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口传是非
    ,!

    厉夫人有些拿不定主意卫皇后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宋臻敢打被传言有凤命的谢凤卿的主意有勇气,还是他不畏人言下跪求娶凤卿的举动有勇气,也看不出卫皇后面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厉夫人接着笑道:“可不是,所以说可见这位宋公子对谢家七小姐用情之深。”

    又道:“臣妇常就说,虽然孩子的婚事是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要想孩子们以后过得好,也要他们自己心意相通才行,若是两个冤家凑在一起,整天吵吵闹闹的闹得家宅不宁,还不如不嫁不娶的好,所以臣妇家中几个孩子的婚事,臣妇都是先让他们提前相看对眼了再做打算。”

    “让臣妇说,谢大人也太固执了些,既然两个孩子有情有义,两家又是门当户对的,且说起来宋公子是嫡出,谢七小姐是庶出,宋大人是正三品,谢大人是正四品,这婚事还是谢七小姐高攀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谢大人这做长辈的,又何苦为了大人的成见,阻碍了两个孩子的好事,倒容易引得孩子心里怨恨。”

    一旁的阿若心里忍不住不喜道,这位厉夫人可真多话,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在娘娘面前可真是什么都敢说。

    阿若想了想,亲自上前去笑着对厉夫人道:“夫人,奴婢给您换一碗茶。”心里想阻止她说下去。

    厉夫人心里有些烦她打扰了她说话,面上却客气的笑着转过头来道:“多谢姑姑,不必了。”

    卫皇后依旧是情绪不显于脸上,手指摩挲着拇指上的扳指,淡淡的开口问道:“这么说来,若是他日厉家的姑娘也与他人私定了终身,夫人也会赞成?夫人倒是开明。”

    厉夫人听着愣了一下,这话问的就多少有些怀疑厉家对姑娘的家教了。厉夫人有些懊悔,一时只顾着在皇后面前给谢凤卿上眼药水,得意忘形过了头,倒是差点让人误以为她赞成这种私相授受的行为了。

    厉夫人连忙笑着辩解道:“厉家的姑娘身上自然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臣妇家中对子女教导甚严,姑娘们自小熟读女四书、女孝经、烈女传,自然不会做出这等辱没家风的事情来。”

    卫皇后微微蹙了蹙眉头,阿若心里也道她这话说的可是前后矛盾了。

    厉丛丛小心的观察了卫皇后的脸色,拉了拉厉夫人的袖子,想示意她不必再说了。有些事情只要说个开头就已经足矣,剩下的卫皇后自己就会去探听,且自己打听的会比她们说的更可信。她们说多了,自然会让卫皇后对谢凤卿心生不喜,可卫皇后对她们这喜欢口舌是非的人也未必会有好的感官。

    厉夫人却不想放过这样的好机会,恨不能将自己想说的关于谢凤卿的坏话都吐个干净,又接着前面的话题道:“说起来这位谢七小姐长得花容月貌,倾城国色,世上几乎无几人可比。”

    说着一副皱着眉思考的模样,又接着道:“臣妇看着,倒有几分先帝时郦贵妃的容色。”

    先帝宠爱郦贵妃,宠爱到想废了皇后所出的太子立郦贵妃所生的皇子为储君,也因为皇后与郦贵妃相争,将朝堂后宫都弄得乌烟瘴气的。先帝后期,朝臣结党营私相互攻讦,弄得大昭渐露颓败之气。

    后面皇后所出的太子和郦贵妃所生的宣王斗得两败俱伤,这才让明熙帝捡了个大便宜。

    至今有人说起郦贵妃来,可不会有什么好的评价,就是一祸国殃民的奸妃。

    厉夫人就不相信了,她将谢凤卿比作郦贵妃,能让皇后对谢家那丫头有好印象。自古太漂亮的女人都容易被视为红颜祸水,美人恩英雄冢,太美的女人会消磨男人的斗志和意志,也容易让男人失去判断力。

    她就不相信皇后会不担心,这位倾城的谢凤卿会让燕王重现先帝时候的情景。

    厉夫人接着道:“自谢家回京以来,不知道多少人在谈论这位谢七小姐的美色,更是吸引得京城无数公子哥儿都为她痴迷。就说前些时候吧,不是连福王殿下都想娶她为继妃。晋王妃和鲁王妃也打过想聘她回府为侧的主意,女人行事都是看男人的心意办,可见晋王殿下和鲁王殿下也看上了这位谢七小姐。”

    厉夫人顿了顿,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又道:“前几个月,郑家那位四公子和白家的人还没获罪的时候,谢七小姐出门游玩遇上郑四公子和白家的人无礼,是靖江王殿下亲自出手救了谢七小姐。听说靖江王看到谢七小姐被欺负十分的生气,差点当时就要治他们的罪。”

    卫皇后一直无动于衷的脸上在听到这里的时候,表情终于动了动,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仿佛是听到了不怎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厉夫人仔细的观察着她的脸色,又接着叹道:“谢七小姐生的如此品貌,又心窍玲珑,恐怕谢大人也不是因与宋大人的成见而不愿许嫁,而是对这个闺女的婚事是有别的安排。”

    厉夫人终于将肚子里想吐露的话全都说出来了,身上顿时一轻松。

    卫皇后心里则道,还没有人在她跟前,将自己的目的显露得这么直白的,就差直接跟她说这位谢七小姐家风不好心肠不好野心太大擅长勾引男人了。她都不知该说这位厉夫人是傻好还是聪明好了。

    说她聪明是她很清楚这些话说出来,她定会对谢家那姑娘印象不佳,而说她傻则是她说了这些话同样会将她喜爱挑弄是非的性子显露出来。

    厉夫人见自己说完后卫皇后并不说话,只是一脸凝思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厉夫人又连忙道:“看臣妇,好像说太多话了,扰了娘娘的耳根清净。”

    厉丛丛一看情况不对,则连忙从椅子上走出来跪了下来,对卫皇后道:“娘娘恕罪,我母亲性子一向如此,有什么就说什么心里藏不装,但并没有坏心眼。言语不当让娘娘不悦之处,还请娘娘原谅。”

    厉夫人顿时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仿佛真的是自己说错了话,也跟着跪了下来,道:“娘娘恕罪,臣妇这个人嘴上没把门,觉得娘娘亲近,便宫外听到有什么都竹筒倒豆子一样全都拿来跟娘娘说了,本想说来给娘娘当个趣儿,没想到这些话会惹娘娘不高兴。”

    然后便是一副惴惴不安的模样。

    卫皇后扫了她们一眼,顿了一下,才浅浅弯了下嘴角,道:“起来吧。既然是说趣儿逗本宫高兴的话,夫人一片好心,便有不当之处本宫也不好怪罪于你。”

    顿了下,又接着道:“只是女诫有言,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谓妇言。身为女子,口舌多言非妇之贤,不仅是在家中如此,在外更当如此。《礼记》中言,妇有七去,口舌亦是其一。夫人身为命妇,又自诩家风为严,更当持身为谨,树立妇人典范。口传是非,编排他人,可不是女子该有的品德。”

    厉夫人和厉丛丛闹了个大红脸,皆是面红耳赤的低头道是。

    卫皇后道:“本宫望夫人和三小姐谨记。”

    说完端茶送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