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相提并论(月票60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萧长昭脸上有几分嫌恶,皱着眉头,脸上的不耐烦更甚。

    他道:“你究竟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别总说些废话。”

    俞嫔因为他的话生起些许哀色,垂着头目光郁郁的道:“殿下终究还是怨恨了妾身。”

    萧长昭见她半天没有半句有用的话,抬脚正打算走。

    俞嫔却又连忙将她叫住道:“殿下,等等。”

    萧长昭转过身来,道:“本王最后给你一个机会,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说着又哼道:“本王劝你最好也别给自己自找麻烦,你一个东宫守寡的太子嫔,拦着本王这个小叔子说闲话,传出去说不清楚。”

    俞嫔脸上微变,仰着头看着萧长昭,仿佛是不相信萧长昭会说出这番话。

    但她毕竟难得找到这样的机会,怕他真的不愿意听她把话说完就这样走了,虽然心里难受,却也不敢伤心太久。只是脸上越发凄凄起来,最后从怀里拿出一块玉牌,摊放在手心递给萧长昭。

    她道:“这块玉牌是当年殿下所赠,妾身一直小心珍藏。妾身如今与殿下身份有别,由妾身所携早已不合适,本早该物归原主,只是一来妾身舍不得,二来一直没能找到机会。今日巧遇殿下,便请物归原主。”

    萧长昭冷看了她一眼,将玉牌从她手上拿回,却是连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扔到了身后的云弓身上,道:“赏你了,拿回去讨好你的婆娘。”

    云弓连连道:“殿下又不是不知道,属下至今还未娶妻,哪里有什么婆娘。”

    萧长昭道:“那就拿去讨好你烟花柳巷里的相好。”

    云弓笑了起来,真心有些乐,道:“那属下就替我那些相好谢过殿下的赏赐了。”说着又道:“殿下,属下这烟花柳巷里的相好可不止一个,您赏的这一块玉牌可不够分呐。”

    萧长昭冷冷的警告的扫了他一眼,云弓连忙收起脸上的笑住嘴,但眉眼处还是忍不住的嘲笑之色。

    一旁的云箭也转过头来看着云弓,一副长兄的教训语气道:“云弓,你是越发没有规矩了,你说那些话,难道是还想让殿下再赏你些东西去分给你的那些相好不成。你也不想想,那些倚栏卖笑的女子,配得到殿下的东西吗。”

    俞嫔却早已经是脸色大变,脸上悲痛欲绝的看着萧长昭,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

    如今她在他心里,竟与烟花柳巷的女子相提并论了吗。所以她拿过的玉牌,只配再给烟花柳巷的女子。

    她的手握成了拳头,悄悄藏在袖子里,嘴唇动了动,想和萧长昭说一句什么话,最后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以为当年既然是他主动向皇后娘娘讨要的她,心里至少是有些喜欢她的。

    不是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她以为他至少对她应该有所难以忘怀。所以哪怕走出这一步需要莫大的勇气,甚至违背纲常伦理,她还是用出了她所有的勇气。

    哪怕此时她追随他得不到任何的名分,但是没有关系,只要有一天他走上那个位置,一切都是可能的,哪怕是皇后娘娘反对又能如何。

    前朝甚至有新君登基后纳了父妾为妃,最后还让这个妃子当上皇后的例子,何况她只是他兄长的侧室。

    只要她能重新令他回心转意,重新心仪于她,她便可以忍到他荣登大位的时候。

    但是一切都跟她预想的不一样。

    俞嫔好半天才喃喃出一句道:“妾身没有想到,殿下回恨妾身至此的地步。”

    萧长昭终于把目光放到了她的身上,脸上面无表情,道:“你说本王怨恨你?你觉得你配吗?不,本王不会在你身上浪费这种感情,本王只是恶心你。”

    他说完便不再搭理她,直接大步走了,留下俞嫔在身后越发的浑身发抖。

    云弓和云箭相互对视了一眼,连忙跟上。

    俞嫔在那里站定了许久,握成拳头的指甲嵌进肉里,才让疼痛让她清醒了几分。

    她重新缓步向前走去,金安郡主抬着头一脸探究的看着她。她牵起金安郡主的手,道:“走吧。”

    但是等到了凤阳宫,卫皇后只让人将金安郡主带进去了,却并没有让俞嫔进来。

    阿若让人将金安郡主领进去之后,才站在凤阳宫的门口,表情冷淡的对俞嫔道:“再过十日就是太后娘娘的忌辰,太后娘娘生前最信佛,所以皇后娘娘想让俞嫔娘娘帮着在太后娘娘忌辰前各抄出二十卷的法华经和金刚经来,用于太后娘娘忌辰当日供奉所用。”

    俞嫔咬了咬唇,屈膝道:“是,妾身遵旨。”

    阿若继续道:“另外,皇后娘娘还让奴婢与俞嫔娘娘说,抄佛经需得静心才显虔诚,俞嫔娘娘最近就呆在东宫里别出来了,静心抄经,免得生了杂念。若是俞嫔娘娘静不了心,皇后娘娘送您去皇明寺也是一样的,有寺里的佛光照耀,俞嫔娘娘大约能定心一些。”

    俞嫔脸上微变,连忙道:“是,妾身一定尽心尽力的抄。”

    阿若点了点头,然后便回了凤阳宫。

    俞嫔站在外面,进不去却也不敢走,就这么一直站着。一些宫人偶尔经过,看着她站在外面,便知她大约是做错了事受了皇后娘娘的责罚。

    宫里从来藏不住秘密,俞嫔在凤阳宫外拦着萧长昭说话的事情,很快便让太子妃知道了。

    太子妃心里有些恶心,吩咐人道:“将她的房间好好收拾一些,既然皇后娘娘发了话,那就让她这些日子都不要出来了,好好抄经。另外,把金安抱到本宫的院子来。”

    说着甩了甩手上的帕子,脸上十分嫌恶的道:“以后别让金安再与她多呆,免得将我东宫好好的郡主都教坏了。”

    亡夫的侧室总想着要出墙,太子妃心里虽然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但是该管的却还是必须要管。

    免得她真的做出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来,损的全是她东宫的颜面,她这个太子妃也会有一个管教不严之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