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错棋?
    ,!

    出宫的马车上。

    厉丛丛垂着头沉思着,脸上显得并不是那么高兴。

    一旁的厉夫人握了她的手,问道:“丛儿,你怎么了?”

    厉丛丛道:“娘,我总觉得我们今日走了一步错棋,我们太急了。”太急于在皇后跟前面呈谢凤卿的不是。

    这固然能让皇后对谢凤卿印象差,但同时也会对她们的心机有所芥蒂。

    厉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她道:“别想太多了,不管怎么样,今日进宫还是有成效的。”

    说着又冷冷哼了一声:“无父母之命便与宋臻私相授受,说明行为不检。与几位亲王皇子都纠缠不清,说明德行不良更兼心机重野心大,我就不信还能让皇后娘娘对她有个好印象。就算皇后娘娘对这些都不放在心上,她这边搭着燕王那边又勾引得靖江王对她念念不忘,皇后娘娘也绝对不会让她嫁给燕王或靖江王,闹得皇家叔侄失和。就算身有凤命又如何,皇家不要她,看她给谁当皇后去。”

    厉夫人又看向女儿,摸了摸女儿的脸,越看越觉得满意,接着含笑道:“我的好女儿,相信娘,你才是那个可以母仪天下的人。谢凤卿那个贱妾生的怎么能够跟你比,等你当了皇后,给厉家带来无限荣光,你父亲就会知道,厉家的富贵真正靠的是谁。”

    厉丛丛没有厉夫人这么乐观,依旧是沉重着脸不说话。

    厉夫人则继续道:“我看皇后娘娘对你还是有好印象的,特别是你今日救了燕王府的大郡主。你看咱们出宫的时候,皇后娘娘不是专门赏赐了许多贵重的东西给你吗。”

    但厉丛丛却知道,这些都是表面功夫,她面上救了大郡主,皇后娘娘身为亲祖母,不能不赏赐以表谢意。

    倘若皇后娘娘对她真的印象良好,如何会不曾将她叫到跟前多说几句话以表亲近,惠阳宫来请她们去也不曾拦着,看着倒更像是要和她们保持距离似的。

    直接走皇后娘娘的路子走不通,或许她应该另外想办法,多走平阳公主的路子。更重要的是燕王,只要燕王殿下对她有心,这些都不会成为问题。

    厉丛丛几番思虑,心中却已经有了好几个主意。

    神鸟来贺,这世上并不是只有谢凤卿有这个凤命,她厉丛丛也有,且她也相信她有这个命。论家世、论出身、论地位,谢凤卿都比不过她,她才是那个离凤位更近的人。而她,也不甘心屈居人下。

    傍晚之后。

    萧长昭从宫中出来,回到了燕王府中。

    程蒋怕他在奉先殿跪了几个时辰将膝盖跪出了淤青,于是开口道:“殿下,属下去让翠屏将府里的大夫请过来,给您看看和用些药?”

    萧长昭冷冷道:“不必了,又不是没有跪过。”这几个时辰算得了什么,跪上一天的时候他也跪过。

    程蒋只好作罢。

    萧长昭又问:“明玉和康玉送回胡氏和柏氏的院子里了?”

    云箭答道:“是,已经送回去了。”说着见萧长昭脸色不好,有心想用大郡主和二郡主讨他高兴,于是又笑着道:“大郡主和二郡主胆量真大,特别是大郡主,掉到了水里也没害怕,反而还觉得好玩,这幅胆子像殿下。”

    萧长昭一副理所当然的道:“本王的闺女自然不是普通的小女孩可比。”

    但他现在满肚子的火,并没有被这个安慰到。想起今日母后说的话,还有莫名其妙出现在凤阳宫里的厉夫人母女,还有没有眼色连他的女人都敢肖想的宋臻,心下的火气更大,忍不住骂娘。

    萧长昭叫来云弓,吩咐他道:“想个办法,将厉家那位三小姐与她姐姐和老三凑成一家子。”

    云弓听明白萧长昭的意思,只是有些犹豫道:“殿下,这不好吧。让厉三小姐嫁进晋王府与她姐姐同侍一夫,那厉家的势力不是又集中到晋王那边去了。”

    云弓建议道:“属下看,应该将厉三小姐与鲁王殿下凑成对儿,这样厉家的势力分散在了晋王和鲁王的阵营,说不定晋王和鲁王为了争夺厉家的势力都会先打起来,咱们正好坐收渔翁之利。”

    萧长昭道:“不必,就弄老三的后院去。老四不会相信投靠过老三的厉家,小厉氏进了他的后院若得不到他的信重没什么大用处,且厉氏进老四府里只能当个侧妃,厉家比较她这个侧妃和大厉氏这个晋王正妃,会选择齐心支持老三。但小厉氏进了老三府里就不一样了,支持大厉氏也是支持晋王,支持小厉氏也是支持晋王,再有商氏在厉家搅弄风云,厉家的人迟早会为了是支持大厉氏还是支持小厉氏而相互对峙起来,到时候再有人煽风点把火,有厉家自己内部先闹起来的时候。”

    云弓仍觉得这不是一个好主意,道:“这万一晋王妃和厉三小姐姐妹打算搁置芥蒂,先扶持晋王上位再说呢?”

    萧长昭哼道:“你太小看女人的嫉妒心了,大厉氏和小厉氏是异母姐妹,早有心结。凭大厉氏的心性,你觉得她能容得下有着凤命名声的异母妹妹。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就算她们能忍得了一时不争,本王也有本事煽出她们的火来。”

    让厉氏姐妹先乱了老三的后院,让老三疲于应付,不用他出手收拾,他自己就先溃坍了。

    云弓没再多说,道了声是。

    萧长昭又吩咐云箭道:“本王记得有把牛角弓,是小时候父皇赏本王的,你去库房替本王收拾出来,给平阳公主送去,就说是本王这舅舅送给阿符的礼物。”

    云箭道声是,然后便下去找牛角弓去了。

    程蒋心下倒是有些奇怪,殿下之前不是还答应大公子,等他再年长两年开始练习骑射的时候,那把他用过的牛角弓就送给他练习用的,如今怎么又说要送给平阳公主的郭符了。

    萧长昭心中想的是,他得把宋臻也给解决了,给他找门亲事顺便将他送出京城,省得他杵在京城碍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