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不同意
    ,!

    厉夫人母女被请进了凤阳宫,因着厉丛丛全身湿透,阿若指挥着宫人准备热水给她沐浴,然后又说凤阳宫里没有合适她穿的衣裳,打发宫人去惠阳宫要一身淮阳公主的衣裳来。

    郑惠妃让人将衣裳带来了,等厉丛丛梳洗好了之后,顺带将厉夫人母女两人也接走了。

    晋王娶了厉家的大小姐,相比凤阳宫厉家与惠阳宫才更近一层,惠阳宫来接人,也不算什么出格的事情。阿若也没有拦着,恭恭敬敬的请了她们上小辇,目送她们去了惠阳宫。

    厉夫人母女很有些失望,现在凤阳宫才是她们攻略的目标,她们还想借着这个机会与皇后娘娘及燕王拉近感情呢。

    只是惠阳宫来请,凤阳宫没留,她们也不好说她们不愿意去惠阳宫要留在凤阳宫。

    阿若送走了这母女两人之后,才回了内殿。

    东暖阁里面,卫皇后正看着宫女扯着大郡主用温水洗澡。大郡主高兴,又把二郡主又扯了进来。姐妹两人此时一点事都没有,也不曾因为落水的事惊吓到,还笑呵呵的相互泼水玩。

    卫皇后放心下来,正好阿若回来,便问道:“惠阳宫将厉夫人母女接走了。”

    阿若恭声道是。

    卫皇后吩咐道:“准备一份厚礼,等她们母女出宫的时候赏给她们。”

    表面上是厉三小姐救了大郡主,凤阳宫不好没有表示。

    阿若又道是,然后出去办她交代的事情。

    卫皇后又看了一眼木桶里玩水玩得正高兴的两个孙女,吩咐宫女道:“好好看着两位小郡主,让她们再玩一会就伺候她们起,免得泡久了皮肤皱了。”吩咐完了之后才从内殿出来。

    外面萧长昭正坐在榻上喝茶,隐隐约约还能听见殿外几名宫女和太监挨板子的声音——那是因为没有照顾好几位郡主而被罚。

    卫皇后出来的时候,殿外的板子声也刚好停歇。

    卫皇后坐到他的对面的榻上,问道:“今日怎么进宫来了?”

    萧长昭放下茶碗,道:“没事就不能进宫给您请安了?”

    卫皇后扫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我还不知道你”的眼神。

    萧长昭道:“是有一件儿子娶媳妇的事情想和您商量商量。”说完抬了抬下巴,又接着道:“儿臣想了想,谢家那丫头今年虽然才十四,年纪是小了些,不过母后和父皇倒是可以先圣旨赐个婚,把亲事定下来,等明年再成亲。也省得儿臣继妃的人选悬而未决,总有人打这位置的主意,让儿臣烦不胜烦。”

    卫皇后皱了皱眉头,问道:“你就这么着急?”

    萧长昭扯着嘴角跟卫皇后道:“儿臣这可不能不急,儿子今年可二十三了,膝下就只有禹谦一个儿子,嫡出的孩子更是没有。你看老三,膝下算上嫡出的可有四个儿子了。老四也有两个,且两个都还是嫡出。儿子早点娶媳妇,也好早点让您抱上嫡孙子。”

    这没名没份的,他跑去找那丫头总是麻烦了些,倒不如先把名份定下来,他们两个相处也方便一些。且名份定下来了,也省得那些没眼色的打她的主意。

    何况他也是真的嫌应付那些盯着他继妃人选的人麻烦,今日南平公主还跑来跟他说媒,硬塞一个姬妾还不够,还想把她驸马家一个族女塞给他当王妃。

    萧长昭接着道:“且再说了,早点将亲事定下来,你不也可以有时间多教教那丫头。”

    卫皇后道:“你要真这么着急儿子,当年曹氏在的时候怎么不和人家生。”

    萧长昭不耐道:“曹氏那副病怏怏的身体,能生出什么好孩子。孩子生出来了养不活,白伤心一场,还不如不生。”

    卫皇后心里也清楚,所以曹氏嫁进王府多年,她从来不曾催着她要生孩子。

    卫皇后想起厉夫人刚才说的那些话,沉思了许久,又开口问道:“你非要谢家那七姑娘不可?”

    萧长昭听出有异,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变化,问道:“母后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可是已经说好了的。”

    卫皇后抬头看向他,问道:“本宫问你,那位谢姑娘是不是与禹询还扯上了关系,禹询对她是不是也有想法?”

    萧长昭表情冷道:“谁跟母后胡说八道的?”

    想起刚刚出现在凤阳宫的厉夫人母女,心下不由冷笑了起来。

    卫皇后看着她,严肃道:“你不必问是谁告诉本宫的,你只回答本宫是还是不是。”又道:“且你也不必特意瞒我,本宫也告诉你,若本宫真的打算定下她当你的王妃,本宫也定要查她的,便是没人告诉本宫,她的事情本宫也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萧长昭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卫皇后道:“她的出身本配不上你王妃的身份,但因为你喜欢,在从前你和曹氏的婚事上本宫也有愧于你,本宫为了顺你的心意勉强将她列作考虑。但她若一边扯着你,另一边又和禹询牵扯不清,那你和她的婚事本宫便要从长计议了。”

    萧长昭不高兴道:“禹询对她动心思那是禹询自己的事,与她又有什么关系。”说着又冷哼道:“儿臣倒不知道,母后什么时候这么看重出身了。真要论起出身,你没嫁父皇的时候出身也比她高不到哪里去。”

    卫皇后转过头狠狠剜了他一眼。

    萧长昭继续一副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道:“往上数十代,咱们萧家也不过是个种地的农家。”

    卫皇后冷了他一眼,哼道:“你还真敢说,要是你父皇在这听到你说这种话,看他不揍你。”

    萧长昭道:“揍我就能改变了,历朝历代的开国皇帝,只要往上多数上几代,哪一个出身好的。真当天子受命于天,不过是谁的拳头硬谁当皇帝。”看着皇后又一副要来责骂他的模样,又接着道:“你也别介,儿臣也就跟母后感情好儿臣才什么话都敢和您说,这些话在父皇和外人面前,儿臣自然一句话都不会说。”

    卫皇后叹了一口气,她可以不看出身,但禹询对谢七姑娘存有心思这件事,却不能让她不在意。

    卫皇后道:“不管与她有没有关系都好,只要她和你和禹询一起扯上关系,本宫便不能答应让她做你的王妃。你和禹询现在的关系已经足够敏感,本宫不能让一个女人伤了你们叔侄的和气。”

    萧长昭终于不满意的站起来瞪着卫皇后。

    卫皇后却不去看他,缓缓的端起茶碗饮了一口茶,一副无可商量的模样。

    萧长昭指责道:“母后你这可就偏心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