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保媒
    ,精彩小说免费!

    回到家中。

    凤卿先去给王氏和谢远樵请安,大约是萧长昭已经让人提前来打过招呼了,王氏和谢远樵并没有因为凤卿的晚归而表现出担忧。

    谢远樵抚须一脸笑意的看着凤卿,脸上一副满意又得意的表情。

    王氏并没有说什么,便让凤卿先回去歇着了。

    等凤卿走后,谢远樵对旁边的方姨娘道:“不是说燕王殿下还赏了两篓葡萄,洗一盘端上来让我尝尝。”

    方姨娘早就准备好了,连忙笑着道:“是,早就给老爷和夫人准备好了。”然后便笑着让人将葡萄端了上来。

    葡萄粒粒晶莹的呆在碟子里,谢远樵拈了一颗放进嘴里,接着便连连点头道:“真是不错,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葡萄。”

    说完又拈了一颗递给王氏,道:“夫人也尝尝。”

    王氏白了他一眼,接过葡萄尝了一口。葡萄虽然甘甜,但说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葡萄也是夸张。大约是因为这是燕王对凤卿的照顾,里面所代表的意思不同,所以让他觉得格外的甘甜。

    谢远樵又吩咐道:“给各院子都分一碟子去,让大家都沾沾凤卿的光。”

    王氏则另外又加了一句道:“也别说是燕王殿下赏的,只说是府里自己庄子上产的。”

    方姨娘还未说话,谢远樵连连点头道:“对对,凤卿与燕王殿下的事,咱们还是要保持低调,免得又生出别的事情来。”

    谢远樵在宝善堂坐了一会就离开了,他今日有事并未打算在内院留宿。

    等他走后,盛麽麽服侍王氏进内室换衣裳,忍不住跟王氏说起道:“看老爷对七小姐的重视和偏宠,都快把七小姐当自己眼珠子了,老爷当年对大小姐的疼爱恐怕也不如今日对七小姐。”话中的语气多少有些酸,为谢蕴华不公的意思。

    王氏冷笑了笑。

    说出来到底令人寒心,谢远樵向是以利益为先的人,除了两个儿子承他血脉能得他几分真心之外,府里的女儿都是能给他带来利益便偏宠。他如今再宠爱凤卿,说到底也不过是将她当成自己平步青云的工具罢了。就像是他准备用来讨好上司的一件稀世珍宝,他也会小心的宝贝珍惜呵护着。

    所以不管他再如何偏爱凤卿,她从来不妒,也不会为蕴华抱不平。

    王氏又突然想起一件事,吩咐盛麽麽:“今日英国公夫人送的礼物你拿来我看看。”

    盛麽麽道了声是,去将匣子拿了来打开,露出匣子里面的是一套十样的芙蓉白玉杯。

    东西珍贵是珍贵,可就是太珍贵了。那一套芙蓉白玉杯,一看就是出自同一块玉料,然后雕成十只款式花纹并不一样的玉杯。这样的东西哪怕王家那样的钟鸣鼎食之家也不多见。

    王氏蹙着眉头,这套芙蓉白玉杯是英国公夫人的陪嫁。当年姐妹两人未出阁时,这套芙蓉白玉杯是属于她们的父亲王老太爷的,王老太爷还曾特意摆出来给她们姐妹二人开眼界,姐妹两人看了都很喜欢。

    王老太爷曾说过要将这套玉杯给她当嫁妆,后来她的姐姐英国公夫人出阁时,这套玉杯却被王老夫人列进了英国公夫人的嫁妆单子里。她心里虽然明白亲生的和非亲生的亲疏不同,但心里难免难过。

    后来王老太爷为了补偿她,便给了她那套御赐的龙泉窑的梅子青釉瓷器作为陪嫁。

    但今日英国公夫人却把这套芙蓉白玉杯当成礼物给她送了来。

    王氏叹了一口气,吩咐盛麽麽道:“把这套玉杯收起来吧,你把库房的册子给我拿来,我挑几样东西,你过几天找个借口当做回礼给英国公夫人送去。”

    王氏抚了抚额头,想起英国公夫人便忍不住想起凤卿,又想起在今日在宋家发生的事,觉得有些头痛起来。

    宋家的那位大公子今日悄悄的走到她身边来,一直向她打听凤卿的事,问凤卿过得好不好,又旁敲侧击的问凤卿是否婚配。

    向长辈打听故交家未出阁的姑娘,还问及婚配,这是十分失礼的事情,他熟读圣贤书不应当不知道,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要不是宋夫人让丫鬟将他叫走,王氏真怀疑她说一句凤卿尚未婚配,这位宋公子怕都要当场向她给自己提亲。

    还有在宋家看见的袁夫人。

    自从上次议亲失败之后,她们二人许久没见。此次在宋家看见,袁夫人对她尚还有几分尴尬,脸上多有歉疚……

    席中宋夫人和袁夫人十分亲热,无话不聊。从前她们二人并无深交,今日如此健谈,或许是因为……两家打算结亲?

    另一边,凤卿刚回到拾得院。

    云雀和飞燕一同走了进来,然后纷纷跪在了地上,向凤卿请罪道:“奴婢二人没有保护好小姐,请小姐责罚。”

    凤卿道:“不关你们的事情,你们别放在心上。”

    见他们并没有要起来的意思,伸手去扶云雀。结果刚碰到云雀的肩膀,云雀却吃痛的“嘶”了一下,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凤卿愣了一下,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手,不敢再去碰她们。心里却是微微叹息了一声,她们在萧长昭那里恐怕是真的收到了责罚。

    凤卿道:“你们既然已经受罚过了,在我这里便不用再罚了,快起来吧。”

    云雀和飞燕相互对视了一眼,心里明白凤卿或许已经知道她们是燕王殿下派来的人。三人并不明说,但却心照不宣。

    云雀和飞燕虽然对隐瞒凤卿有些愧疚,但她们毕竟不是来害她的,二人也没有太过纠结。向凤卿道了一声谢,然后便站了起来。

    凤卿又道:“等一下问柔姐姐要些药,你们涂一涂吧,伤也好得快一些。”

    云雀和飞燕再次道了声是。

    过了一会,吕嬷嬷又领着提着半篓葡萄的玛瑙和蜜蜡走进来,问凤卿道:“夫人那边分了半篓葡萄过来,说是自己庄子上种的。”

    萧长昭赏的两篓葡萄,王氏不会全给了凤卿。留了半篓给谢远樵父子三人,分凤卿半篓,给二房半篓,剩下的半篓王氏则会留些给正院,剩余的分给其余各院。

    凤卿吩咐道:“你留出两小篮来,一篮子给姨娘留着,一篮子给柔姐姐送去。剩下的你们分一分,给院里大家都分几颗尝尝。”

    吕嬷嬷皱着眉道:“小姐,您这把葡萄都分下去了,您自己可没得吃了。”

    凤卿道:“我并不大爱吃葡萄,你给我留下一小碟就行了。”

    吕嬷嬷倒了一声是,但最后分的时候还是给凤卿留起来了一小篮。

    吕嬷嬷刚把葡萄分开,杨姨娘便从外面走了进来。吕嬷嬷见到她笑着道:“姨娘来得可真是时候,奴婢正要说给您送葡萄去呢。”

    杨姨娘虽然可能从王氏那里也得一小碟,但是分的人多,恐怕每人分不了几个。

    玛瑙笑嘻嘻的取笑道:“都说姨娘的鼻子灵,难不成姨娘是闻着葡萄的气味来的。”

    杨姨娘今日却没有了平日跟凤卿的丫头斗嘴玩笑的心,见到吃的也没有像平日那样两眼放光,脸上有些懒懒的走到凤卿身边坐下,拿了桌子上碟子摆着的葡萄吃了一颗,然后便用帕子擦了擦手不想再吃了。

    凤卿一直盯着她,等着她开口说话。

    过了好半天之后,凤卿让屋里的人都下去,然后才问杨姨娘道:“姨娘心里有事。”

    杨姨娘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道:“心里好多事,心里烦。”

    凤卿道:“说说看。”

    杨姨娘道:“一件是关于……”她顿了一下,才接着道:“关于三少爷的婚事,今日夫人从宋家回来之后,英国公上门。我偶然听方姨娘说了一句,英国公夫人上门好像是想帮三少爷保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