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找帮手
    ,精彩小说免费!

    两个人玩闹了一会,凤卿只是一边吃着荔枝一边笑着看她们相互打闹,也不阻止。

    过了一会,两个人重新坐好,李七姑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咦,你说纪家小姐定过亲,又给她原先的夫家守了三年,那纪家小姐如今多少岁?”

    傅双宜回答她道:“比宋臻大上三岁,今年十九岁。”

    李七姑有些咂舌,但想了想又觉得也没什么,道:“女大三抱金砖,只要人贤惠也没什么。”

    傅双宜道:“我听崔伯母说,纪家小姐人没什么,挺贤惠的,就是性子比较好强。”

    凤卿倒是觉得,宋臻那样性子的人,倒应该有个性子强硬一点的媳妇压着他。

    傅双宜又道:“他们两家婚事赶得急,连婚期都打算就在这两个月定下来。等宋臻和纪小姐成了亲,宋大人和宋夫人就送宋臻去岭南的崧麓书院念书,纪小姐一同前往陪读。郭驸马与崧麓书院的院长有旧,荐书都还是宋大人请郭驸马写的。”

    李七姑道:“就是要去书院念书,也用不着去岭南那么远吧。岭南离京城两千多里呢,弄得跟流放似的。”

    傅双宜道:“我看跟流放差不多。”说着跟凤卿道:“我看是宋家自觉对不起你,所以将宋臻远远的打发走,好给你们谢家一个交代。”

    凤卿心知,不论是她还是谢家都还没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宋家流放了唯一的独子。恐怕压迫宋家不得不这样做的,是另有其人。

    那个人性子本就是这样霸道的。

    他现在的霸道是为了她用在了别人身上,这让凤卿有些感动。但更多的,她开始隐隐为自己感到担心,如果她和他以后真的走到了一块,被这份“霸道”压制的可就是她了。凤卿已经能预感到以后的生活会多么的水深火热了……

    傅双宜挥了挥手,道:“哎呀算了,不说这些事情了。明日进宫参加赏花宴,你们准备好怎么去了吗?”

    凤卿道:“跟着大人们去就行了,还需要怎么准备。”

    傅双宜一脸烦恼的道:“这种贵女千金在宫里聚在一块儿的宴会,我是一点都不想去。那些人里有些人可刻薄得很,少不了要拿我的身份说事,心眼儿也多。可是崔伯母说,宫里娘娘的面子不能扫,所以不能不去。”

    李七姑笑着推了一下她道:“我看你是怕淮阳公主吧?”

    傅双宜顿时炸毛道:“我有什么好怕她,就算她是公主又怎么样,我可从来都不怕她。”

    李七姑笑道:“好好好,你不怕她,反正你家卫仲卿会护着你,你怕她做什么。”

    凤卿并没有见过圣上这位最小的女儿淮阳公主,但看样子,恐怕傅双宜与这位淮阳公主的关系十分不和,傅双宜对这位淮阳公主的态度十分敏感。

    平阳公主府里。

    萧长昭骑马带着自己的小外甥郭符在校场上跑了两圈马,又教了他射了几靶箭,然后带着他跑回来。

    平阳公主坐在棚下的阴凉处,拿着一把宫扇给自己扇着风。

    本坐在她旁边的丹阳县主见他们跑马回来,跑到了萧长昭的马下,伸着手道:“舅舅,我也要骑马,你带我骑马。”

    平阳公主含笑着提醒道:“小心晒黑了,那就不漂亮了。”但却并未让人上前阻止。

    萧长昭道:“行,那舅舅带着你跑两圈。”

    马上的郭符坐着不肯下来,萧长昭便将丹阳县主提了起来,让他们兄妹二人坐在马头,然后带着他们又跑了两圈,然后才一手一个提着他们下来,走到平阳公主跟前。

    平阳公主让人给他们倒上了冰镇的酸梅汤,一边笑着道:“你让我帮你做的事情我都帮你做好了,你打算怎么谢我。”

    萧长昭道:“阿姐自己说想要什么,只要我能替你办到的,自然替你办了。”

    平阳公主道:“我这一时也想不到该向你要什么,那就先将这份人情留着,等以后我想到了,自然会向你讨。”

    萧长昭没什么所谓,道:“一家子人,我也不跟阿姐说声谢了。”说着端了桌上的杯子里的酸梅汤,对平阳公主道:“以此代酒,敬阿姐一杯。”说完一饮而尽。

    平阳公主却没有喝,看着他忍不住叹道:“真是没有想到,我的阿弟也有会为了女人用尽心机的一天,看你对以前曹氏和你府里的那些侧室姬妾,阿姐还当你是视女人如空气的。”

    萧长昭看着平阳公主道:“阿姐这个比喻可不对,空气对人人来说可都是重要的。我视她为空气,别的女人可不配当我的空气。”

    平阳公主挑了挑眉,道:“说说看,你为何喜欢她?”

    萧长昭想了一下,还真想不到凤卿有什么特别的优点,缺点倒是一大堆。

    他道:“她长得特别漂亮算不算?”

    平阳公主听着点了点头,道:“虽然凭你的身份地位,漂亮绝色的姑娘唾手可得,但像她这般绝色的,毕竟也还是少数。这算一个理由吧,那还有其他的理由呢。”

    萧长昭敷衍道:“她大方、聪明、贤惠、还是命定的未来皇后……这些理由够不够?”

    平阳公主一听这就是在敷衍她,不满意的皱了皱眉头。

    萧长昭喝了两口水,则接着道:“这世上的事情哪有这么多为什么,逗弄她让我觉得日子过得很有乐趣,她呆在我身边我觉得高兴,那我就喜欢了。”

    他一向不爱究根问底或做什么事情都要想个为什么,一切简单的凭心走。他的心告诉他他想要她,那他就千方百计的要到她就行了,非要想一个他非要她不可的理由来那是自寻烦恼。

    平阳公主不再究根问底,又说起道:“母后那里呢,你打算怎么办?她可好像并不大喜欢谢家七小姐。”

    萧长昭道:“所以我不是来拜托阿姐,让阿姐在母后面前帮着说说好话。虽说这以后和她过日子的是我,我喜欢她就成了,母后喜不喜欢没多大关系,大家以后也不像普通人家那样住在一块。但婆媳关系闹得太僵了,终归是不好。”

    平阳公主道:“我就说你今日怎么这么殷勤,原还想支使我帮你做事,你倒是把我当你的属下了。”又叹道:“罢了罢了,谁让你是我唯一的弟弟呢,我啊天生就是劳碌命,我帮你就是了。”

    萧长昭又举了举杯,道:“我还是那句话,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平阳公主想到凤卿的容貌,忍不住叹道:“这女人长得太角绝色了,也未必是件好事。她要是长得丑一点,没引得你和禹询两人都对她倾心,不就少了许多事了,母后对她也不会抗拒。”

    平阳公主自小与萧长昭感情更加深厚,与太子这个长兄的感情倒是泛泛,相比起来,她还是更疼爱萧长昭这个弟弟的。自然萧禹询与萧长昭比起来,她的心也会更偏向萧长昭。

    平阳公主道:“明天母后在宫里开宫宴,也请了谢家七小姐,先让母后见见谢七小姐的人再说吧。她既然能得你的喜欢,想来也是有些好处的,说不定母后见了她之后,就改变对她的印象了呢。”

    说完又转头看向萧长昭,问道:“你明天进不进宫去?”

    萧长昭淡淡道:“我看看再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