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又是一个坑
    ,!

    凤卿道:“是,收到了。”

    萧长昭道:“好好准备,母后办这场宫宴本是为了见你,你别在母后面前给本王丢脸。”

    她可真是受宠若惊,凤阳宫难得大张大扬的办一场宫宴,竟然还只是为了见她。

    萧长昭拉了她一起坐下,又道:“本王跟你说一些要注意的事项,你好好听清楚了,宫宴那天不要穿碧色的衣裳,最好跟它相似的衣裳,我母后不喜欢人穿碧色。”

    听闻当年的明氏整天就是一身碧,当年在王府父皇宠爱她时,王府里进的布料不管是什么,竟全都留起来专供她一人使用。

    “穿个红色或紫色吧,母后喜欢鲜艳一些的姑娘,这两个颜色也衬你。在宫里不要乱走,要是惠阳宫和宁德宫让人请你,找个借口拒绝,免得被她们打了歪主意。母后要是私下找你说话,别紧张,表现大方一点……”

    凤卿忍不住吐槽道,他真当成他领丑媳妇回家见公婆了,所以还专门来跟她嘱咐这些。

    她不紧张,但她觉得他比她紧张,虽然他表面看不出什么来。

    但是在宫宴之前,却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将凤卿再一次陷入到风口浪尖当中。

    宋家的大公子宋臻在没有父母的允许下,独自跑到了谢家来,向谢远樵请求答应让他迎娶凤卿为妻,并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表示只有将凤卿嫁给他,他带着凤卿离开京城,才能护得住凤卿不被伤害,才是对凤卿最好的。并暗着表示,他若不答应他那他就是在利用凤卿攀附自己的富贵,十分可耻。

    让谢远樵听了个黑脸。

    谢远樵虽然是这样做的,但却不喜欢别人这样说。

    谢远樵自然不会答应他这种异想天开的想法,拒绝并客客气气让人将他请出去之后,他却突然在谢家的大门外跪了下来,大声的表示他对凤卿情深意重,请谢远樵和王氏成全。

    他那一跪,引来了不少人围观,多少是有些像是在逼迫谢家的意思。

    虽然谢远樵极快的让人去请宋大人将他这个儿子带走,但是始终还是让凤卿的名声受到了影响。

    普通群众最喜欢高门大户的花艳之事,总会有不明真相的人以为凤卿与宋臻早已私相授受甚至私定终身,不然宋臻怎么会跪在谢家门口逼迫谢家将闺女嫁给她,肯定就是两人已经有了私情了呀。

    普通人的猎奇,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澜,总归是让凤卿传出了一个不好的名声。

    谢远樵被气得简直想将宋臻揍成半身不遂,若不是因为他有个好爹的话。

    杨姨娘也十分气愤:“这个宋臻,他这哪里是喜欢你,他是跟你有仇故意来害你的吧。这人肯定是脑子有问题。”

    凤卿心里也不是不生气,就是生气了也没有办法。

    宋大人领着人来绑他这个儿子的时候,谢远樵冷冷的对他笑着道:“宋大人,你教导的好儿子,可真知礼。”

    谢远樵对宋臻的行为是既十分震怒又有些得意的,震怒是他给谢家找了麻烦,得意则是针对宋大人的。

    他心里冷冷的哼道,你这位宋大人不是一直瞧不起我吗,觉得我品行不良为官不端。偏偏你的儿子还非我这个你看不上的人的女儿不娶,还在我家门前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但是震怒还是盖过了得意,所以谢远樵还是十分的生气。

    宋大人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板着脸冷看了宋臻一眼,然后羞红着脸强撑着傲气道:“今日之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然后便让人绑着宋臻走了。

    宋臻被绑回宋家怎么样了凤卿不知道,但大约是少不了一顿打,但是谢家因为这件事情的气氛却不大好,谢远樵更是气得摔了一套汝窑的茶具,骂道:“我看宋家就是天生跟我谢家有仇,我谢家迟早被他害了去。”又厉声跟王氏道:“以后少跟宋家来往,以后宋家的人不管是谁,来一个给我扫地出门。”

    王氏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在宋家里。

    宋臻被亲爹打得皮开肉绽的,偏偏却咬着牙不肯认一句错,还动不动的就来一句:“我是真心喜欢凤卿妹妹,求爹娘成全。”气得宋大人让人将他绑在长凳上,亲自动手又是一阵揍。

    打完了之后,宋大人又吩咐道:“不许给他请大夫,这种没脑子的儿子死了了事。”

    宋夫人仅有这一子,却真的怕他被打出好歹来,一边抹眼泪一边让人去找了伤药来给宋臻上药。

    宋大人说不许请大夫,却没说不能搽药。

    宋大人知道了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宋夫人看着嬷嬷给宋臻上药,自己站在一边看着红了眼睛,声音却十分严厉的道:“你从小我便将你捧在手心里,舍不得动一根手指头。这一次你爹打你,我没有拦,是因为你该打,你活该。你究竟有没有脑子,你知不知道你今日的行为会给宋家和谢家造成什么后果,宋家和谢家以后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宋夫人抹了一下眼泪,接着道:“你说你喜欢凤卿便要娶她,那你又可知凤卿愿不愿意娶你。你是男儿没什么,凤卿是姑娘家,你这样毁她名声让她以后怎么做人,怎么谈婚论嫁。这或许原本就是你的目的,逼得凤卿不得不只能嫁你。先不说就算你这样做,咱们宋家也娶不起凤卿,就算让你达成了目的,也只会让凤卿一辈子恨你。”

    宋臻咬牙辩道:“不会的,凤卿心地善良又心软。”就算她一时的生气,也不会生气太久。

    宋夫人道:“亏我和你爹将你养这么大,用心教导,你却连看人都不会。凤卿是善良和心软,但那只是针对她的亲人朋友的,她对仇人和敌人只有杀伐果断。”

    这也并算不得什么,哪一个高门大户教导出来的合格的姑娘,不是对自己人仁慈对敌人心狠,只有杀伐果断的人才能去到夫家站住脚。

    宋夫人继续道:“你若毁了她,你觉得她是会还将你当成朋友,还是将你当成仇人?”

    宋臻的手握成了拳头,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疼痛还是因为宋夫人的话。

    宋夫人接着道:“背后教你这样做的人,不是在帮你,她是在利用你,在害你。”

    宋臻自然知道劝他下决心破釜沉舟这样做的人是在利用他,他甘心被她利用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做也能得到他想要的。

    宋夫人看着他摇了摇头,她对这个儿子真的很失望,道:“凤卿是心志高远的人,岂会看得上你。她更不是会屈从认命之人,你以为这样逼迫他,她就会认命嫁给你,你太天真了。”

    而这个儿子也从不把家族的利益放在心上,心里想的只是个人的小情小爱,她怎么指望他能给宋家带来未来,偏偏宋家就只有他这一个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