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美好的意外?
    ,!

    厉夫人母女走后,阿若让宫女将殿内的茶碗都收拾下去,自己则上前去扶了卫皇后起身。

    阿若问道:“那位厉三小姐所抄写的那些经书,真要和娘娘抄写的那些供奉到太后娘娘灵位去?”

    卫皇后道:“虽是佛经,但抄的人心不诚,沾染着俗世的权欲利禄之气,岂能让它扰了母后老人家的安息。”

    阿若听到就明白了,这些所谓的经书自然是不配供奉到太后娘娘灵位前的,随便找个灶头烧了才是它们的归属。那副法华经的字绣自然也是一样。

    那副字绣虽然难得,但厉三小姐的绣活再出色也比不上尚功局的绣娘们,烧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阿若又小心道:“厉夫人说谢七小姐的那些话……”

    卫皇后道:“那些话半真半假的,倒未必能尽信。先说一个她与宋大人的公子私相授受这件事,她这样敏感的身份,多的是人见不得她好的,这背后未必没有人利用宋家那孩子故意要算计她”

    但她想到厉夫人说禹询那件事,却让卫皇后上了心。她皱起了眉头,脸上露出了几分沉思之色。

    过了一会,她深深的叹了口气,最后到靠窗的榻上重新坐下,又抬起头问阿若道:“永安几个孩子呢,让人将她们叫回来吧,外面太阳大,别晒出了暑气。”

    而阿若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咚”的声音,接着有宫人焦急的跑进来一边跑一边喊道:“不好了,大郡主落水了,快禀报娘娘……”

    卫皇后听得脸上一沉,连忙从榻上站了起来。

    而此时凤阳宫外,刚进宫的萧长昭听到二郡主掉落池水的声音飞奔过来的时候,正看到厉丛丛抱着大郡主从水里上来。

    金安郡主吓得在旁边哭,永安郡主有些不知所措的喊着让宫人快把二郡主和厉丛丛拉上来,一群宫里围在池边伸着手要去拉大郡主和厉丛丛。厉夫人见厉丛丛将大郡主救上了岸,一副庆幸的模样双手合十望天,喊谢天谢地菩萨保佑。

    只有最小的二郡主,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抓了抓头发,一副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模样。

    在池水边的大郡主完全没有一副落水的样子,宫人们来拉她上来还不肯上来,手抓着池边,脸上笑嘻嘻的,跟二郡主道:“康玉,康玉,水里好凉快呀好舒服呀,你也快来。”

    二郡主一听姐姐喊,还真的跑过去了,看着就要往池里跳。

    旁边的宫女太监看着大吃一惊,连忙喊了一句小祖宗,然后将二郡主抱了起来。

    被抱住的二郡主还不愿意,推着抱着她的太监的手道:“你们放开我,我也要下水。”

    有宫女先发现了萧长昭,吃惊的喊了一声“燕王殿下”,然后急忙屈膝行礼。其他人听到声音望过来,也跟着屈膝行礼,或磕头请罪。

    厉夫人看到他,脸上却是一喜,觉得燕王殿下来得可真是时候。

    萧长昭将目光扫向了池边不肯上来的大郡主,吓得大郡主一悚,咬着池边的青砖脸上害怕起来。二郡主也歇了声音不敢叫唤了,乖乖的呆在了太监的怀里。

    大郡主和二郡主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她们的老子。

    萧长昭走过去,还在池水里面的厉丛丛抬眼看了他一眼,唤了一声:“殿下。”

    萧长昭却没有看她,直接将大郡主提了上来。大郡主怯怯的喊了一声“父王。”

    厉丛丛也跟着从水下边怕了上来,她全身被水浸湿了,夏天的衣衫本就轻薄,湿后的衣衫紧贴在身上,顿时若隐若现曲线玲珑。

    小太监们纷纷低下头去不敢相看,有宫女则找了一家衣衫裹在了她的身上,遮住了她的身体。

    厉夫人跑过去站到了厉丛丛的身边,看了她全身上下一眼,然后道:“谢天谢地,幸好我们路过,若不然大郡主落到池子里,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说完又望向萧长昭,一副关心的问道:“殿下,大郡主没事吧?”

    厉丛丛微垂着头,手微微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却故意对着萧长昭露出自己最美的左边脖子,然后眼睛偷望向他,但却有些失望的看到他并没将目光往想她,而是在低头看着大郡主。

    大郡主虽然有些害怕父王,站在那里不安的手指对手指,但却并没有因为落水后的害怕。

    萧长昭放下心来,然后转头看了一眼池水。

    池水本是挖了用来养锦鲤金鱼的,对大人来说并不深,但对还不到四周岁的大郡主来说,却能没过她的脑袋。

    但就算她落了水,没有厉夫人母女经过,身边跟着这么多的宫人,也没有什么不堪设想,顶多就是让她多喝两口凉水。

    萧长昭冷着声音问:“怎么会掉到池子里的?”

    大郡主小心翼翼的指着还在哭的金安郡主道:“我跟姐姐吵架,然后不小心掉到池子里去了。”

    永安郡主吓得早白了脸,连忙过来屈膝对萧长昭道:“五叔,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妹妹们。金安不是故意的,请您别责罚她,您要责罚就责罚我好了。”

    不过是几个小姑娘的玩闹,萧长昭没有放在心上。

    最终看向了厉夫人母女,皱着眉头问道:“厉夫人和厉小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厉夫人有些尴尬,这话说得仿佛是她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般。

    厉夫人有些不自在的笑着道:“臣妇和小女来给皇后娘娘请安。”

    萧长昭没再说什么,又重新低头看着大郡主,一副训斥的语气道:“你刚刚还想招你妹妹和你一起下水玩?”说完冷哼了一声:“回去看你老子怎么收拾你。”

    大郡主吓得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厉丛丛却很有些失望,她以为她救了大郡主,怎么都能得他一句谢的。结果从头至尾,他却连一个目光都不曾给她。

    敲这时卫皇后让人出来看怎么回事的人到了,萧长昭转身往凤阳宫去,走了两步想起了什么,转头看着还站在原地吓得不敢动的大郡主,对宫人道:“将她大郡主抱进来把湿衣裳换了。”

    等大郡主二郡主和永安郡主金安郡主等人都跟着进去之后,凤阳宫的宫女又上前来请厉丛丛,客气的笑着道:“厉小姐,您的衣裳也湿了,请随奴婢进去也换一身衣裳吧,免得着凉。”

    不管怎么样,这位厉家小姐担着救了大郡主的名义,凤阳宫不能失礼的把人给扔在这里不管。

    厉夫人伸手握了握厉丛丛的手,脸上暗含上了笑意。

    今天真是老天都来帮她们,所以安排了大郡主落水这么一个意外。有了丛儿救了大郡主这件事,还怕丛儿在燕王心里留不下一个好印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