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选定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仰着头看着谢凤英,有些直白的道:“哥哥,我知道我在你心里或许一直都是美好的样子,但是那未必是真实的我。我并不淡泊,也不清风霁月。名利、权势、富贵,这些东西谁不喜欢。是的,这些东西我也喜欢。且我并不认为我喜欢这些东西就是错的,男人可以追逐权势地位并被认为是有志气,为什么女人有**就是错的。倘若我并没有通过伤害别人或通过歪门邪道来获得这些,那我就不应该受到指摘。”

    她在这里重生一场,重活一世,不是为了向人证明她淡泊名利不慕富贵而宁愿被人害死的。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比起当下位者来跪拜别人,她宁愿当一个上位者接受别人的跪拜。谁的膝盖也不是天生就是软的,她也想要无需总是对许多人叩头跪拜的一天。

    哪怕她就算走到了那个位置仍需对人跪拜,但跪一个人也比跪许多人要好。

    她喜欢权力、富贵,同时也很惜命,这是她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且她也很清楚,凭如今的谢家根本无法完全护住她,她只能寻找一个更大的靠山。

    谢凤英蹙了蹙眉头,他虽然不赞同凤卿的想法,但是依旧心疼她如今艰难的处境。且认为是因为凤签这件事导致身边层出不穷的算计和阴谋,才改变了凤卿的心境。

    谢凤英问道:“可你有没有想过,你选择燕王殿下,必然会卷进储位之争。燕王殿下胜了还好说,你随之富贵,全家也鸡犬升天。可万一他败了呢,那也不是你一人的事情而是全族的事情。且就算燕王殿下胜了,以后又会有新的储位皇权之争。”

    除非凤卿嫁进燕王府之后,有能力做到王府的所有子嗣由凤卿所出,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且不说燕王作为龙子凤孙不可能只守着凤卿一人,单说现在,燕王膝下就已经有了一个能跑会跳的长子。

    凤卿忍不住笑了一下,讽中带苦,问道:“哥哥,你以为咱们谢家能在储位之争中独善其身吗?”

    先不说那些有心捧出一个皇后的人家现在都把谢家当成眼中钉,就是谢远樵自己都在积极的想要参与到储位之争中去。

    凤卿道:“至少燕王殿下是诸位皇子中胜算比较大的一个,不是吗。”

    谢凤英道:“你只考虑到情势和胜算,可你喜欢燕王殿下吗?姑娘嫁人是一辈子的事情,你要和你的夫婿过完几十年,哥哥总希望你考虑自己的婚事的时候,也能考虑到自己的心意。”

    男人便罢了,不喜欢正妻还能纳妾。可是女子,若是跟自己不喜欢的人过一生,那该是一件多难受的事情,如同母亲……

    谢凤英更希望凤卿能像谢蕴华一样,嫁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能与夫婿琴瑟和鸣,生儿育女,简单幸福。

    凤卿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道:“和燕王在一起,我觉得很安心。”

    她对他或许达不到喜欢的程度,但是至少比起其他的皇子来,他是令她不讨厌的一个。

    他虽然常常强迫她,喜欢拿话挤兑她,可偏偏她和他在一起反而比和别人在一起更轻松自在。在他面前她无需考虑那么多,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就好像是一种天塌下来,有人替她顶着的感觉。

    谢凤英脸上有了几分黯然,和燕王在一起让她觉得安心,是因为他这个兄长和谢家都让她觉得保护不了她,只有燕王的权势和地位让她觉得有安全感?

    他是长兄,但却并未尽到护佑照顾妹妹之责。自从凤签一事以来,凤卿身边发生了那么多危险的事,可是他这个兄长大多时候什么都无法为她做到,只能无能为力。

    谢凤英伸手握了握凤卿的手,脸上愧疚的道:“身为兄长,我保护不了你,我很惭愧。”

    凤卿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认真的对他摇了摇头,道:“哥哥万不能这样说,我说过,选定燕王是因为我想要当皇后,与哥哥没有任何关系。”

    凤签的事情发生之前,她只想嫁一个门当户对的普通男子,得过且过的过完这一生。凤签的事情发生之后,让她将这条一早给自己准备的道路都堵绝了。

    很长一段时间,她一直在感觉到彷徨和迷茫,她原本给自己定的人生路已经走不下去了,可是她又不知道自己新的人生路在何方,所以焦躁和恐惧,像是处在一个四面黑暗无边无际的空间里,她找不到自己的出路,也不知道自己的路该如何走下去。

    直到史姑姑的到来。

    她告诉她,既然讨厌必须对别人奴颜卑膝,讨厌对别人三拜九叩,也讨厌在被别人暗算的时候因为地位权势不如他们而无能为力,那就努力去活得权力吧,有了权力你才能改变现状。

    既然人人都不相信她不想当皇后,那她就是要当皇后,那又有什么不可以。

    谢凤英叹着气道:“要是母亲和姨娘听到你这番话,恐怕会被吓得一大跳。”

    凤卿却摇了摇头,杨姨娘便罢了,她或许会受到些许惊吓,但是王氏却绝对不会的。

    比起谢凤英、谢远樵和杨姨娘等人,凤卿觉得王氏这个嫡母反而应该是最了解她的那一个人,她甚至比凤卿自己更了解她。

    王氏或许与谢远樵不一样,一开始并不想要主动选择皇子阵营搅合到储位之争中去。但是当被逼得避无可避,只有这一条路可走的时候,王氏也从来不会畏惧畏缩的。

    她本是巾帼不让须眉,从来不缺壮士断腕的勇气。既然人人都不相信他们对未来的后位无意,逼着他们承认自己有野心,然后视他们为威胁而欲除之而后快,那他们就当一回野心人,冒险从储位和后位这条血路中挣出一个前程来,胜了便是全族尊荣富贵。

    凤卿有时候觉得,大约是自己多年受王氏言传身教的缘故,有些性子上的东西反而像王氏多些。

    那一次她和傅双宜、李七姑出门游玩,最后却被萧长昭拐了去,萧长昭傍晚才将她送回。之后王氏却没有问她任何的事情,也没有出言提醒或警告她不要和萧长昭过多来往,她便知道王氏对这早有心理准备。

    她在默许她和萧长昭的交往,便也表示她经过诸多思虑之后,默从了谢远樵想要利用凤卿挣取从龙之功和寄望后位的做法。

    王氏和凤卿从来不曾为这件事讨论和商量过,但这却成了彼此间无言的默契。

    选择萧长昭,是她谢凤卿的选择,同时也是谢远樵和王氏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