可能今晚不会回去。”

    说完又对旁边的侍女使了使眼色,道:“请七小姐坐下。”

    两个侍女对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七小姐,请您坐下陪殿下用膳。”

    凤卿想了一下,也不觉得与他硬犟着有什么好处,便依言坐了下来。

    萧长洛又举着酒杯道:“七小姐不打算敬本王一杯吗?谢本王这顿饭食之邀。”

    凤卿道:“臣女并不觉得被以这种方式请来,有什么值得感谢的。若是殿下愿意此时送臣女回去,倒是值得臣女以酒敬谢。”

    萧长洛笑呵了一声,自己饮完了酒杯上的酒,又说起道:“你说本王要是强留你陪本王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会发生什么?”

    凤卿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发现他倒不是全然的开玩笑。

    而后又听他继续道:“你说本王府里会不会多一位侧妃。”

    凤卿看着他,而他也在望向她,两人四目相对,各有凌厉和气势。

    凤卿认真的道:“如果殿下真的这样做,殿下府里会不会多一位侧妃臣女不知道,但臣女想这京城中的尼姑庵会多一个尼姑。”

    萧长洛哈哈的笑了起来,仿佛十分愉快,道:“不愧是天生凤命的人,果然有脾气。但本王偏偏喜欢有脾气,并且漂亮的女人。”

    说完目无旁人的仔细欣赏着她的脸,脸上带着悦目的神情,仿佛她的脸就是一件极能取悦他的东西。当然,更能取悦他的或许是她身上所谓的“凤命”。

    凤卿道:“殿下若是为了所谓凤签的预言,臣女劝殿下还是收敛着点好。若是为了臣女得罪了宣阳侯府和清河长公主,这可就得不偿失了。”

    萧长洛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本王会怕他们?”又道:“他们既然认本王为主,自愿辅佐本王,便只能一条道子走到黑。就算得罪了他们又如何,他们就算此时改弦易辙,也要想一想还能不能下了本王这条船。本王这个主子做事,难道还需要看臣下的脸色。”

    凤卿道:“或许殿下不惧宣阳侯府和清河长公主,也无需爱惜与鲁王妃之间的夫妻之情。但若是……”

    凤卿故意顿了一下,才接着道:“东宫、燕王府、晋王府联合对殿下发难呢,就算殿下自觉得底气足,不知道您一人能不能抗住三方势力的夹击。臣女说句不自谦的话,如今想娶想纳臣女的可不止殿下一个,但如今还无一人有所动作,不过是担忧成为众矢之的。殿下英明果决,不会不知道若强纳了臣女进府,必会招致其他众人的集体攻歼。”

    萧长洛的表情冷了下来,看着凤卿,声音冰寒的道:“没想到你小小女子,倒有一些小见识。”

    凤卿接着道:“所以臣女实在不知道,殿下将臣女请了来的用意是什么。”

    萧长洛却并不回她的话,威严凛然的看着凤卿道:“那么本王倒是想知道,你这个天定的皇后选择的真龙是谁呢?听你这语气便知道不是本王,那么是谁?萧长昭、萧长秀,还是东宫的萧禹询。”

    凤卿道:“龙择凤,帝选后,自来只有天子择皇后的,何来皇后择天子,殿下这话问得有些本末倒置了。”

    萧长洛道:“很好,很好的避开了话题。”

    她谢凤卿既然被凤签预言为会成为皇后,他就不相信她心中会没有想法,会没有选定的目标。

    萧长洛又道:“你既说不管是谁强娶了你,都会引致其他几方的联合发难。但有一个可以避开这个死局的方法你却故意避开了,那就是你死……”

    说完喊了一声“来人”,原来抓凤卿来的那个男子走进来对他拱手,萧长洛却一直盯着凤卿看,抽出那男子手中的剑。

    剑上的银光闪过,晃花了凤卿的眼睛,令她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等她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那把长三尺六寸宽一寸八分的长剑指在了她的脖子上,与她的脖子仅差半尺。

    萧长洛接着道:“你若死了,棋局便会重回平衡。”

    凤卿虽明知道他是吓唬她的居多,但看着自己脖子前闪着银光的剑刃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畏惧,就怕他突然手颤一下,然后就刺向了她的脖子。

    “还有件事本王倒是忘了告诉你,本王喜欢的东西,要么得到,要么毁之。”萧长洛仿佛极喜欢她脸上露出畏惧又强作镇定的模样,又笑着道:“这么漂亮的人儿,本王还真有些舍不得毁了。”

    凤卿却在这时突然闻到外面有一股香油味。她在紧张的时候,鼻子总是特别的灵。她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抬头道:“你的院子要着火了。”

    萧长洛脸上愣了一下,没明白她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凤卿又道:“你不出去看一看吗,真的要着火了。”

    而后外面突然便有人喊起来道:“着火了,着火了,快去通知殿下,快去打水救火……”

    然后外面便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各种闹闹哄哄的,连屋里伺候的侍女也左右望了一下,脸上不安起来。

    萧长洛收起剑看了一眼外面,终于闻到了火烧的味道,以及助燃的香油味。

    他转过头来,表情阴沉的看了她一眼,接着便脚步匆匆的走到了外面去。

    凤卿等他走后,自然也赶紧离开了房间。外面的火势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烧到这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